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尹瘦石致鐘敬文書信考釋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 姜慶剛  2022年05月17日07:25

    近年來,隨著書札研究不斷深入,現當代人物書札的價值逐漸得到學界公認,同時也得到收藏界的關注,一些拍賣公司陸續推出現當代名人書信專場,其中不少內容涉及現當代知名學者。2019年5月,廣東崇正春季拍賣會推出的鐘敬文、王世襄舊藏,包括兩位先生所藏友人信札、稿件、書籍等,對于了解現代學術史、文化藝術史等有不小的參考價值。惜拍賣圖錄制作時間有限,對于藏品介紹較為簡單,大多只有圖片及作者介紹,缺少相關說明,部分圖片因排版縮印為原件的幾分之一,給字跡辨認帶來不小的困難,以致讀者難以深入了解某些藏品的文化價值。

    尹瘦石手跡 作者/供圖

    此次專場有1976年至1987年之間,著名畫家尹瘦石致鐘敬文書信6封,筆者查閱2018年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鐘敬文全集》(第十四卷“學術書信卷”),只收錄了其中3封(1977年6月7日,1984年6月9日,1987年4月14日,此處有誤,應為3月14日,詳見后文),而字數較多、內容較長的2封(1976年7月25日,1976年11月6日)與1978年11月21日書信失收。筆者現將這些書信一并整理出來,以期為研究者提供參考。

    尹瘦石(1919—1998),江蘇宜興人,畫家,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內蒙古分會主席、北京畫院副院長、中國文聯副主席等職。

    靜聞先生:

    手教奉悉。天壇賞花后已三個月未晤,早就想拜訪,因不知先生什么時間在家,惟恐遠路跑去撲空,故遲疑未決。最近業余輔導已告結束,打算近日將前訪晤,先生每周什么時間有空,請見告?!队^花圖》尚未動筆,因沒有想好構圖,匆促間畫不出來,請容緩之?!栋佾F圖》正在裝池,裝裱好后,當請亞老生前好友題詩。竹垞詞序,請先生早些題出為盼。輔叔兄以詞換馬,當然可以,駑驅不抵一字耳,過些時畫了送上?!段宄妱e裁》,我只選購了清詩,因清人詩文集少見,別的就沒有購。周汝昌的《新證》新版,最近匆匆翻閱一遍,和舊版差不多少,雖匯集兩厚本,涉及曹雪芹的資料極少,事實也是如此,雪芹在當時不過一窮書生,生前不見重,死后更渺不可知。周汝昌編入的幾篇所謂與雪芹“有關”的文物考證文字,牽強得很?!妒肥禄辍芬策^于龐雜,當作曹寅史料看看還有點意思。不久前看了邇冬兄一次,他因牙疾不適,現已好轉。廿二日晚過承燾詞丈處,他就在我去的早上出院的,精神甚好,足疾已見好多了,我問起時,他特地跳了幾跳,表示無啥關系,只是因腦血栓遺留癥,尚在服藥。余不一一,即致文安。

    瘦石上,(1976年)七月廿五日

    秋帆夫人均此問好

    “靜聞”即鐘敬文(1903—2002),民俗學家、作家,廣東海豐人,又名靜聞等。早年參加民俗學社會調查活動,曾任職于中山大學、浙江大學,后留學日本,回國后任教于中山大學,1949年之后任教于北京師范大學直至去世,曾任中國民俗學會理事長等職。

    “亞老”即柳亞子(1887—1958),詩人、社會活動家,1945年10月,尹瘦石曾與柳亞子在重慶舉辦《柳詩尹畫聯展》。

    “竹垞”即朱彝尊(1629—1709),清代文學家,浙江嘉興人,號竹垞。

    “輔叔兄”即廖輔叔(1907—2002),廣東惠州人,音樂理論家、詩人和翻譯家,當時任教于中央音樂學院。從書信內容來看,廖輔叔通過鐘敬文介紹,向尹瘦石求一幅以馬為主題的畫作。尹瘦石曾長期在內蒙古工作,其創作的馬神態生動,有濃郁的草原氣息,深受收藏者喜愛。

    “《五朝詩別裁》”是清代沈德潛選編的詩集,包括《唐詩別裁集》《宋詩別裁集》《元詩別裁集》《明詩別裁集》《清詩別裁集》。

    “周汝昌的《新證》新版”指紅學家周汝昌(1918—2012)的《紅樓夢新證》,最早在1953年由棠棣出版社出版,1976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新版?!斑兌帧敝戈愡兌?913—1990),原名鐘瑤,號蘊庵,筆名沈東,廣西桂林人,時任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俺袪c詩丈”指夏承燾(1900—1986),浙江溫州人,詩詞學家,曾任杭州大學教授?!扒锓笔晴娋次姆蛉岁惽锓?909—1984),廣西柳州人,當時任教于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

    當時,學術研究日漸恢復正常,各類書籍陸續恢復出版,通過這封信,已經可以感受到科研春天的氣息。

    尹瘦石手跡 作者/供圖

    靜聞先生、秋帆夫人:

    老聶二日返京,諒已通知你們。上次秋帆夫人給我轉來周大姐信后,二日上午到新源里探望,一進門周大姐就告訴說:“老聶剛到家?!闭媸乔蓸O了!老聶惟消瘦,但精神很好,一別近十年,終又相聚,快慰,快慰,你們獲悉老聶回來,可能已見到了。我想一俟老聶休養一段時間,身體得以恢復后,相約幾位朋友找個地方歡聚一下,以為如何?

    朱竹垞詞序卷題詞寫好否?稍暇即前拜望。此請時綏。

    瘦石,(1976年)十一月六日

    秀芳附筆致候

    “老聶”指聶紺弩(1903—1986),作家,湖北京山人?!爸艽蠼恪敝嘎櫧C弩的夫人周穎(1905—1991),河北南宮人,原名之芹。

    聶紺弩是鐘敬文、尹瘦石的好友,歷經多年艱辛后返回北京,故人重逢,心情澎湃,準備聚會一次,促膝長談。聶紺弩曾有多首詩作贈尹瘦石、鐘敬文,如《瘦石畫蘇武牧羊圖》《贈瘦石》《題瘦石為畫小影》《題瘦石秀芳婚影》《瘦石六十》等,以及《柬鐘三》《鐘三往四清》《鐘三四清歸》《讀鐘三民間文學理論近著》(鐘敬文排行第三,故稱鐘三)等?!靶惴肌睘橐菔姆蛉藚涡惴?。

    靜聞先生:

    自康樂聚餐已兩月未見,上月十九日趨訪未晤,殊悵。我明(八)日將去山東旅行,下月初返回,俟返京后再去探望。

    竹垞詞序卷題詞,請抽暇寫好,還是不必請人代寫,代筆不如親筆有意義。葉帥八十自壽七律一首,不知你見到沒有?抄如另紙。秋帆夫人均此不另。即頌夏安。

    瘦石,(1977年)六月七日

    “葉帥八十自壽七律”指葉劍英(1897—1986)在八十壽辰(1977年5月)所作的七律:“八十毋勞論廢興,長征接力有來人。導師創業垂千古,儕輩跟隨愧望塵。億萬愚公齊破立,五洲權霸共沉淪。老夫喜作黃昏頌,滿目青山夕照明?!北憩F出葉帥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氣概,尹瘦石將此抄寫一遍,贈鐘敬文。

    靜聞先生:

    久未晤,近狀如何?我想在本周星期五上午(廿四日)拜訪,請你題字,并把柳先生祝壽畫卷送你一觀。即致道安。

    瘦石,(1978年)十一月廿一日

    秋帆夫人均此

    “柳先生”應指柳亞子。

    靜聞先生:

    我是從山西回京,驚悉秋帆夫人不幸逝世,深為哀悼,因回京遲了一步,未能趕上向秋帆夫人遺體告別,去秋至府上見到夫人竟是最后一面,思之很感難過。過幾天當趨候,望節哀珍重珍重。

    瘦石、秀芳同上,(1984年)六月九日

    靜聞先生:

    此次市政協開會,未見先生出席,尊體如何?念念。今年五月為亞子先生一百周年誕辰,將在蘇州舉行紀念。附上柳先生故居征稿專函,請先生題寫詩詞,以供陳列。即頌大安。

    瘦石上,(1987年)三月十四日

    尹瘦石手跡 作者/供圖

    此信在《鐘敬文全集》中被定為1987年4月14日,有誤,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北京市第六屆委員會第五次會議于1987年3月6日至13日召開,尹瘦石在此次會議上未見到鐘敬文,故致信慰問,并順便請鐘敬文為柳亞子誕辰一百周年題詞。

    尹瘦石與鐘敬文兩位先生何時相識,已經難以考證,從年齡來看,尹瘦石比鐘敬文小十余歲,屬于晚輩,這些書信字里行間表現出尹瘦石對鐘敬文的尊敬。從1976年至1987年,兩位先生之間交往遠不止這些內容,鐘敬文所藏1979年10月參加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會紀念冊中,有尹瘦石所畫一幅松樹,表現出對鐘敬文高潔氣節的贊美,亦是祝鐘老健康長壽。這些書信,不僅真實記載了兩位先生之間淳樸的友誼,而且對于了解當時社會變革亦有幫助。

    (作者單位:江西省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