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蒙面紀》:生存?亦或是生活
    來源:鐘山(微信公眾號) | 趙雯鈺  2022年05月17日10:34

    蒙面紀是一場預言,在這個數字化泛濫的時代,一切都被蒙上一層細霧,懸空的歷史、面罩背后的面孔、隔閡的人心,只待數字恐襲的指尖輕輕一捅,所有的記憶都將化為灰燼,剩下的只是零星的殘片和無盡的推諉。

    早在《千里走單騎》中,黃昱寧就顯示出她對于數字景觀的警覺與在意。這種投向科技與現實生活影響關系的持續而熾熱的目光,也使她的作品別具前沿感與豐富的藝術想象力。

    小說采用復合敘述的方式,輔以填補式敘事手法,留足了懸念。開頭對人物與事件背景不著一詞,直接進入主線劇情,然后在敘事途中不斷插入對人物身世經歷的補充,逐一填補缺失的內容,讀者跟從作者的筆觸深入故事,像剝洋蔥一般層層遞進,人物形象也隨著事件的發展不斷豐滿起來。敘述策略的安排同樣十分精巧,橫向上呈一明一暗兩條線索相映相襯,表面上是一次虛擬現實學術實驗的過程記錄,內里呈現了在病毒肆虐的時代,喬易思和齊南雁這對婚姻破裂的夫妻二人的情感波動過程;縱向上蒙面紀和后蒙面紀雙重空間在這里交疊,使敘事具有復雜性與層次感,可見作者在結構上的苦心經營。

    對于科幻寓言題材的作品來說,架空與真實就如同蹺蹺板的兩端,任意一方的不適傾斜都將成為危險。被修復的蒙面紀其實是現代人類構建的一個元宇宙,由于蒙面紀時期的資料過分依賴數字化記載,在一場數字劫難后成為了“一團迷霧”,于是人們只能試圖用虛擬現實技術去修復那段歷史。

    作為這項大型實驗項目的志愿者,齊南雁選擇以半沉浸模式進入虛擬現實,這個決定對于全文敘事框架的構建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齊南雁和喬易思不同,喬是特級歷史修復師并患有后蒙面紀綜合征,出于研究或治療的目的他最終選擇沉浸式體驗,而齊只是適配而好奇的志愿者,半沉浸式體驗可以營造安全審美距離,符合人物心理及自我保護的需要。這就意味著齊既有現實生活中的身份意識,又是這次學術實驗的旅行者,修復的蒙面紀歷史與蒙面紀虛擬實驗之間構成文本投射的關系,而喬齊二人從現實穿越到虛擬世界則完成了人物的再中心化。由此,那段迷霧一般的歷史被重構、被體驗,喬與齊再續情緣,身臨其境地感受著病毒侵擾下社會的不安與麻木,以及相依相伴之際被喚醒的情愫。因為齊還保留著現實世界的意識,這就使得新舊兩個歷史時期的面貌對比成為可能,喬和齊之間的對話有了前因的憑據,過往的面紗徐徐揭開,二人的牽絆與分歧漸次展露。

    在內容呈現上,文中巧妙地變換了三種模式。第一到五節是一般敘述模式,鋪墊好敘事主體,第六節是實驗中的抽樣對話記錄,通過密集的對話內容表現思維的錯落跳躍,第七節是調查人員與志愿者的實驗故障訪談。在第六節中,對話沒有雙引號框定,本來是兩個人的對話內容,卻仿佛是一個人在自言自語,喬和齊一個是理性求實的歷史修復師,一個是細膩感性的女作家,他們分別代表的兩種思維模式相互碰撞,“歷史的角度”、“文學的角度”不斷在文中出現,也啟發著人們從不同角度反思人類在與病毒共存時的生活態度。聚焦這一視角的文學作品不在少數,《鼠疫》《霍亂時期的愛情》《十日談》……當人們籠罩在病毒帶來的陰霾與恐懼里時,文學試圖對人們的精神世界進行救贖,文中借齊南雁之口只列舉了文學對待病毒與人類關系的某些態度,作者更在意的其實是展示多方視野下的對話:喬易思和齊南雁的夫妻對話、文學和歷史的對話、人與動物的對話……在虛擬蒙面紀時期,風聲鶴唳,人人自危,人們極盡所能地隔斷自己與他人的聯系以求自保,清冷的街道上充斥著蕭索與緊張的氣息,喬易思從歷史的角度看透了人類在與病毒博弈中的渺小和無能為力,悲觀地認為多一個人就是多一個受害者,因此不愿意與齊南雁生養孩子,這就是造成二人之間關系破裂的重要原因。在虛擬時空中,喬和齊遇見了寇娜,寇娜是一只貓,她自由、有生命力,大搖大擺地出去捕食,與另一只雄性貓相戀、交配,這一切的發生源于本能,自然而理所應當,但在病毒肆虐的大環境下,相較于同時空生存的人類來說,寇娜的行為顯得尤其真誠可貴。這樣看來,寇娜活得才更像一個人。在寇娜的影響下,喬齊二人的愛情重新點燃,可是當實驗結束,愛情幻想讓位于現實考量,這樣的隔閡還要持續多久才能化解,便不得而知。

    借由一場學術虛擬實驗,故事里的時間線也完整地呈現在讀者眼前,新冠時期——蒙面紀時期——后蒙面紀時期,顯然這是作者以現實為底色創造出的科幻寓言,帶著批評家般的銳利眼光有意識地對身處的現實世界作出反思,并隱隱道出對未來的憂慮。故事中安放著兩枚潘多拉的魔盒,一枚是病毒,一枚是數字化,前者已經和人類共存了幾千年,它的發生不可預期也難以把控,于是探討的重心落在病毒影響下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問題上。這是個頗具哲學意味的主題,文中選擇以“面罩”作為隱喻,象征人與人之間的隔閡,面罩越做越先進,總有一天甚至可以長在臉上,世界萬物都被包裹在安全罩里,生存的目的壓制了生活的欲望,生命的熱力隨之衰減,人與人之間至少相隔兩層膜,這隔閡不僅是現實的障礙,更是思想與交流的間壁。再論后者,數字化是一柄雙刃劍,它的內核是對一切事物進行編碼,在數字世界里沒有生命可言,它在用最速效最冷漠的方式解讀著生活,人成了流水線上的產品,一個個被測量、被分類、被安放,數字化存儲則是人類一手搭建的海市蜃樓,真假難辨,客觀上存在著一朝傾覆的威脅,這樣的數字化時代,該是人類進化了千百年后,苦苦追尋的理想家園么?

    小說沒有給予我們答案,只是提出了未來發展的一種可能,敏感的作家抱持著對時代的熱忱與好奇,面對現有秩序進行清醒反思,在書寫中表達關注、見證歷史、預見未來。故事中涉及多個話題焦點,看似千頭萬緒,實際上都由文學的現實關懷所指引。當讀者沉浸在令人著迷的虛擬想象空間時,不妨用心去傾聽那聲細微的呼喚:在尋求生存的同時,也不要忘記生活。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