•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網絡文學名家面對面 盛不世:談愛恨,紅塵燒啊燒
    來源:中國作家網 | 虞婧  2022年09月20日17:14

    網絡文學開啟了大眾寫作熱潮,拓展豐富了文學的無限可能。網絡作家碼字織夢,在探索中堅持著自己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他們的種種嘗試,都有可能成為講好中國故事的新方式。

    每一個能夠涌到時代跟前的浪潮都由無數朵大大小小的浪花托起。而這些浪花也都是一個個實實在在的普通人。一位作家曾說:“我們有如橄欖,唯有被粉碎時,才釋放出我們的精華?!泵恳环N成功都不只是一個結果,每一段旅程都有風景和風暴?!熬W絡文學名家面對面”欄目將圍繞不同主題,與網絡文學作家們傾心交談。聽他們訴說自己的喜悅和惶恐,梳理寫作的困惑和瓶頸,深挖作品的獨特性和不足之處……

    七貓作為當下網絡文學的優秀代表,多維度扶持作家作品多元生長,涌現了一批頗具潛力的網絡作家。本期專題將邀請匪迦、銀月光華、棠花落、姑蘇小七、佛系和尚、盛不世6位作家展開系列訪談。

    ——欄目主持:虞婧

    盛不世出生于1998年,2017年開始從事網絡文學創作,擅長現代言情題材,長期穩居七貓中文網作家榜單前列,2020年成為上海網絡作協會員,2022年參加中國作協網絡文學青年創作骨干培訓班。她的風格以“虐”為主,小說以人物細節和劇情構架見長,在Z世代網絡文學新生力量里獨樹一幟。

    旁人所見多為她的年輕、張揚,帶有一點點華麗。一面忍不住被吸引,一面又接觸得小心翼翼。卻不知她也是個平實的姑娘,有著自己不忍觸碰的艱辛的成長經歷,淬煉出了她極為獨特的堅忍和反抗。哪有什么平白無故的“年少成名”,都是一路光著腳踩過的荊棘。談愛恨,她從不潦草,有著自己的一股勁兒;紅塵燒啊燒,愿她悲喜淋漓、穿透浮華,如她所愿做一個“活”的人。而于文學,我期待她成為一顆璀璨的明珠,未來在風浪中海闊天空。

    虐文,是我的“離經叛道”

    虞婧:你的代表作以言情虐文為主,虐文通過虐主角(例如利用、傷害、背叛等),從而讓讀者跟著主角一起心痛,感到心酸難過、痛苦悲傷。為什么會選擇寫虐文?“虐”的目的是什么?

    盛不世:最開始寫第一本小說的時候,我本能地選擇了虐文,可能我比較叛逆吧。想表達的東西太多,喜歡“離經叛道”,喜歡光怪陸離的奇幻世界,也喜歡進入真實人性的脊髓深處,愛欲也好,痛恨也罷,亦或是心死麻木,這些情感賦予人類強烈的色彩。特別愛一個人,或者特別恨一個人到了極點會是什么樣子呢?那我來嘗試描述看看吧。抱著這種想法就開始了創作。

    我聽別人形容過虐文就像是一個“靠愛來扭轉權力關系的烏托邦”,在現實生活里,提到勝利者,似乎都與財富、權力有關,而在言情小說里,勝利者永遠是那個不愛別人的。虐文看起來會很“狗血”,但現實生活中個體的遭遇可能比小說還要“狗血”??墒乾F實中,日子還得繼續,人們可能會壓抑情緒,逼自己做個“成年人”,或者在當時的境地里沒有反應過來,回頭看還是不甘。我想給我的讀者一個可以放心表達、宣泄情緒的途徑。

    虞婧:是的,我也不太同意“成年人應該沒有情緒”,這和學會調整情緒是兩碼事。比如遇到不公時,過來人可能會告訴年輕人“這些事情其實不重要”、“不要計較,想開點”。這也許是有閱歷之后的平和、沉穩,但所有人在自己“還小”的時候,遇到不合理的事情內心都是天崩地裂的,比起被灌輸道理,還是自己獨立思考,重視自己的經驗更科學。離經叛道,對“經”和“道”多一些批判性思維,沒什么不好的。你說的權力關系的扭轉,我感覺是一種“平等”的底色?

    盛不世:我喜歡這些真實的情緒,互相綁架、互相討好、互相憎恨。我就是想真實地展示出來,然后讀者代入故事,自己有權利感受和判斷。我的小說,女主對男主可能會有一些“慕強”心理,就像人在現實中不喜歡追自己的,喜歡自己去追得不到的。放在小說里就更像是一種“較量”,為什么有些人就可以有天生優選權,明明誰都有愛的資格。虐文有自己的“先抑后揚”,令人痛快的永遠都是后面那一部分。

    虞婧:如果人一開始就不給外在“加濾鏡”,注重內在更自信就好了,比如虐文中的女主常常會因為高看男主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所以會有一系列的傷害。當然這是理想,也需要緣分和智慧,所以有這么多糾葛的故事。你的筆名為什么叫“盛不世”?

    盛不世:不世之材的意思,感覺“不世”兩個字特別帥,別人喊我 “不世”的時候,頓時有種天降大任的感覺!

    虞婧:所以你是很有抱負的,也承認自己的野心,是你的風格了。我欣賞這種明目張膽。

    讀者,是我的心心念念

    虞婧:你的代表作《你是我的萬千星辰》在平臺上的數據很不錯,也簽約華策影視做了抖音短劇。小說全程愛恨交織,也是虐文。你自己想通過小說表達什么?

    盛不世:想表達的大概是一種期望——每個下過地獄的人,都會帶著自我救贖重回人間。解除誤解之后,男主最后為了補償,自己替唐詩承擔了一切。虐文如果沒有前期的受苦受累,也就沒辦法體現出后面的救贖有多光輝。

    虞婧:你覺得虐文的爆款密碼是什么,為什么人生實苦,還有那么多讀者會想看虐文,抓人的點在哪里?深層心理機制,可能有剛剛我們談到的現實中的壓抑、對平等的渴望、對生活的觀察和批判等等,在文學表達和故事閱讀體驗層面呢?

    盛不世:虐文主打的是“前面有多卑微后面就有多打臉”,所以我個人認為虐文是個變異形態的“爽文”,在前面受了足夠多的罪以后,后面將這些“回旋鏢”統統翻倍扎回去的時候快感也是翻倍的。抓人的點大概就在于前期和后期主角彼此態度上的反差吧。從“我愛你的時候你不愛我”,到“我滾了你卻追著我”這種轉變,是男是女都無法抵抗釜底抽薪成為一個贏家的快感吧。這種感覺伴隨著前期委屈的積累,到后面一次性釋放就會舒暢無比。

    虞婧:所以你的讀者群年齡段大概是?因為我可能到了一個感情上心態比較平和的階段,會不太好代入,想了解體會一下他們的感受。

    盛不世:我的讀者群主要是兩類女性。一類是年紀比較小的中學生,另外一類是中年女性。年紀比較小的讀者因為沒有經歷過太深刻的感情,所以好奇因素比較多,小說對他們來說有戲劇性、故事感;年紀比較大的讀者可能是經歷了很多,然后回過頭看有代入感、參與感,甚至重生感,情感涌動比較多。

    虞婧:原來如此。我知道虐文會有你死我活的快感,同時也容易被人質疑、指摘。但我現在覺得,比起這些質疑帶來的難受,給讀者帶去的寬慰成了你更大的動力,所以你不太在乎?

    盛不世:其實我的讀者里,有的女性生活可能比狗血小說還要慘,她個人無法擺脫的時候,看看虐文,也可以代入進去,最后反轉勝出,權力關系扭轉顛倒,最初被拋棄的那個人成了最后的主導者,也能給予她們些許安慰吧。在我觸碰不到的世界,我化身她們,替她們抗爭成功了。如果能醒悟到現實里,說不定,也會有勇氣去反抗呢。

    而且我也“進化”了。以前被罵會委屈,可能還會反駁,現在會冷靜下來去看她們話里的觀點,還會想下次要怎么寫能夠讓讀者也沒得挑,甚至會主動去安慰讀者別氣了。退一萬步講,為一本免費的網絡小說有啥可氣的。非要罵的話我也會留著,將所有差評都抹消,就代表著其實也不存在好評,就像沒有邪惡,正義也沒辦法被定義為正義。

    虞婧:這是心態練出來了,格局打開。你和你的讀者會有比較深的交流和相處嗎?

    盛不世:我有一些讀者群,群里的讀者一直陪伴我。我現在跟我的讀者之間沒有什么距離感,她們給我發消息雖然多但我盡可能都會挨個回。我原來也會想、會猶豫,她們接觸到我,會不會覺得人設崩塌,對我失望。但事實證明,她們讓我自由生長自由選擇,不給我壓力,我寫啥她們看啥,我想也是因為她們的耐心和包容,讓我向她們靠近吧。

    讀者送給盛不世的書信和DIY小禮物

    我有個文件夾,里面是讀者給我的信和QQ上給我的私信。我把這些都拍下來、截圖下來、記錄下來。她們也會把我當樹洞,跟我說她們的喜怒哀樂,我會傾聽,想著怎么樣能讓她們好受點。不管什么時候,這群讀者永遠是我的底氣。我也聽人說過,一流的小說家就是一流的觀察家,我也會在傾聽的時候試著分析她們的心態,讓我的小說更有厚度,有血有肉。

    虞婧:以誠待人者,人亦以誠而應。我想你怎么對待她們,她們才會怎么回應你吧,這是很好的良性循環。我一直覺得,一個作者的心靈療愈能力有多好,寫作境界就會有多大。能夠跳出自我,試著和讀者的悲欣共情,去關心陌生人的境遇,不是每個人都愿意這么做,或者能做到的。你的悲憫、耐心,觀察和思考都會成為你寫作的寶庫。始于初心,成于耕耘,升華于胸懷。保持。

    寫“狗血”虐文的,有點東西

    虞婧:關于《你是我的萬千星辰》,我有一點疑問,唐惟是男主薄夜和女主唐詩的兒子,也是他們關系破裂后再有交集的關鍵聯結點。他只有五歲,但是有些表達是不是過于成人化了?比如唐惟還是個孩童,但是竟然能諷刺薄夜要養他就得走法律程序辦手續,表明恨意,感覺有些脫離實際。

    盛不世:這個我本意是夸張寫法,類似天才少年,有參考女頻萌寶文(女主誕下天才萌寶,成為女主助攻,從而展開的故事)。

    虞婧:我理解萌寶文是網絡文學的一個類型。但我舉個例子,電影《我的姐姐》里的弟弟才幼兒園那么大,然后姐姐來生理期疼痛捂著肚子的時候,這個小男孩默默地為她泡了一杯紅糖水。觀眾一下子就會覺得很突兀,這么小的孩子能懂女性生理期,還知道要喝紅糖水?一般大人也不會教這個。這個孩子的其他行為表現也不太像普通孩子該有的樣子。

    創作者在創造角色的時候容易代入自己的經驗和價值觀,甚至寄托目的行為無可厚非,但也許可以用別的手法讓角色真實,比如給姐姐揉肚子、無助惶恐,都是合理的,或者在別的故事段落、情節中去體現他對姐姐的感情,這是文學藝術要做的事情。

    盛不世:??!我理解你的意思了。

    虞婧:最近“你要寫少年,就不能只寫少年”不是很火嗎?所以我在想唐惟角色的張力,說不定有更多的創作可能性,還有更大的細節空間,以后可以在別的作品里試試。不過,在你的新作《你是我的萬千璀璨》里,是不是已經有了一些創作上的變化?

    盛不世:我會好好想想這個問題。有!我開始嘗試在“虐”的基礎上加以創新,一改過往歇斯底里、淋漓盡致的“虐”,將“虐”變成了綿密細微又拉長期待的矛盾點,同時加入了令人露出姨母笑的甜文成分。

    在《你是我的萬千璀璨》里,女主人設也從過去《你是我的萬千星辰》里跳了出來,不再是一直被男人要挾的受害者,軟弱得讓人痛恨扼腕。她是敢于表達野心和欲望的女人;她會因為自己經歷過婚姻背叛,經常去幫助弱勢群體;她會幫助女性自我覺醒,也從來不對壞人手下留情。我的心態轉變,是從單純地想寫你死我活的愛情來發泄傾吐,到如何從你死我活的愛情里找到自我救贖,也救贖他人。

    虞婧:這種轉變似乎能折射出你自身的一種成長。感覺你的性格比較活潑,對各種新鮮事物的接納度也很高。你作品里的人物角色會涉及到很多當下的新興職業,比如電競選手、DJ、主播、全職寫手、游戲開發、廣告策劃、音樂制作人等等。你覺得這些職業的書寫空間在哪里呢?

    盛不世:我寫過主角是電競選手的文,很多年輕讀者也喜歡玩端游、手游,他們說看我小說感覺就像真的在觀看比賽一樣。而且因為靠近他們的生活,會覺得有共同話題,就對小說也有期待感了。也會讓他們了解更多的行業知識。當然我覺得我的小說對于這些行業的幫助可能是微乎其微的,不過也算是一種了解途徑。也許有人看了我的小說,就會想去當個作家,當個策劃,當個演員。

    虞婧:那你在七貓寫作,有什么感受體驗嗎?

    盛不世:七貓真的很體貼,以原創作品的質量為重,同時又很服務作者,各地災情有捐款,疫情期間給在上海的作者送了物資,還會幫外地作者申請加入上海網絡作協,在打造作家個人品牌方面也很用心,幫作者和作品上各大節目App,我的作品就曾經上過《向往的生活》??!所以我很慶幸我來到了七貓,唯一一點外界“吐槽”的是,七貓“過稿”好像挺難的哈哈哈。

    虞婧:你是98年出生的,是大家眼里的“Z世代”。你有沒有自己對網絡文學的看法、展望?有沒有自己觀察過同齡人寫作群體,在生活、工作、愛好上的交流多嗎?

    盛不世:我一直想為原創做更多的事情,保護原創,就是保護網絡文學的生命,我真的很痛恨抄襲,想起來就恨得我齜牙咧嘴!讓每一個原創網絡作家都不心寒,都愿意寫,敢寫,就是我的夢想,希望以后自己有力量了,可以為這個行業做點什么。我有關系很好的靈異女寫手朋友,她閑著沒事經常幫我占卜,特別好玩,感覺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虞婧:那你對自己接下來的寫作期待是什么?

    盛不世:期待自己不要變得單薄,而是要更復雜一點,更立體一點,再稍微勇敢和莽撞一點。不想被磨平了心氣,寫出一些平平無奇的東西。希望我靈魂深處永遠還保留一片叛逆,來放任我一閃而過的脫韁的思緒,變成野馬去奔騰。我也想嘗試寫奇幻題材,帶一點中二感的,帶著點社會矛盾的,估計是被我那個靈異女作者好朋友帶的哈哈哈!

    另外不管怎么樣,我都希望自己當個“活”人,當個“活”的作家。不管在哪方面哪個意義上,都不要裝死,不要視而不見,不要刻意迎合。保持高度的愛與恨的敏感,也增加對人文與社會矛盾沖突的捕捉,再去激發自己的離經叛道的想象。希望能被別人提起的時候,會帶著輕蔑卻又熟稔地評價一句——盛不世啊,寫“狗血”虐文的,有點東西。

    虞婧:拭目以待。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