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高揚人民性旗幟 鑄就新時代文學高峰 ——中國作協紀念《講話》發表80周年研討會綜述
    來源:光明日報 | 劉江偉  2022年05月21日08:30

    5月20日,由中國作家協會主辦的紀念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80周年研討會在京舉行。中國作協黨組書記、副主席、書記處書記張宏森出席并講話。

    與會專家學者圍繞《講話》的內容和精神進行多方面的分析交流,探討新時代如何發揚《講話》精神,進一步推動文藝事業繁榮發展。研討會由中國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李敬澤主持。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鄧凱出席會議。

    張宏森指出,80年來,在毛澤東同志《講話》精神的指引下,中國共產黨領導文藝戰線不斷探索實踐,走出了一條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符合中國國情和文化傳統,高揚人民性的文藝發展道路。紀念《講話》發表80周年,對堅定文學界和廣大文學工作者的歷史自信、文化自信,推動文學界和廣大文學工作者認真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推動新時代文學繁榮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他希望文學家積極投身偉大時代、熱情謳歌人民、奮力攀登文學高峰,號召大家能夠在對《講話》精神的重溫中,更加明確和堅定中國社會主義文藝的初心使命,立足時代、心系人民、勇攀高峰,以優異的創作實績迎接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為新時代文學繁榮發展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把廣大文藝工作者團結在黨的旗幟下、打造成一支過硬的“拿筆的軍隊”

    20世紀三四十年代,一批批風華正茂的文化青年向著光明,沖破重重封鎖輾轉西行,到達革命圣地延安。

    面對越來越壯大的文藝隊伍,要不要建立文藝組織,堅持黨的領導?面對越來越紛繁復雜的文藝看法,要不要厘清基本認識,確立思想走向?這顯得十分迫切和至為重要。

    1942年5月,一場歷時20多天的座談會,揭開了中國文藝發展的新紀元。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白燁指出,毛澤東同志圍繞文藝發展的重大問題,給予及時解決和正確引導,他把文藝工作看成是革命工作的重要戰線,這個戰線應當成為革命的有力武器。而作為革命的重要戰線和有力武器,就必須在黨的領導之下組織起來,團結起來,行動起來,并向著符合這種地位與作用的方向發展和建設。

    “《講話》是中國左翼文藝思想進入歷史新階段的思想結晶?!薄缎≌f選刊》副主編李云雷指出,中國左翼文藝運動轉入蘇區特別是進入延安后,有了新的發展。正因為左翼文藝運動是勝利的,有其他國家不具備的獨特經驗,所以在理論與實踐上也會遇到新的命題,而《講話》正是在30年代左翼文藝思想討論的基礎上,針對革命文藝的新經驗、新問題、新現象,提出了一系列新的命題并作出系統性總結。

    《講話》的發表,把廣大文藝工作者團結在黨的旗幟下、打造成一支過硬的“拿筆的軍隊”,把中國的革命文藝事業,與中華民族追求解放復興的歷史使命和時代任務緊緊聯系在一起。

    白燁表示,作為毛澤東同志關于文藝問題基本看法的第一次系統論述,《講話》在當時的延安及各個解放區乃至國統區都產生了極大影響。它不僅澄清了人們的文藝思想,確立了革命文藝的基本方向,對于促進延安文藝運動的大眾化,包括后來的新民主主義文化建設和社會主義文藝發展,都起了不可估量的指導作用與引領效用。

    “人民性”成為中國文藝的關鍵詞,源于人民、服務人民成為廣大文藝工作者的共識

    “文藝為人民”,是《講話》的一個核心論斷。

    毛澤東同志提出:“為什么人的問題,是一個根本的問題,原則的問題?!蔽覀兊奈乃?,是為“中華民族的最大部分”、為“最廣大的人民大眾”服務的。

    人民日報文藝部副主任劉瓊認為,立場問題、態度問題、為什么人的問題,最終決定了文藝工作特別是文藝創作的歷史方位和現實追求。如果站在人民大眾的文學立場,誰是同盟,誰是自己人,誰是敵人,表揚誰,批判誰,一目了然。反之,則也同樣如此。解決立場問題,就解決了認識問題,解決了文藝的意識形態屬性問題。

    中國作協創研部主任何向陽說,《講話》特別強調社會主義文藝必須與人民結合,為人民服務。這是由社會主義文藝的性質決定的,也是社會主義文藝不同于其他文藝的特征所在。

    與人民結合,就要求作家與人民貼在一起、打成一片,“不熟”“不懂”是不行的。毛澤東同志指出,到了革命根據地,就是到了中國歷史幾千年來空前未有的人民大眾當權的時代。他要求“必須和新的群眾相結合,不能有任何遲疑”。

    “‘知識分子與工農兵群眾相結合’的必要性在《講話》中處于一個樞紐位置。如何將‘五四’式的‘新人’轉化、改造為革命隊伍和普遍的社會改造所需要的‘新人’?”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程凱指出,《講話》強調必須通過與工農兵“長期地無條件地全心全意地”結合才能達成。為實現這種“完全的結合”,為從“了解人熟悉人”遞進到思想意識上“打成一片”,再遞進到階級感情徹底起變化,就必須在檢討、批判自己的“小資產階級”意識、習性的前提下重新認識革命工作、認識群眾,“只有做群眾的學生才能做群眾的先生”。

    中國社科院民族文學研究所黨委書記、副所長丁國旗認為,毛澤東并沒有停留在對“文藝是為什么人”的理論闡釋上,而是要解決“文藝是為什么人”的現實實踐問題。是否做到了文藝為工農兵,為人民大眾,只有回到實踐,并在實踐中才能得到檢驗和證實,“為什么人”的問題也才算真正實現。

    在《講話》精神的指引下,“人民性”成為中國文藝的關鍵詞,源于人民、服務人民成為廣大文藝工作者的共識。

    中國作協副主席閻晶明表示,80年來,中國文藝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這條道路上最閃亮的坐標就是,我們的文藝是人民的文藝。強調文藝和人民的關系,是黨對文藝工作提出的最高的,也是最核心的要求。

    “《講話》中所期望的‘新的人物,新的世界’,也必定會在我們這一代作家的創造中誕生”

    進入新時代,文藝發展邁入新境界。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文藝工作,相繼發表一系列重要講話,并對文藝創作和文藝工作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

    張宏森指出,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是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文藝觀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的重大創新發展,構成了新時代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文藝觀的科學體系,閃耀著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真理性光芒,為新時代文藝指明了方向、規劃了道路。從《講話》到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文藝觀的科學體系是一脈相承的,人民和歷史對文學的期待與要求也是一脈相承的。

    革命斗爭,是80年前文藝工作所面對的實際,也是中國革命文藝所處的總體歷史語境。

    歷史車輪滾滾向前。黨的十八大以來,新時代新征程成為當代中國文藝的歷史方位。

    歷史在變,環境在變,社會生活在變,文藝反映時代的使命沒有變。劉瓊表示,一切富有責任的文藝工作者無法作壁上觀,也不能懸浮于時代生活。向生活學習,向人民學習,增強改造世界觀的自覺性,樹立馬克思主義文藝觀,自覺把握時代需求,順應時代潮流,真實書寫時代史詩,生動表現時代華章,服務大局和中心工作,滿足人們對精神文化生活的新期待,也滿足時代對文藝工作的新要求。

    中國作協創研部原主任胡平指出,“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正是對《講話》中“為什么人”這一命題的鮮明闡釋和創新發展。

    “文藝為人民”,是歷史的回響,更是時代的命題。

    胡平指出,今天在表現人民群眾創造歷史偉大實踐方面,已經形成新的創作熱潮,并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際達到高潮?!白骷覀兗娂娚钊敕鲐氁痪€體驗生活、從事創作,投入作家的數量之眾是前所未有的。一批又一批作品相繼問世,創作的數量之多也是前所未有的,形成了全國各地攻堅戰場都有作品反映,典型省份、重點地區、‘最后一公里’地帶都有作品描寫的嶄新局面?!?/p>

    文藝批評,是文藝須臾不可分的部分。毛澤東指出,文藝界的主要的斗爭方法之一,是文藝批評。習近平總書記要求“文藝批評就要褒優貶劣、激濁揚清”。

    “當前,重創作輕批評的現象還存在,文藝批評研究系統性、關聯性、統籌性不夠的現象還比較普遍,批評標準在內容和形式兩者偏于一端的現象更不少見?!敝袊霭婕瘓F公司原黨組成員、副總裁潘凱雄認為,“我們不僅需要在理論上學通學透,更應在實踐中逐一梳理,理清問題,明確方向,由易入難,有針對性地予以改進?!?/p>

    在時代中鍛造,在人民中奮進,在文化中汲取,在生活中挖掘,已成為新時代文藝工作者的創作共識和行動自覺。

    何向陽說:“隨著中國作家協會‘新時代山鄉巨變’創作計劃和‘新時代文學攀登計劃’的深入實施,我們還會讀到更多令人振奮的作品,而《講話》中所期望的‘新的人物,新的世界’,也必定會在我們這一代作家的創造中誕生?!?/p>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