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任溶溶:我要寫寫寫(組章)
    來源:中國作家網 | 任溶溶  2022年05月19日08:20

    任溶溶,本名任以奇,原名任根鎏,1923年5月19日出生于上海,廣東鶴山人,祖籍浙江金華,1945年畢業于上海大夏大學(今華東師范大學)中國文學系。任老長期從事翻譯工作和兒童文學創作,是我國兒童文學翻譯和兒童文學創作領域德高望重的翻譯家、作家、編輯家。從1945年翻譯第一篇兒童文學作品開始,任老以兒童文學為終身事業。1947年開始,他正式以任溶溶為筆名發表和出版譯作。新中國成立后,任老先后任職于上海少兒社、上海譯文出版社,負責外國文學編輯出版工作,并翻譯了大量俄、英、意、日等多種文字的外國兒童文學名著。譯著童話劇劇本《十二個月》,童話《安徒生童話全集》《木偶奇遇記》《洋蔥頭歷險記》《彼得·潘》《長襪子皮皮》《吹小號的天鵝》等。著有小說《我是個美國黑孩子》《丁丁探案》,童話集《沒頭腦和不高興》,兒童詩集《一個可大可小的人》《小孩子懂大事情》《給巨人的書》等。尤其是他創作的《沒頭腦和不高興》,帶給幾代人歡笑,也教育幾代人成長。他的作品曾榮獲第二次全國少年兒童文藝創作評獎一等獎、陳伯吹兒童文學獎杰出貢獻獎、宋慶齡兒童文學獎特殊貢獻獎、宋慶齡樟樹獎、國際兒童讀物聯盟翻譯獎、亞洲兒童文學獎等。2021年,上海譯文出版社將任老經典譯著結集成20卷本的《任溶溶譯文集》出版,以見證這位滬上百歲老人的譯海生涯。

    編者說

    5月19日,是作家、翻譯家任溶溶先生的百歲壽辰。為表達對任老的牽掛與祝福,中國作家網推出任溶溶先生系列短章,向任老致以崇高的敬意和熱烈的祝賀。

     

    說一七

    我的名字叫一七,

    一七是我好日子,

    投身抗戰和革命,

    就從這一天開始。

    1940年10月17日我去蘇北投奔新四軍,路上改名,本叫根鎏,改名以奇(一七諧音)。本連姓也改成“石”,帶我們去新四軍的王益老大哥說姓就不要改了,于是就叫“任以奇”。任溶溶是我的筆名。

    我要寫寫寫

              ——老年抒懷

    老夫今年九十六,

    回想一生沒白過。

    少年當了新四軍,

    要干革命要報國。

    隨后提倡新文字,

    掃盲工作努力做。

    學會外文搞翻譯,

    外國作品譯了許許多。

    然后就寫自己的東西,

    為小朋友搞創作。

    今后還要寫寫寫,

    讓小朋友好快活。

    我的媽媽

    同事王招弟同志曾到我家,見到我的媽媽,對她說了我的好話。我媽媽忙搖手:“千萬不要夸他,你這樣夸他,他就要翹尾巴?!?/p>

    憶童年

    我小時候因為讀過兩年私塾,對新學制小學國文自然無問題,成了好學生,一位老師傳一位老師,我便年年成好學生,過得優哉游哉。

    我喜歡斗走(賽跑),每次得第一名。斗走最簡單,跑就是了。我既是文好,又是武好,還不是天字第一號好學生嗎?

    我想靚,小學畢業還特地到大新公司買了一瓶史丹康發臘,把頭發抹得干干凈凈拍了張照,這照片至今保存著。我也是要靚的!可惜人不靚。

    說跳舞的事

    我與跳舞無緣,從未進過舞廳。我的岳母、妻子都會跳舞,小姨子還在舞廳表演??晌译m然會那幾個舞步,卻覺得這樣走來走去太無聊了,就不會跟岳母妻子她們進舞廳。

    解放初期,有過一陣跳舞熱,少年兒童出版社周末還開舞會,會跳舞的教不會跳舞的。我從不參加。倒是我的老朋友任大星,他舞跳得好極了。

    我與跳舞無緣,我就是那么笨!

    老友包蕾

    我的老友包蕾兄,實在聰明,所以寫出好作品。他本來是電影編劇,我看過他好幾出戲,如《珠光寶氣》等??墒墙夥藕笏斄松賰荷缈偩庉?,專注兒童文學工作。

    他為人非常風趣,和我們一起下鄉勞動,總帶著一瓶藥水。到一定時候,他就要喝藥水。工宣隊看見他吃藥,也就讓他停下工作吃藥。其實那玻璃瓶是藥水瓶,里面裝的并不是藥水,而是香噴噴的上好花雕酒!

    他是在廣慈醫院去世的,我曾到醫院探望過他。他還是很樂天的。

    懷念王益老大哥

    幫助我走上革命道路的多位貴人中,王益老大哥是其中一位。解放初期我是拉丁化新文字工作者。王益老大哥是前輩。他曾把魯迅先生的《阿Q正傳》譯寫成拉丁化新文字,并出了書,筆名是王弦,我最初就只知道他叫王弦。

    1940年我到蘇北投奔新四軍,是他帶領我和金培林同學到黃橋的。然后他讓我們等一位同志到黃橋去新四軍軍部所在地海安,和他一起走。王益老大哥是三聯書店負責人之一,每到新四軍,或我因病回上海做地下工作,他都來看我,并把一些稿子給我看,提提意見。

    解放后王益老大哥擔任國家出版局局長,后來我和他一起都是全國政協委員,有機會見面,他繼續鼓勵我好好工作。他把我翻譯的《古麗雅道路》仔細讀過,說譯得很好,叫我繼續努力做翻譯工作,為小朋友服務。只可惜他研究出版工作,與我不是一個行當,不過都干革命,好好干吧。

    記良友畫報

    解放前十分流行的《良友畫報》和《體育畫報》,其用紙是我父親的華興紙行提供的,因此紙行收到多本樣書,就各寄一本到廣州給我。從這兩份畫報我知道不少東西,特別是體育新聞,如足球名將李惠堂、李天生、陳鎮球,跳高能手符保盧,長跑名人李長春等,以及許多電影明星的事。我特別崇拜胡蝶,因為她是廣東鶴山人,是我的同鄉。

    這些畫報讓我知道國際國內許多大事,很有意義。我感謝這些畫報,也希望今天著重出版這種畫報。不過想想也不對,如今有電視,大家看電視,也不需要看這種刊物了。

    我想起1938年從廣東到上海,在臨時開設在大新公司四樓的嶺南中學讀書,老師有《良友畫報》的原來編輯?!读加旬媹蟆泛髞磉w到香港還出版了一些日子。

    小時候在廣州

    我小時候在廣州,生活習慣和在上海完全不同。早晨四五點鐘石板街上木屐就響,人們上茶樓飲茶,談工作談生意去了。十點鐘就吃中飯。準十二點鐘放一聲大炮。晚上八九點鐘就上床睡覺。廣州蚊子多,上床捉蚊子就要花些時間。過去廣州多蚊子,但上海香港多木虱臭蟲。在上海一早就聽到人們在街上往地撞床板,把臭蟲撞出來,如今沒有了?,F在三地無蚊子無臭蟲,清潔衛生工作做得好,應該表揚。

    大年夜

    我小時候在廣州,每年的大年夜,就是年三十晚,是很熱鬧的。老話說,過年不可早睡,早睡會瞓崩田基。

    大年夜家家戶戶炸煎堆。煎堆是炒米加糖漿搓成菠蘿狀大球,裹上面皮,加上芝麻,在油里炸出來,過年吃的。一家人炸煎堆的油不夠,就幾家人把油合起來炸,炸完后才各自收回自己的油。在油鍋里煮一鍋芥菜湯,大家喝湯吃同時炸出的煎堆仔和芋蝦,談談笑笑,十分熱鬧開心。

    我真喜歡小時候的大年夜。廣州現在恐怕還是這樣過大年夜吧?鄰居應該是很親密的,不像這里上海,鄰居好像陌生人。

    不時不食

    廣州有句老話,叫不時不食,即食嘢要趁時令,不合時令就不食。不過這些食物都不是長年吃到的,是到了時令才出現才食的。秋收后食禾花雀和禾蟲,就合時令了。

    禾花雀就是麻雀,秋收后它們在稻田啄食留下的稻粒,吃得胖胖的。禾蟲是秋收后稻田的小蟲子,也只在秋收后大批出現。吃這些食物就合時令了。

    廣東人吃東西是很講究的。

    三言兩語

    承惠

    在廣州買東西,付錢后,賬房總說一聲“承惠”,意思是“承蒙惠顧,謝謝?!?/p>

    我在補習學校上課,老師說“祖”字的“且”是神主牌的形象,我對此有點懷疑。

    進北京店

    在北京,我進一些店家,店主東招待非??蜌?,請你坐,遞茶,讓你不買點東西不好意思。

    老婆餅

    在上海五馬路近四川路有一潮州餅家,賣老婆餅,我很愛吃。

    玉扣紙

    我小時候在廣州,草紙叫玉扣紙。

    暹羅米

    我小時候在廣州吃的米是暹羅即泰國運來的,叫暹羅米。

    生草藥

    廣州人愛飲濕熱茶,食去濕粥。就有生草藥小店(如攤頭)賣這些東西。

    食與飲

    廣州話食得就福,飲得就祿,而對于我,食得像福又像祿,因為我不飲酒。

    廣東燒味

    食在廣州真不假,廣州美食多多,其中燒味是一種。廣州燒肉、燒鴨、叉燒、油雞、豬膶、豬門腔……燒味好吃東西太多了,謝謝燒味師傅。

    我念念不忘廣州中山公園門前的旺記烤乳豬,真可惜,當年不吃肥肉,沒吃上,而如今想吃又吃不到。只好滿足于吃久光的燒肉、燒鴨、燒鵝了。

    不過久光的燒味的確好吃。吃到這樣的美食,也不要抱怨了。但愿它也供應乳豬,就更好了!

    廣州菜心

    要問我對廣州最想念什么,那就是菜心。廣州菜心鮮嫩爽口,上海種不出。翻譯家吳墨蘭的哥哥是上海的廣東菜農,他們曾嘗試移植廣州菜心,但沒有成功,水土不同,廣州菜心在上海種不出來,沒辦法。要吃廣州菜心只好到廣東,或者把它們空運來上海了。倒想起廣東芥蘭,上海就能種出來,芥蘭也是廣東很好的蔬菜啊。吃粵菜,有芥蘭有菜心,就有點粵菜味道了。

    說炒蝦仁

    我父親是位老吃客,當年一直說,炒蝦仁這個菜,廣幫不及本幫,今天不知如何,但梅龍鎮的水晶河蝦仁確實呱呱叫!我百吃不厭。新雅沒有河蝦仁,可惜。也就無法比對。過了那么多年,上海的廣幫師傅即使當年炒蝦仁不及本幫師傅,如今一定也進步了!

    但愿我父親說的話已經過時了,我想一定過時了。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