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李少君:在詩和自然中安心
    來源:中國青年作家報 | 王少勇  2022年05月17日08:03
    關鍵詞:李少君

    李少君,1967年生,湖南湘鄉人,1989年畢業于武漢大學新聞系,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海天集》《應該對春天有所表示》等十八部,曾任《天涯》雜志主編,海南省文聯副主席,現為中國作家協會《詩刊》社主編。

    19歲參與創立“珞珈詩派”,21歲闖蕩海南,牽頭創辦海南省青年作家協會并任首屆主席,參與創辦海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并任首任主席,掌舵《天涯》雜志10年,現為《詩刊》社主編,致力于詩歌推廣……這是李少君胸懷大志,“仗劍走天涯”的一面。

    “我呢,只想拍一套云的寫真集/畫一幅窗口的風景畫(間以一兩聲鳥鳴)/以及一幀家中小女的素描//當然,她一定要站在院子里的木瓜樹下”“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抵不上/一陣春風,它催發花香/催促鳥鳴,它使萬物開懷/讓愛情發光”……這是李少君渴望安身和安心,追尋永恒意義的一面。

    這兩面,相遇于詩和自然。

    聽從內心理想的召喚

    13歲,讀初中的李少君登故鄉的東臺山,第一次認識了蒲公英,看著那些撐著小傘隨風飛翔的種子,他感到驚奇,便以《蒲公英》為題寫下自己第一首詩。這首詩在《小溪流》上發表,并獲得一項全國大獎?!捌压⒎N子可以播撒到遠方,直至天涯海角,有種很詩意的感覺?!镀压ⅰ匪坪醢凳玖宋业拿\?!崩钌倬娜松壽E從北到南,再從南到北,一直乘著理想的風。

    李少君的故鄉,湖南湘鄉,有令他引以為傲的山水和人文。這座美麗而傳奇的湘中小城,文風盛行,人文氣氛濃厚。

    李少君離鄉后的第一站是武漢。在他心目中,武漢大學有最美的校園,校風開放而包容,仿佛吹過珞珈山的風里都洋溢著理想主義。武漢居中的地理位置,“既能較早地了解到北方的動態,也能及時地感受到南方的氣息”,在激情燃燒的20世紀80年代,可謂風云際會之地。這讓李少君心中自兒時便播撒下的理想和激情,更加茁壯地成長。

    1987年,李少君與黃斌、洪燭、陳勇等同學一起創立“珞珈詩派”。當時全國的大學里,流行的是文學社或詩社,李少君覺得詩社不能完全囊括他們的理想和抱負,就提議建一個詩派?!扮箸煸娕伞焙芸斐蔀槿珖钪匾拇髮W詩歌團體之一。他們經常接待來自各地的詩人,與北京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復旦大學等高校的文學社或詩社切磋和交流。李少君也和當時知名的校園詩人西渡、陳先發、伊沙、侯馬等人成為朋友,時常通信。

    “我本來想大學畢業后去新疆,覺得那里有遼闊的天地可以闖蕩,新疆美麗的自然風光和做一個邊塞詩人的可能,對我也都充滿吸引力?!钡钌倬罱K選擇了自然風光同樣美麗然而更具挑戰性的海南島。

    初到海南,舉目無親,李少君的生活艱辛而苦悶。他被海南日報社派駐到東方縣。那時,從??诘綎|方,要坐七八個小時的長途汽車。

    “即使在最困難的時候,我也沒有叫苦,覺得這些困難只是暫時的。一個人有了理想主義情懷,就不會被輕易打倒?!崩钌倬牟湃A很快受到領導賞識,有了更好的舞臺。他參與創辦《海南日報》周末版《特區周末》,“想要與《南方周末》一較高下”?!赌戏街苣分骶幾蠓竭€曾來過這里切磋過。由于當時周末版只有兩個人,有時一個版面上5篇文章全部出自李少君之手,他不得不使用許多化名。時任《海南日報》總編輯林鳳生曾在大會上開玩笑說:“李少君是一個寫稿機器?!?/p>

    在海南快速發展的大潮中,充滿著各種誘惑,但李少君聽從內心理想的召喚,堅持在文學陣地,選擇了《天涯》。從當時收入比較高的《海南日報》到《天涯》,他的收入降了將近一半?!昂芏嗳瞬焕斫?,但我的信念是,做一件事情一定要執著地做下去。我的選擇,是出于對文學的熱愛,對詩歌的熱愛?!崩钌倬凇短煅摹冯s志社從最初的兼職編輯到后來成為副主編再到主編。當時恰逢報刊市場化改革,《天涯》曾整整6年沒有任何財政撥款。李少君和他的同仁們,用滿腔激情努力維系并發展了《天涯》,發現并扶持了一批如今有重要影響甚至堪稱當代文壇中堅的作家和詩人。

    “由于當時海南建省不久,很多方面都是空白,工作雖然非常艱苦,但有機會去建立一些東西。親手在一塊空地上蓋起大樓,跟住進已經蓋好的大樓,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崩钌倬f,“海南島從相對貧困落后的邊陲,慢慢變成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前沿。我親眼看見,親身經歷,并得到了歷練,其中的成就感和幸福感是很多人無法體會的?!?/p>

    2014年,在海南奮斗了25年,在他人眼中已經“功成名就”的李少君,為了追尋詩歌理想,再次像蒲公英種子隨風遠飛那樣,來到北京,來到中國作協《詩刊》社。

    從詩歌中獲得一種永恒的安寧感

    “我多么希望我的詩歌里啊/也蘊蓄著這種內斂的寧靜的力量?!崩钌倬谝皇酌小讹L暴欲來》的詩中,寫下這樣的句子。他的許多詩,都蘊含著恬靜與安寧,呈現出“若有思而無所思,以受萬物之備”的心靈狀態。

    “追求安身或者說安心,是我的一個理想。人與外在世界達到某種和諧,從而讓肉體和精神都找到一種安穩的狀態,有一種安心的感覺。而這種感覺又可以通過詩傳達給他人?!崩钌倬J為,詩歌是一種心學,感于心動于情,從心出發,用心寫作,其過程是修心,最終要達到安心。

    李少君自兒時起便癡迷于中國古典詩歌,特別是唐詩?!短圃娙偈住酚肋h是他推薦的第一本書,古今中外凡是能找到的唐詩研究著作他都會認真研讀?!昂玫脑姼?,應該追求境界。境界里有景、有情,也有人。比如‘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獨自構成了一個清靜自足但內里蘊含生意的世界,是一個完整又鮮活的‘境’。在此境中,心與天地合一,生命與宇宙融為一體,故能心安。每個人都可以從中獲得一種永恒的安寧感,我覺得這可能是詩歌最大的意義?!?/p>

    李少君說,一個詩人,首先要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追求心靈的理想狀態,才能感動他人?!氨热缣K東坡,一生坎坷,起起伏伏,黃州、惠州、儋州,不斷向更遠的地方流放。但每到一個地方,他都能自我調節,讓自己能夠安身、安心。即便是在非常偏僻和艱苦的地方,在生活難以為繼的時候,他也能苦中作樂,永遠保持放達灑脫和浪漫情懷,千年后依然能夠感動我們。杜甫一生更是顛沛流離,艱難苦恨,但他高貴的人格,悲天憫人的偉大情懷,通過詩保存了下來,我們讀了依然會流淚?!崩钌倬f,“人之所以愿意生活下去,就是看到那些偉大的人物,給我們樹立了榜樣,給我們樹立了一種人生和世界的意義?!?/p>

    “我覺得詩人不能為寫詩而寫詩,還是要像古人所說立德立功立言,首先做人,第二做事,第三是創作。要有高度的自覺、自律,通過個人的活動與實踐,通過創作啟迪幫助別人,在社會上產生一種示范作用,最后使得自己的作品有一種更廣闊的視野或情感,人生變得更有意義,這才是最重要的。人沒有到最后,不能說完成了自己,對于我來說,還是在努力地前進中?!崩钌倬f,因為總想超越,寫到一定時候焦慮和瓶頸都會有的,但可以通過工作、學習和生活來克服。

    一個深深熱愛自然萬物的人

    李少君酷愛自然山水,他在一首詩里寫道:“自然乃廟堂,山水是我的導師?!彼f:“我對于美,對于詩最早的感覺,都來自自然山水的啟蒙?!?/p>

    童年時,李少君在老家的青山綠水中摸爬滾打,是個不折不扣的野孩子。他曾跋山涉水去看一個傳說中的湖,被黃昏時的瑰麗景象所震撼;少年時他喜歡在漣水河邊跑步,跑累了就坐在河邊朗誦唐詩。后來,他去武漢大學讀書,去海南闖蕩,也都多少受到了優美風景的誘惑。

    “我把自然作為一個參照作為一種價值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自然和我的內在是融合的,我與自然沒有什么隔閡隔膜,也沒有什么沖突和矛盾。在自然山水中游走時,我總是能夠看到一些新鮮事物,總能引起我的思考和感受?!崩钌倬脑S多詩作都寫于途中,《神降臨的小站》《夜晚,一個人的海灣》《山中》《南山吟》,等等。李少君認為,自然山水本身就是完美的藝術品,比任何藝術品更偉大,比任何一本書都更啟迪藝術家?!巴鈳熢旎?,中得心源”,幾乎是中國詩歌和藝術的一個定律。

    評論家易彬寫過一篇《自然詩人李少君》的評論,北京大學教授吳曉東寫過《生態主義的詩學與政治——李少君詩歌論》。李少君認為,這兩篇評論恰好揭示了他詩歌創作的兩面,自然詩人是指他的詩歌創作以自然感受為基礎,生態主義是指在此基礎上的哲學思考或反省。

    “桃樹李樹楊樹桂花樹/整整齊齊圍護祖居/代替你們陪伴祖先、照料院子/麻雀燕子青蛙仍舊居住四周”。李少君的詩中,自然萬物似乎都有生命和情感?!拔矣X得萬物有靈,有情感,是因為我熱愛這個世界。我經常到自然中去,會覺得萬物都是非常親切可愛的,都是非常友好的,仿佛置身于一個大的溫暖的懷抱中,天下都是一家人,這么感受的時候,自己也會獲得非常大的快樂和滿足?!?/p>

    李少君在家里和辦公室里都養了一些植物,每次出差,最怕它們沒水喝,回來第一件事就是趕緊給它們澆水。有人看他辦公室里的植物長得好,問他秘訣,他會說:“我用感情澆灌它們,我相信它們也能感受到,自然就長得好?!?/p>

    “其實人和動物的區別就是人會文字,人能夠用文字把自己的情感記錄下來,并傳之后世?!崩钌倬f,人把與自然萬物互動時的情感記錄下來,這其中包含的同情心、包容心和愛意,會感動他人,從而喚起他人對自然萬物的呵護和關愛,大自然也就會變得更美好。這或許是對朱熹“物因風之動以有聲,而其聲又足以動物”的一種解釋。

    自然與清新,沒有人工雕琢痕跡,不刻意,不做作,自古便是中國詩文追求的境界。李少君注重語言的錘煉,但反對語言的過度修辭?!昂芏嗳擞X得我的詩都是一氣呵成,其實我很多詩是經過不斷修改的。比如那首《傍晚》,就改過無數次。但無論怎么改,詩中基本的東西,也就是最初感動你的東西一定要保留。如果連最初的感動都被改沒了,那么肯定無法感動他人。應當在這個基礎上錘煉語言,準確捕捉并精細地表達那種感動,體現一種深度和廣度?!?/p>

    李少君的詩《云之現代性》里有這樣的句子:“云,始終保持著現代性,高居現代性的前列?!崩钌倬J為,永恒性和現代性,一定是辯證的關系?!拔蚁蛲脑姼枋羌饶芴峁┙K極的人生意義,又能對當下的人產生安慰。自然寫作具有永恒的背景,自然山水是人類的家園,也是人類的參照對象。但在這個背景下,還要關心當下的安身立命,能夠對當下的現實、當代人的感受有所反映。我一直努力想在兩者之間保持一個平衡。當然,這非常難?!?/p>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