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赴永遠的遠》:思想向上,詩意向下
    來源:中國作家網 | 王國平  2022年05月27日09:13

    因為蝴蝶赴了花朵的約,所以才有了絢爛的春天;因為太白赴了月亮的約,所以才有了明亮的詩篇;因為張騫赴了夢想的約,所以才有了絲路的蜿蜒……

    因為李銑赴了詩歌的約,所以才有了漓江出版社新近出版的《赴永遠的遠》,乘著一縷春風,致敬詩神繆斯。

    今天,當這本厚達兩百余頁的詩集呈現在面前時,我們要思考的,不僅是詩歌本身,還有在這個后疫情時代,我們該怎樣來安放自己的身體與靈魂,來探尋詩和遠方。

    這部由“憂郁之書”“何處安身”“尋常時光”“風中遠行”四輯近200首詩歌作品構成的詩集是李銑對詩歌歲月的一次真誠吟唱和深情回眸。人生就是不斷地奔赴一場又一場約會,有的是玫瑰之約,有的是苦難之約,有的是春天之約……而李銑奔赴的是一場關乎靈魂和遠方的繆斯之約。

    盡管我不知道李銑奔赴的遠有多遠,但是作為多年的詩友和讀者,我更愿意站遠點,再遠一點看他的人和詩,甚至在詩歌之外的某個空間,來觀照和審視《赴永遠的遠》。

    李銑的詩歌根基牢、路子正、起點高。其父李紹明先生不僅是享譽中外的人類學家、民族學家和歷史學家,同時也是一位飽讀詩書的博學之士,于史之外,對文、哲亦有真心之歡喜和獨到之見解。其讀書方法和治學精神對李銑影響深遠,為他的詩歌創作奠定了扎實的基礎。后來李銑就讀于成都大學,并得到白敦仁、鐘樹梁、謝宇衡和鐘文諸先生之教誨,他們中既有學貫古今的傳統文化大家,復有抗戰時期的文壇健將,亦有新時期朦朧詩歌評論的探索者,因此,李銑的詩歌訓練沒有偏食。而且李銑習詩的時代,正是中國現代詩歌風起云涌、波瀾壯闊的黃金時代,成都尤甚。他所接觸的成大校園、紅杏詩社、成都市文化宮、《星星》編輯部都是詩歌集聚地。平臺既高,起點當不會低,況且所見所聞所識有了新海拔,下筆自是云中漫步、高山流水。只要我們愿意,僅憑他一首早期詩作《梔子花開》便可窺見端倪。

    幾十年來,李銑的詩歌創作從未間斷,即使在他諸事纏身的歲月,他也總是能在繁忙而瑣碎的生活中捕捉到稍縱即逝的詩意,這份敏感和精準,居然沒有隨著年齡的增長變得遲鈍,反而日漸鋒利,堪稱當代詩歌創作的一個樣本。

    我以為,這是源于他長期以來對自己內心與詩歌文本有著足夠清醒的認知。作為有著40年詩歌創作史的成熟詩人,他從1980年代初開始詩歌寫作時,就堅持作品必須發乎心、情、理,說真話、說人話,堅決摒棄矯揉造作與無病呻吟,始終不渝在詩歌中不懈地對人間之愛、世間之美、社會之善以及人生、人性、生命、價值觀等問題展開思考和探求。

    因為他知道,一個從不思考的詩人,很難走遠。

    打開詩集,徘徊在字里行間,從《白馬》《朗讀者》《憂郁之書》《歸來:先父李紹明先生藏書捐贈后》《最后的時光》《稻田酒店》等諸多詩篇中(特別是許多直面現實、深入生活、關注當下的作品),我們不難發現,李銑的詩歌有著迥異于他人的個性與氣質:人間煙火在下,思想光芒向上。緊貼星空的思想為他的詩歌插上了飛翔的翅膀,而詩意的煙火讓他的思考落到了人間,回到了故土,踏上了廣袤而堅實的大地。

    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從文化進程看,中國處于疊加的“現代性 + 全球性”的時態,詩歌既是這一現實生活的觀照和反映,亦是關乎人類命運的思考。一直以來,李銑很喜歡趙汀陽先生的一句話“一個意象就是思想的一個中轉站”,他也是這樣努力的。李銑非常注重在創作文學作品時體現歷史哲學中的“漁樵耕讀”意象表達。盡管他深受父親民族學研究的影響,對民族學亦有一定的關注,但他并未囿于某一局部視野,而是將目光投向遼闊的地平線,用全球視野來審視當代詩歌乃至中國文化。他在多次與我的交流中表示,在歷史作為“人文時間”的條件下,詩歌要具有文化自身的邏輯和符號,即歷史的見證者——“山水”和歷史的言說者——“漁樵”。他認為,這既是傳統人文精神的彰顯,體現出民族性,同時又是歷史的方法論,體現出世界性。

    40年來,李銑一直在踐行用自己創作的數百首詩歌探索打通思想與詩意之任督二脈的一股氣,也在尋找連接民族性與世界性的有效路徑?;蛟S這條路很遠,遠方的遠,遙遠的遠甚至是永遠的遠。但李銑從未放棄過自己的理想。他向朋友們反復表達一個愿景:希望通過所有詩人的共同努力,在時代的卷軸上,中國詩歌有機會在世界文學之林“各美其美、美美與共”。

    李銑說:“這個愿景,于我或許是‘永遠的遠’,但猶如陽光普照下的萬物生長,我將竭盡心力,奔赴而趨近……”

    這或許是“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的現代書寫。盡管詩歌的路沒有盡頭,但是只要有思想的引領,有詩意的鋪展,我相信李銑會在這條路上走得更遠!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