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戴榮里:汪曾祺的沉穩
    來源:中國作家網 | 戴榮里  2022年05月27日09:41
    關鍵詞:汪曾祺

    汪曾祺寫文章,就像高郵人吃咸鴨蛋,又像江南人吃螃蟹,總比北方人慢出幾個節拍。譬如,就可以把一個咸鴨蛋分作兩次吃,把螃蟹吃完后,擺成蟹子的形狀。南方作家比北方作家,總的來說做事行文細膩很多。有一年,我在廣州大口咬蒜瓣,被廣州人笑話。廣州人吃得仔細。講究湯料。在北方,把蒜瓣切成蒜片吃,也算細致了。所以,北方男人比較適合找一個南方女子過日子,對后代有好處。血性不減,做事又踏實,這是戲說。汪曾祺做文章,講究文章結構的綿軟,語言推演出來,慢條斯理,分段皆成文章。

    《雞鴨名家》是他寫的名作,也是童年的記憶??此朴形淖旨庸さ暮圹E,尋遍了全文,卻又十二分的真實。說的是一個養鴨的人,不光手能掂量出鴨子的分量,僅憑眼睛看,也能準確斷定鴨子的分量。汪先生行文很賊,善于給作者打馬虎眼。在你似信非信中,一篇文章的含蓄美,就在讀者的心中扎下了根。就像一個玩魔術的人,你還在驚愕之余,人家已經飄然離開了。所以,汪先生是一位十分幽默、聰明的作家。別看人家沒有正兒八經地拿到大學文憑,但人家可是西南聯大的名人。讀其子女的回憶文章,自然知道汪先生也是書香之家出身。江南多才人,與讀書關系很大。汪先生家里有書香,滋潤出一位有滋味的作家,不是什么稀罕事。

    《異秉》一文,看出汪先生的幽默之處,全文渲染之余,能知道名人皆有異秉。說起來,有異秉者,能把大解和小解分開當作異秉,且有人會緊跟著他學,這算全文的文眼。汪先生的幽默,是淺淺的諷刺。他當右派回城后,別人都寫驚天動地的回憶文章,汪先生卻眼里藏著光亮,總去發現這人世間的溫暖人性,這大約與時代是不合拍的。他寫作風格,與在下習慣相仿,喜歡一稿成活,錯別字也懶得去修改,汪先生怕斷了文氣。但他寫反映右派生活的小說,則在家人的監督里,改了六遍,苦不堪言,還沒有改好。只好最后如此做罷,這也算汪曾祺的秉性使然,亦可稱之為異秉。

    《受戒》,寫了一個孩子當和尚的故事。庵里養尼姑,偏偏住了和尚;和尚有很多戒律,這個庵里的和尚,卻偏偏逢年要殺豬;和尚不能談情說愛,偏偏庵里的和尚有帶老婆住下來的。更奇的是,姑娘小媳婦看法會,就是沖著一位年輕和尚的美貌去的;接受頭頂燙出八個圓點的小沙彌,也有一個要爭著給他當媳婦的小英子等著他。汪先生的文字,情意綿綿中透著人生煙火氣。干凈的人性閃現中,讓人感到佛性在人間的鋪排。

    汪先生的雕刻文字,于不經意中任意揮灑,也能在短言碎語中透出一個作家的功力。譬如他說“語言的目的是使人一看就明白,唯一標準是正確”“一個寫小說的人要有語感”,讀汪先生的文章,這種語感會時刻滋潤讀者的身心。汪先生又說“小說的結構是更精細,更復雜,更無跡可求的”所以汪先生的小說,自成一體,天衣無縫。真正好的結構,汪先生認為就是“隨便”,渾然天成,是其追求的效果。讓人看不出技巧,才是真正的大技巧。對喜歡在小說里亂議論的作家,汪曾祺提出了自己的忠告“——傾向性不要特別的說出”,現代小說家喜歡把小說寫成了公告,這也很有趣。說明汪先生的小說戒律,也不是什么真理。哈哈!

    “在敘事中抒情,用抒情的筆敘事”這句話,汪先生說的大抵是沒有錯。好的小說家,就像好的相聲演員,把別人說笑了,自己反而沒有笑,這才算自己有功夫。汪先生講究作家寫作,“字要壓得穩”,要學會把握節奏感。農村集市上的說書人,很會把握這一點。當然,他們為了賺錢,喜歡把短故事抻長了說。上中學時,我喜歡逃學聽說書人顯擺,與說書人會比老師講故事關系很大。汪先生說,作家“唯悠閑才能精細?!庇终f“要把一件事說的有滋有味,得要慢慢地說,不能著急,這樣才能體察人情物理,審詞斷氣,從而提神醒腦,引人入勝?!蓖粝壬脑?,可謂苦口婆心??!

    對那些過分追求時尚的作家,汪先生則強調要有自己的主見“藝術是要賣錢的,是要被人欣賞、接受的”“界定一時風尚的是買主”“但是一個作家的風格總得走在時尚前面一點,他的風格才有可能轉而成為時尚”,而對那些刻意為之的作家,他勸告說“追隨時尚的作家,就會為時尚所拋棄?!蓖粝壬腔钪?,今年已達102歲了。這位老人說過的話,對一個寫作者而言,彌足珍貴,不可不聽??!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