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優美的散文是穿透靈魂的光 ——散文的立場、語調、表達及其他
    來源:中國作家網 | 焦紅軍  2022年05月27日20:28
    關鍵詞:散文寫作

    2022年,對膠東散文年選評獎來說已經是第五屆了,而黃海散文雙年選評比,是第一年開啟評選的大門。五年多的時光,許許多多的作者從中涌現,諸多佳作從此走出,膠東散文年選和黃海散文雙年選的評獎,愈來愈具有了文本性、民間性、公正性的評選意味。在編選中,膠東散文年選有一個原則,即每年新入選的作者更替達到三分之一以上。也正因為如此,膠東散文年選保持了它的可持續性和發展的多樣性。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散文春天的腳步越來越近了……

    2022年的春天,膠東散文年選微刊平臺在黃海數字出版社的助推下,又一鼓作氣地推出了第23本選集——《膠東優美散文》。歷覽這本集中了膠東散文作家170余篇業已發表的膠東優美散文佳作選集,這些來自各行各業、方方面面的寫作者,有立場,有思考,有探索,他們以民間話語、底層視角、心靈書寫,去追尋每一個人夢想之路上的星辰與大海。

    一個寫作者,同時也是一個思想者,不是居高臨下的分析,而是真正理解當下的生活,在低處生活,站在高處思考。

    “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堿水里煮三次?!卑ⅰね袪査固┰凇犊嚯y的歷程》第二部《一九一八年》的題記中,曾用過這樣的話。海明威說:每個人都不是一座孤島,一個人必須是這世界上最堅固的島嶼,然后才能成為大陸的一部分。

    散文是向內開掘的一種文體,而優美的散文是穿透靈魂的光。作為膠東優美散文寫作的民間群體,這既是膠東散文民間寫作者向內靈魂的拷問,也是膠東民間寫作者向外突破的創新。

    寫文章首先是要有立場,散文是有立場的??呆斞赶壬墓P下,每一個人物,每一句敘述,每一場背景,哪一篇文章沒有立場?祥林嫂、阿Q、閏土、孔乙己,哪一個人物的構化不是與我們骨肉相連的民間。魯迅與時代是格格不入,與環境的不相適宜,與竊國大盜的口誅筆伐,這一切的背后,站著的莫不是先生的立場。朱自清先生的文章是唯美的,他寫下了《荷塘月色》也寫下了《背影》,從《荷塘月色》中,我們讀出了的荷塘月色的深藍色意境,也感受到了大時代來臨前一個底層社會青年的搖曳與彷徨?!侗秤啊啡缡?,“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親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我從北京到徐州打算跟著父親奔喪回家。到徐州見著父親,看見滿院狼藉的東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父親說,事已如此,不必難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回家變賣典質,父親還了虧空;又借錢辦了喪事。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慘淡,一半因為喪事,一半因為父親賦閑?!惫沤穸嗌偈?,樓臺煙雨中?動亂的時代,升斗小民如何存活,怎樣與一個龐大的社會組織抗衡,朱自清先生的文章能夠歷經時光的淘洗成為經典,也是關乎民間話語和底層立場。膠東優美散文的寫作者的作品首先就呈現了這種散文的立場。

    董成偉《養花如交友》:《養花如交友》,作者分兩段式書寫,一段是回憶人生養花的起緣、經過與養花的經驗和心得,作者最終總結出:“經年累月朝夕相處,我知道花草都是有生命的,也是有靈性的。她們用自己無聲的花語跟我交談:渴了,就將葉子垂下,甚至有的開始枯黃;冷了,就將葉片卷曲,或者從枝條遺棄;開心了,就開出花朵,揚起笑臉……我知道,有些枝葉落下,她們也會痛!當然,還有些花草經過時光的洗禮,還是不幸夭折枯萎了。許是澆水太勤或太晚?許是凍煞?許是缺乏流通的空氣或煦暖的陽光?難免自責,難免惋惜,難免不舍,畢竟相伴過,畢竟在彼此的生命中存活過……但隨著歲月流逝,漸漸淡忘,漸漸釋然!”這是養花。作者寫交友的一段,則可以說有互文的寫法,是散文的關聯性與寫作本文的應有之意。作者在交友一節稍有展開,做有如下總結:“有道是,衣莫若新,人莫若故。我想,那些留下來的盆花和親友,是往后余生我唯有心懷感恩、且行且珍惜,方能常開不敗,永不凋零……他們是我前世今生的緣,是歲月的溫情饋贈,是生命里最珍貴的禮物,是上天賜給的福報……”說的是養花,其實道出的還是朋友的更替、人世的滄桑。這是作者在經歷人生風雨浮沉后的慨嘆與感悟。將養花與交友作以聯系、互文、對比,既有作者的立場,也有文本的呈現,作者感情的抒發,其中也有不能不發的感覺。個人寫作是很私人化的東西,它不是公器,這說明了作者已經明曉了散文寫作之散的真諦。

    崔洪國《濟南的橋》:“我很高興與那些普通讀者產生共鳴,因為在那些高雅微妙、學究教條之后,一切詩人的榮譽最終要由未受偏見腐蝕的讀者的常識來決定?!蔽液芟矚g伍爾夫評論中的這段話,寫批評的文字,一個要與作品產生共鳴,另外一個便是伍爾夫給“普通讀者”所下的定義,膠東散文的讀者都是些社會的普通人,甚至有的人還從事著社會打工掙錢的行當,尤其是黃海散文的寫作者,他們都是些來自五行八作的普通人,兩者的疊加一下子把文學、寫作從居廟堂之高可望不可及的地方置于民間,置于“普通作者”的位置,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寫這些文字的都是現實中的普通人,讀這些文字的也是我們身邊的這些普通人,這也是我所理解的文學的人民性之一。

    崔洪國的散文《濟南的橋》就別具只眼,作者以橋為引子,從到濟南最早居住的青龍橋寫起,白石橋、南門橋,并由橋及泉,由泉及濟南市民的飲食、生活、講究,一路寫下來,講述的都是發生在生活中的事,身邊的事,生活味、煙火氣十足,讀了讓人感奮,讓人喜歡。這篇文章好就好在,從頭至尾,作者是從一個“普通讀者”的身份,以一個“普通讀者”的眼光,來講述的,這是一個寫作者應有的不缺席的立場。文章少了居高臨下的威儀感,沒有居于優勢食物鏈的上端的優越感,和光同塵,素服以赴,感恩回饋,親近自然。這樣的文字自然也就走心入戲、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了!

    姜雪梅《靈魂的香氣》:散文寫作有圈嗎?我承認,開始在我的認識里是有的,但是你寫多了,在散文寫作里沉浮久了,就開始破圈了,圈子也就如大先生所說的那樣,無所謂有,無所謂無了。關鍵在于你在學習寫作中過程中,認知提高了,審美變強了,l更多的是你心量打開了,立場堅定了。

    《靈魂的香氣》是一篇真實記錄作者親友——一個叫閆潔在職場奮斗的年輕人,因遭遇車禍,不畏艱辛,堅強生活的作品,文章極具個性和特點,全文散發著人間不老的溫情、真摯相伴的愛情、人類關愛的真情,靈魂的香氣,氤氳繚繞,讓讀者在感嘆中得以思考。除了文字上以情感人,我最欣賞的還是姜雪梅在寫作上的表達與嘗試。此篇散文中,作者在與主人公閆潔的對話處理上,采用了直接敘述的方式進行,沒有慣常的引號、冒號,這樣使行文更流暢,對話更簡潔,代入感更強?!安蛔x無味之書,常寫有益文字”,這也是姜雪梅在寫作上的破圈,給我們有益的啟示!

    孫立范《中師記憶》:《中師記憶》娓娓道來,不加修飾,真實還原,樸實如初。只是結尾一段倉促了一點,相信有更多的故事,似乎沒有展開。太多的以外的東西,不提也罷。作者在文章中寫道:兩年沒和一個女生說過話。倒是直言,這是那個時代思想男生的標準件。不禁想起了主席的話:男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這是20世紀80年代在中專讀書時,記憶猶新的一句話。

    散文從創作手法上來說是現實主義的。從于華英的《聽聞遠方有你》到馬秋梅的《從前,很慢》、李偉的《濃濃梨鄉情》都是以現實主義的手法,為時代作以記錄,為生活載舞載歌?!堵犅勥h方有你》其中詳細地記述了父親的經歷和種種故事,作品充斥的不僅僅是作者對父親的懷念,更是一種咀嚼的回味,悠長無窮。作者寫道:“我們有時一周聽不見老爹說一句話,以至于我對他很少有像模像樣的整段記憶?!边@是一個父親的隱忍,我更佩服于作者敢于表達的勇氣。

    馬秋梅《從前,很慢》講述了時間的流逝和輾轉,時空的距離和差異。作者以具體的親身體驗,將現實生活中充滿的快與慢、喜與憂、童年與現實、鄉村與城市進行了較為集中的對比,讀后令人心生敬畏,不自覺地放慢節奏?,F實生活永遠是現實主義表達的關鍵詞語,這也不由得讓我想起了古印度有一句諺語:請走得慢一點,等一等,讓靈魂跟上來。其實這也正是現實主義的創作理念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貫穿與應用。

    姜志紅《重讀<詩經>》:姜志紅乃一名普通業余文友,幾年前初始寫作,還有生澀之感。后又旁及繪畫,不再寫作。時隔一年之久,又發來《重讀詩經》的兩篇文章,其巧思妙想,獨出機杼,很有探索,余謂:真乃有慧心有靈犀的開悟之女子。姜志紅寫了一段時間的文章,告訴我,主編我去學畫畫了,我說,挺好,文章書畫一家,書不能盡,溢而為畫。之后她畫了一張自己的習作和寫了一篇文章《望日蓮》發到了膠散平臺,那望日蓮畫出了印象派的感覺,我似感一驚。時隔一年,這一次,姜志紅又第一次把《重讀詩經》發來,我驚訝于姜志紅把視覺轉化為通感,雖然不能說這是什么神通,但是說這是多么難得,這就是寫作帶來的意義,不是寫作會帶給你什么,而是寫作改變了生活,優美的散文是穿透靈魂的光。

    劉尚偉《秋入人間第幾重》:散文的小品文作為散文的一個獨特品類,它起源于晚明,興盛于明清,以抒志言情的隨筆雜談為言說內容。劉尚偉的《秋入人間第幾重》作為一篇小品隨筆,作者從觀秋、說秋、賞秋、思秋、知秋、悟秋為之筆,文章只有七八百字,卻將都市生活中一個現代人的進取與獨具、優容與思考、此岸與彼岸、生活與禪悟、自由與棲居抒寫得詩意盎然,趣味橫生?!肚锶肴碎g第幾重》既有一個入世者在繁忙工作之余的心志表達,同時又有出世者的生活禪悟,入世與出世,如此和諧體現在一個都市生活中現代人的身上,作者在文章的結尾寫道:“單薄的睡衣沒有抵御住雨后的秋涼,移步書房,幾本閑書靜靜地躺在臺燈昏暗的燈光下,小小的書房愈顯得溫馨與幽靜,自已瞬間進入了無念、無想、無我的意境,短暫間打破了無明,見到山野茅舍,面?;ㄩ_,人人向往的秋色田園。噢!原來田園不在那頭,也不在這頭,秋入人間第幾重?”作為一種藏鋒的寫作方法,作者尋秋,觀秋,賞秋,知秋,悟秋,卻始終沒有說出精神的田園所在,在結尾處以“秋入人間第幾重?”的自問和他問做結,如羚羊掛角,不著痕跡,更增添了本文的意蘊和內涵。只字片語,意蘊深厚,表現出一個膠東黃海散文寫作者工作中百戰不殆、永不言敗的精神意象和生活中悟道順生、知己知彼的文化思考。

    他的《所城雪夜》作品凝煉、節制、豐蘊、咀華,在寫作上也很有探索。

    梁績科《探春·苦夏·秋憶·冬蘊》:中國散文學會會員、膠東散文梁績科秘書長的《探春·苦夏·秋憶·冬蘊》散文系列,用心專一,構思新穎,作者從煙臺的春夏秋冬四季輪回的視角出發,用心描繪與眾不同的煙臺四季、風土人情。這是繼煙臺散文作者范雅琳的長篇散文《煙臺四季》被廣泛改編朗誦經典化之后,又一篇傾情演繹煙臺風貌的散文佳作,顯示了作者深厚的筆力和厚重的思考。

    寫作不能被虛名所誤導,基層作者沒有資源,走作品出版選摘經典化的路子,這樣更容易突破?;鶎訉懽骶褪强凑l能夠堅持,誰能夠走得遠,誰能拿出響當當的、寫出被承認的經典作品,轉載和流傳。本群崔洪國、汲海、劉芳軍、趙月華、姜宏芬、梁績科、李偉、楊蔚華等人的作品都后來居上,上升趨勢很明顯。

    李偉《羊郡紀事》:《羊郡紀事》一文中寫到了萊陽第二鄉村師范學?!粋€誕生諸多名文化人如:吳伯簫、老舍、何其芳、卞之琳等大家的地方,新時期散文層出不窮,生活在萊陽這塊文化寶地上的李偉,理應有更多的期待。

    楊蔚華《夜網》:楊蔚華寫《夜網》的這份筆力,這種精致,這份才情,只有來自競爭火熱的商場、紛繁復雜的人生、笑看云起云飛、勝似閑庭信步的人才會有。

    前些日子,觀看崔健網絡音樂直播,感受尤深的是崔健說到的兩個關鍵詞,其中一個是“表達”。崔健說音樂就是表達,這是催動他幾十年如一日從事搖滾音樂的動力。無獨有偶,我昨天在微信朋友圈上也說到了表達——

    散文、詩歌的作用就是表達。每一個熱愛生活的人,藝術所帶來的震撼是共情的,心靈是溝通的,他們不管從事什么門類的職業,心中都有千山萬水,筆下流淌的是靈魂生長的文字。

    杜玉玲《只待青綠》:目下是2022年的4月26日,猶如時空隧道穿越,記憶中還是停留在2020年前的模樣,一切都是那么地熟悉可觸,清晰可及。這就和寫散文一樣,散文一脈,有時候兇猛奔騰如黃河瀑布,一瀉千里;有時候如涓涓細流,如泣如訴。沒有寫出來的時候是虛幻,寫出來的時候就是呈現的真實了?,F代散文理論自五四以來,不過百多年,盡管呈現理論紛呈,也打亂架,但是優美的散文總歸是有它的發展脈絡,有它的規律可循,有它的立場、語調及其他。

    杜玉玲是個寫作新手,但是蘊含的創作潛力卻不可小覷。她的散文作品不多,但出來都是實打實、一頂一?!吨淮嗑G》寫的是期盼春天的文字,猶如一幅水墨淋漓的水墨畫,文章散滿了作者生活的色彩和對物候季節感覺的變化。作者酣暢的文筆、富有創新的思維和高雅的情趣,寫出了季節變化的梯次之美,寫出了歲月流逝的真實不虛,寫出了生活和人心的流淌與脈動,文筆語調豐富流動,情感豐沛如夢如幻,文字中既有戴望舒《雨巷》中丁香姑娘的哀怨與彷徨,也有如塞繆爾《等待戈多》的焦灼和期盼,這是作者冰雪慧心的呈現,也是作者思想的表達。

    劉芳軍的《山高人為峰》:劉芳軍的《山高人為峰》是一篇懷人之作,寫的是剛剛去世的古貝春集團董事長的印象,作者雖然與其只有兩次遠距離、近距離的接觸,文章中的描寫也僅有這兩次場景。但作者緊緊抓住這兩次機會,以白描的手法,通過觀、識、辨、察,將古貝春集團董事長的為人處事、待人接物、謙虛有禮、工作繁重而又好學奮斗的一面,表達出來,文字描寫既有現場感,又有時間流,讓讀者如置身其中,一同經歷感情的沉浮。從這篇快速記錄的懷念文字里,我們也可以看出,作者為人寬厚、性格豪放、胸藏四海的真摯情感,這也是作者散文寫真性情的最好體現。

    林殿正《別了,那遠去的箍漏匠》:林殿正的文字寫得很精準,既復活了我們的記憶,又為未來存檔。文學是共情的藝術,強調作者對他者的感知能力,不是居高臨下的分析,而是真正理解流逝的生活,林老以自己的系列作品與寫作表達了這一問題。文學是寬泛的,好的文學,在我的理解,它當然包括影視劇、紀錄片、戲曲、話劇、評書、說唱、音樂等等,散文是它的一個分支,也是其中的一個部分,它能夠帶來我們世俗的物質所沒有的力量,這也正是文學無論是在上帝的視角,還是在人間土里刨食的人群中,文學永不褪色的原因。

    在編選《膠東優美散文》的過程中,我發現很多作者對散文虛構與非虛構的區別、分野、跨界產生了疑問,并對虛構與非虛構產生思維的糾纏。我認為:非虛構作為一種文體概念,相對于虛構也是,并不是一種形而下寫作的方式或言方法,否則很容易給寫作帶來混淆不清。用非虛構怎么去寫虛構,你能嗎?我的矛是最好的,我的盾也是最好的,這就是我們常說的道與術的區別。我認為從文體概念層去分別,可能更接近問題討論的本質。

    作家韓石山說過這樣一段話,非常有啟示、有個性、有觀點。他說:“文學作品,最大的一個特點,是它的文學性,而文學性的最顯著的特征,是虛構和夸張。這兩條,與散文的特性,可說是相抵觸的。這么說吧,文學作品是要把假的說成真的,到了散文這兒,加上文學性,成了把真的說成假的。說成假的,還要更像真的。這樣的事兒,神仙也做不好?!?/p>

    另外,我也發現,現在很多散文記人敘事,一般不作景物描寫,直接過渡到話題心里,也許這就是時代國人追求效率之變。景物描寫作為審美關系的物化,是主體進入審美創造的境界,是主客體心游大千、澄懷味象、澡雪精神的反應,“登山則情滿于山,觀海則意溢于?!?,是人之精神的燭照。無有此,則文章不能見精神。膠東散文作者王董玲在《秋天的桃花島》中,對景物描寫作了很用心的描述和建構,不乏自己的探索,對當下的基層散文群體寫作者不無裨益。

    桃花島是沂源縣的風景名勝,尤其是作為近年來新開發的景區,一波波的采風者,已經把采風文章寫得天花爛漫。要在這樣的氛圍下,把文章寫得出奇、出新,如石邊小草破土的艱難。王董玲有如一個拿著油畫棒的油畫師,站在通往桃花島的街角,將桃花島的秋天,通過自己的生花妙筆,以視覺、感知、反差、聯想、通感、擬人、回憶的方式,將桃花島風景的斑斕多姿、文化故事的內涵多元、現代化進程與新農村建設的一體示范以及個人在風景里的遷思妙想、真情實感,表達得如出機里,如在其中?!疤一◢u是有記憶的?!睂⑻一◢u比擬成人,這是文章的開篇之筆,除了拉近與讀者的寫作距離,也是文章的靈魂句。緊接著文章的第二段:“當別人還沉浸在第一杯奶茶的甜香,涼爽的秋風已經越過高樓,穿過森林,來到山東省淄博市沂源縣魯村鎮境內的桃花島?!弊髡咭呀浹杆俚貙⒛滩璧奶鹣氵@種味覺的盛宴,轉化為觸覺的感知,秋風已經來到了桃花島,作者在寫作上的這種代入感,如足球場上的攻防轉換是在悄無聲息的過程中完成的。

    丁麗萍《她真的會不認識我了?》:《她真的會不認識我了?》是海外作者丁麗萍的最新散文佳作,其內容是寫一個關于阿爾茨海默癥的工友的交往記述。作者的文字、敘述、語氣寫得非常平靜,但內里的表達卻在讀者的內心深處時時濺起波瀾。這波瀾非別,丁麗萍寫到的工友兼閨蜜式的朋友盧令患病前所走過的一生,就像是寫到我們生活的身邊人、身邊事,像是與好友間的交流,也像是作者的獨處與自言自語,作者揭示的正是生命的幻像和人生的真相。這使我想起了日本作家村上龍曾經寫的一篇文章《女人都是奢侈品》,是啊,無論奢侈與否,生命終會歸于平淡,但生命于我們每個人的意義與警示卻是深刻入骨的。每天我們都像螞蟻搬家似的忙碌、求取、不知疲倦地存儲,誰能告訴我們人生的真相?正像作者在文章中提到的:“死亡和明天,你永遠不會知道哪個先到來?!倍←惼甲鳛橐粋€20世紀80年代初期就在大學當過教師的知識分子,作者的識見與海外經歷,不凡的才華與內心,對此是有所思考的,也是對我們膠東散文讀者的人生有所警示作用的。我認為,這正是文章的寶貴之處,寫作不是公器,只要文章有一點有益于世道人心,足矣!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