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榕樹下的歌聲
    來源:中國作家網 | 陸耀儒  2022年05月18日10:01

    在南方,榕樹是與人最親近又令人敬畏的樹。這種常綠大喬木,樹冠巨大,郁郁蔥蔥,遮天蔽日,外形粗壯獨特,氣根垂地、盤根錯節,獨木成林,千百年不枯不衰,生命力非常頑強旺盛 ,讓人感覺十分神秘。因而人們把榕樹視為吉祥、平安、長壽的象征,是鎮村的寶樹,與村莊共生共榮。

    我的故鄉騰翔古圩,在戲臺前面曾經有一棵古榕樹。20世紀60年代,它的樹干巳有2至3個人合抱這么粗壯,盤根凸起延伸,枝繁葉茂,為人們提供了巨大的綠蔭,成為古圩人休閑聊天的重要場地,不僅見證了古圩的繁榮發展,也是戲臺演出的參與者和忠實觀眾。甚至人們覺得它的形貌和獨特的風姿也長的非常藝術了,那深灰色的樹皮分明就是閱盡世間風云、沉著穩重和熟諳世故的老者膚色,纏繞在樹干上的氣根就是皮膚下凸起的一根根血管,枝干上垂下來一蓬蓬細細的氣根好似他的胡須飄飄,風吹綠葉發出的聲音就象在低吟淺唱,搖擺的枝葉猶如柔韌的舞姿。

    可后來這棵高大繁茂的榕樹在一種莫名其妙的鼓噪聲中轟然倒下,光清除那蒼老延伸的樹根就挖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坑。至今古圩人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就把這么一棵古老的榕樹砍了呢?是那個年代傳播的一種極左思潮,造成了錯位的認知?還是迫不得已而為之?或者還有什么原因?只可惜,這棵古榕樹成了犧牲品。從此人們再也見不到它的身影,戲臺的演出缺少了一個參與者和忠實的觀眾,古圩少了一個胡須飄飄的長者。

    沒有了大榕樹遮蔭,人們只能在被砍古榕樹旁邊的一棵后來栽種的龍眼樹下納涼聊天,或打麻將。雖然樹冠小,沒法跟榕樹比,但畢竟有棵樹能夠休閑時納涼聊天,將就著點了。

    其實,古圩人沒有忘記榕樹。改革開放后,隨著古圩的改建,圩場北頭的騎樓拆遷到邕武路邊和往伏梁的路北邊,人們對古榕的記憶和埋藏在心里對榕樹的厚愛喚醒了,于是在拆遷騰出的地方栽種了一棵榕樹。至今也已30多年了,榕樹已長成高大挺拔的大樹,樹干粗壯,枝葉繁茂,郁郁蔥蔥、青翠欲滴的大樹冠足以給人們提供休閑的綠蔭。因為圩街地面水泥硬化,人們用水泥和磚圍繞樹根砌成一尺多高的護圈,周圍和上面都貼上了瓷磚,既美觀又干凈。水泥瓷磚圈內是松軟的土,榕樹根雖然不能象蟠龍一樣在地面隨意凸起伸展,但它將根在水泥護圈內深扎地下,不斷向外擴張、延展,用充足的養分將每一片綠葉送上藍天。雖然它伸展出巨大的枝干也垂下了一逢逢細細的氣根,但這棵榕樹正值青壯年,展現出英姿勃發、繁榮向上的力量和氣度,給古圩帶來了綠蔭和奇景。

    過去的古榕樹在戲臺邊,守護著南頭進入圩場的路口;現在的這棵榕樹在圩場北頭的路邊,守護著北邊的丁字路口。榕樹下又成為人們喜愛的休閑、納涼、聊天、唱歌的地方。

    如今圩場北邊的丁字路口,路兩邊都是擺攤賣東西,一直延伸到往伏梁的路口外。東北路段主要是賣水果,西北段是賣雞鴨。平時都有賣,圩日就更多,攤位一個挨一個。榕樹根水泥瓷磚護圈成了人們的坐凳,可以坐很多人,因此是人們休閑唱歌和聊天的地方。在熙熙攘攘的圩街和討價還價的買賣聲中,都能聽到榕樹下傳來悠揚的伴奏音樂和清脆嘹亮的歌聲。循聲而去就能看到榕樹下吹拉彈唱的人們。彈揚琴的是騰翔村岑林屯70多歲的老文藝人張華元。揚琴旁邊還有一管笛子,需要時他拿起笛子就吹,有時一首樂曲當中揚琴、笛子交叉使用。他對音樂有很好的造詣,會作曲又能彈能吹,演奏的琴聲、笛聲極富感染力,可算是這個地方有代表性的鄉村老藝人了。彈電子琴的張廣元也是騰翔村岑林屯的,他也己年近70,還帶著妻子一起來唱歌,夫妻倆你彈我唱,非常投入默契。拉二胡叫“老九”,會拉二胡的還有幾個人,誰有空閑就來拉拉。唱歌的是伊嶺村的蘇愛瓊,她聲音甜美嘹亮,會唱的歌也多。經常來這里唱歌的人中,還有伊嶺村的阮鐘娜、阮秀香,伏林村蘇道權、蘇萬權等八九個。在榕樹對面樓下給人們理發的騰翔圩上老文藝人王天助,理發的空閑(等人理發)就過來唱一兩首。他也是拉二胡、吹笛子都行,缺伴奏了他就當伴奏。我的老伴金梅也湊熱鬧唱了幾首歌。她曾在廣西藝術學院和中國音樂學院學過聲樂專業,每次回騰翔,在家里聽到榕樹下傳來歌聲就坐不住了,趕緊下樓去唱幾首過過癮。人們還配了一臺移動擴音器和無線麥克風,因而聲音響亮,遠遠就能聽見。樂隊每人都有一個樂譜架,唱歌的也有歌譜,記不住歌詞的可以看譜看歌詞來唱,因此想唱什么歌就唱什么。既有廣西山歌如“山歌好比春江水”“趕圩歸來啊哩哩”等;老歌如“紅湖水浪打浪”“山丹丹花開紅艷艷”“小城故事”等等;也有現代歌曲“今天是個好日子”“父老鄉親”“大地飛歌”“ 青藏高原 ”以及“我和我的祖國”等等。只要會唱或喜歡唱,甚至想試唱,都可隨意盡情的唱。有意思的是頭頂上榕樹枝垂下來一蓬一蓬氣根連成一排,遠看猶如豎琴一樣。榕樹下就是一個小舞臺,坐在樹根水泥瓷磚護圈和周圍的人們,以及擺攤賣果的人們,甚至路過的人,都是觀眾、聽眾。

    騰翔古圩周圍幾個村都是藝術之鄉,人們普遍喜愛文藝,會吹拉彈唱和跳舞的人很多。逢年過節各村都準備歌舞節目,在戲臺演出,或參加區(縣)的演出。趕圩日,許多老文藝人和愛好者,在趕圩時順便到榕樹下自彈自唱。不僅是趕圩人,路過的人如果有興趣也可停下唱一兩首。來這里吹拉彈唱的人們,雖然大都年過花甲,兒孫滿堂,但個個精神抖擻,紅光滿面,坐在樹蔭下專注地撥弄著手里的樂器,或手拿麥克風亮開嗓子盡情的唱,一首接一首。榕樹下的吹拉彈唱成為趕圩的一道亮麗風景,展現了一幅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好畫面,為古圩增添了迷人的色彩和濃郁的藝術氛圍。并且很好的詮釋了人生,證明鄉村老人也可以活出自己的精彩。

    每次回故鄉,我和老伴都覺得在騰翔古圩更有生活感和人情味。很重要的原因是這里的鄉土氣息、生活方便、綠樹成蔭,讓人從心底覺得舒服。

    舒服是什么?舒服是閑時就在圩街隨便走走,與熟人打打招呼,或停下來聊聊天;舒服是煮上飯再到圩上買些魚肉、買點蔬菜,即可做好一頓美味佳肴;甚至做菜時發現沒有醬油醋了,可先關火出門在圩街附近一家食品店買回去再接著做,也就幾分鐘時間;即使住在圩場附近村莊,騎上電動車幾分鐘就可以到圩場買肉和生活用品,來回也就十幾分鐘,就這么方便;舒服是酷暑難耐時坐在榕樹下感到的輕松愜意,消除了疲乏,讓心情順暢清爽;舒服是在榕樹蔭下彈彈琴、拉拉二胡、亮亮嗓子唱幾首喜愛的歌……

    生命璀璨如歌。因為有了郁郁蔥蔥的樹木和綠葉婆娑的低吟淺唱;有了遮蔭蔽日的大榕樹守護,以及映在地面的斑駁陸離;有了人們熟悉和喜愛的琴聲歌聲,以及愉悅的心情,還有諸多便利;古圩人的生活更富于樂趣和安逸,呈現了傳統、現代、人性的良好生存狀態,淳樸和真情,寧靜與優雅,從容而自在,生活如此美好。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