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無限好山都上心》:探索鄉村倫理沖突的多元表達
    來源:鐘山(微信公眾號) | 李健  2022年05月27日09:20

    《無限好山都上心》延續了余一鳴關注現實的創作風格,依舊將視角鎖定在“進城/返鄉”的時空架構之中。同時,小說中作者對鄉村倫理沖突的多樣表達也體現了作者新的思考和觀察。

    小說以事業有成的白玉才回鄉參加侄子婚禮時的見聞和感想為時間軸,回想起自己二十余年來創業、奮斗的經歷,從中思考他與家鄉的情感聯系,反思鄉村精神倫理的變遷。白玉才對藕節村并沒有太深的感情,自從給他點撥人生方向、被他視為“精神父親”的老王老師去世后,他與家鄉的情感就越來越淡漠了。從進城的農民工、施工隊長到包工頭,摸爬滾打成為今天的“白總”,他奮斗的目標就是為了徹底離開,把“白家在藕節村扎下的根拔了”。

    小說中把白玉才與老家的這種疏離感描寫得很精到: “大樟樹的樹腳邊......長凳上通常坐著村里的老人,他們一個挨著一個,就像半空里電線上那些一個挨著一個的泥燕,但他們不銜泥,嘴上銜的是一截紙煙,陽光懶洋洋,他們的目光也懶洋洋。事實上,進村的每一個人,哪怕是進村的一只蒼蠅,都別想逃過這些目光?!卑子癫胖来迕窨蜌獗澈?,是內心的嫌棄,“那些或睜或閉的眼睛很快會明亮起來,落滿他的后背,各種議論的唾沫星子會如夜空中的螢火蟲一般一路尾隨他”。

    在白玉才事業剛起步時,他回鄉過年,卻被門頭潑糞,這在鄉村是最惡毒的詛咒,給他留下了深刻的陰影。而后在創業的過程中,村民喜好攀親戚的風俗也與他的企業經營產生了矛盾沖突。傳統的鄉情鄉愿往往夾雜情感因素,造成對錯不分,是非曲直糾纏不清。如在周上財盜取倉庫電線這一事上就顯示了白氏兄弟二人在經營理念、價值觀念上的激烈沖突,最終分道揚鑣。甚至最后白玉才發現,朝門上潑糞的竟就是他的親弟弟白玉明。這個結局出人意料,又戛然而止,卻反映出鄉村間的親情、鄉情這些倫理秩序在所謂的風水、金錢、利益侵蝕下產生的微妙變化,折射出人性的復雜面貌。

    在經濟社會發展的大潮洶涌之下,鄉村中同樣余波回旋,震蕩不已,用小說反思這類問題一直是余一鳴創作的著力點。余一鳴曾談道:“我們往往只看到城市的現代化,而忽略了現在的農村社會,也進入了現代化的時代。我倒覺得,相比較生活在城市中鋼筋水泥的市民,農村人從城市的闖入者到鄉村的回歸者,他們的心路歷程,更為曲折和豐富?!?/p>

    就像有評論者指出的,余一鳴的小說有很強的在場感。他早期的《淘金三部曲》《教育三部曲》等系列小說往往不局限于固定題材,摘取自鮮活的生活現實,書寫進城農民工、留守兒童、出國留學、教育內卷等故事,通過人物出格、失范的行為邏輯,立體化地展現他們內心的孤獨、茫然或無助,對現實痛點的揭示和批判更為直白。比較而言,余一鳴最近的幾篇小說對現實問題的呈現更為從容,更多地將矛盾沖突糅合到情節演進和敘事情境之中,故事節奏更加平和內斂。此外,小說對人物心理有細致的描繪,在閑話家常中把人性的多樣面貌舒展開來,較之其早期小說中的劍拔弩張、激烈沖撞,顯然要從容曉暢許多。

    余一鳴的小說是直面現實困境的寫作,這給他的小說鋪就了濃烈的現實底色,形成了自己的個人標識。我們從他《不二》《種桃種李種春風》《慌張》等小說中,都能看到那種戰鼓聲聲的不平則鳴,表達出其強烈的憂憤和呼喊。這些小說常常有苦澀的幽默,酸澀的悲涼,給我們呈現了底層社會中的一些剖面,幫助我們感受時代浪濤下的晦暗面貌。但是同樣有評論者指出了其文學“挽救”的可能及其限度,也就是說對于現實中的種種問題,文學是否或者說能否提供解決問題的可能?因為直面現實,小說充滿著生猛的氣息,如刀劈斧削一般快意恩仇,同時由于文學并不能解決現實問題,結局往往被掙扎無奈和無能為力所籠罩,映證了文學“挽救”的難度。

    余一鳴的《無限好山都上心》在“進城/返鄉”的敘事結構中增添了新的觀察和思考視角。小說除了描寫白玉才兄弟、周上財、周光榮等第一代走出去闖蕩打拼的藕節村人,還悄然植入了一個新的人物——大學生村官周書記。他“讀過名牌大學,有知識有文化”,懂得謙讓,能屈能伸,是個細致的年輕人。他欽佩白玉才的人品和擔當,計劃邀請白玉才回家鄉投資,在湖灘上建設養老休閑中心,利用藕節村山水風光好的優勢,帶動本地經濟,預示了正在重建的鄉村治理體系。最后小說以“有時俗事不稱意,無限好山都上心”的詩句收束結尾,喻示鼓舞向善的力量,也堅定了白玉才回鄉投資的信心,重塑鄉村的親情倫理和本土鄉情,將歷史和現實勾連起來,喚醒人們對鄉村的精神歸屬感。

    無獨有偶,余一鳴的《湖與元氣連》寫的便是大學生村官王三月到上元村擔任支部書記的故事,小說通過寫他參與、介入到上元村建設和村級管理的過程,來觀察和表達對當下鄉村治理與建設的思考。當然,并不是說寫了大學生村官就是鄉村題材的新出路,只是這意味著新的人物為傳統鄉村格局的變更注入了新鮮的內生動力,一定程度也代表了重塑鄉村治理體系和倫理秩序的青春力量。

    余一鳴的小說賡續了關注現實、關注人生的傳統,表達了其面對當下社會和現實問題的思考?,F實并不完美,這種“挽救”的結局可能也不夠完美,但這種不懈追問、思索、表達的努力,對于文學和現實來說都是十分必要和迫切的。我期待文學能帶給我們認識生活的能力,能夠從蕪雜的現實事件中,呈現樸素真誠的生活質感和深沉的精神撫慰,帶來打動人心的力量。

    作者來自無錫市文聯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