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奇文共欣賞 疑義相與析——談鐘嶸《詩品》東漸
    來源:光明日報 | 曹旭  2022年05月16日08:22
    關鍵詞:鐘嶸 《詩品》

    《詩品》東漸日本的故事

    《詩品》東漸日本,是一個優美的中國故事。

    鐘嶸《詩品》我國齊梁時代第一部詩論著作,以其“思深而意遠”“深從六藝溯流別”(章學誠《文史通義·詩話》),成為“百代詩話之祖”?!对娖贰凡粌H是中國文學理論的經典,而且是世界文學理論的經典。在進入日本詩人、歌手的“期待視野”以后,東漸日本;并對日本文學、日本和歌的創作與理論的發展,產生重要影響。

    那么,《詩品》是如何東漸?何時東漸到日本的呢?

    最早把《詩品》帶回日本的很可能是遍照金剛(公元774—835),俗姓佐伯,名空海。他于唐貞元二十年(公元804)至元和元年(公元806)在中國留學,與中國僧徒、詩人多有交往?;貒鴷r,他帶走了大量的漢詩漢文典籍,應當時日本人學習漢語和文學的需要,排比編纂而成《文鏡秘府論》一書。

    《文鏡秘府論》第一次引用《詩品》之名?!段溺R秘府論·天卷·四聲論》征引了隋代劉善經《四聲指歸》,其中引用了《詩品》論聲律的幾段文字:“潁川鐘嶸之作《詩評》(即《詩品》),料簡次第,議其工拙。乃以謝朓之詩,末句多謇,降為中品。侏儒一節,可謂有心哉!”“又云:‘但使清濁同流,口吻調和,斯為足矣。至于平上去入,余病未能?!薄皫V又稱:‘昔齊有王元長者,嘗謂余曰:宮商與二儀俱生,往古詩人,不知用之,唯范曄、謝公頗識之耳?!?/p>

    幾年后,唐元和末年(公元820)前后,日本天長四年(公元827),良峰安世等人總其成的日本漢詩《經國集》中,又有《詩品》的消息。在《經國集序》里,有明顯模仿、化用《詩品》成句的地方,如:“譬猶衣裳之有綺縠,翔鳥之有羽儀”,明顯來自《詩品·晉黃門郎潘岳》條“如翔禽之有羽毛,衣服之有綃縠”;“琬琰圓色,則取虬龍片甲,麒麟一毛”,明顯化用了《詩品·晉中書潘尼等人》條“文彩高麗,并得虬龍片甲,鳳凰一毛”;“清拔之氣,緣情增高”,明顯出自《詩品·晉太尉劉琨》條“善為凄戾之詞,自有清拔之氣”??梢?,《詩品》在公元820年前后即傳入日本并開始流傳,《詩品》的語言句式,以及所包含的思想內涵,已被日本詩人引用、接受,成為他們思想和語言的一部分。

    最有說服力的證據,還是七十年后,寬平二年(公元890),藤原佐世奉敕編纂的《日本國見在書目》中明確著錄了:《詩品》三卷(見“小學家”類)、《注詩品》三卷(見“雜家”類)??勺C《詩品》傳入日本的下限,當在公元890年此書成書以前。

    《詩品》對日本和歌的影響

    《詩品》對日本和歌的影響,直接體現在對紀貫之《古今和歌集》的影響上?!豆沤窈透杓肥抢^《萬葉集》之后,第二部有重大影響的和歌總集。延喜五年(公元905),由第六十代醍醐天皇下詔編選,延喜八年至十三年,紀貫之等進呈;選詩一千一百余首;前后有紀貫之所作“真名序”(漢文序)和“假名序”(和文序)。

    這兩篇序文論述和歌的起源、本質特征和社會功用,揭示了和歌發展的歷史,品評歷代歌人的優劣,提出了一整套和歌創作及批評的理論;奠定了日本和歌美學的基礎。因此,一千多年以來,不僅“二序”被日本人奉為圭臬,視為珍寶;紀貫之本人也受到日本詩學界普遍的仰戴,并被尊為和歌理論和散文文學的開山祖師。但紀貫之的《古今和歌集序》,是在全面學習、繼承、祖襲鐘嶸《詩品》的基礎上構建的。

    紀貫之不僅吸取了鐘嶸的美學理想,且從作意、章法、結構乃至遣詞造句、語言修辭上師法鐘嶸《詩品》,并受《詩品》散中夾駢行文風格的影響,一些詞句和比喻,如“此意強而才弱也”“文繁而意少”“其情有余,其詞不足”“其詞花而實”“巧詠物”“首尾停滯”“半為婦人之右,難進丈夫之前”等等,都直接運用或化用了《詩品》的成句。

    《古今和歌集》開其端,歷代日本天皇都下詔編纂和歌,如《和歌三代集》《和歌八代集》《和歌二十一代集》,其中大部分和歌集序,都不同程度地受《詩品》影響。

    日本學者對《詩品》的研究

    《詩品》東漸日本以后,出于對漢詩創作及和歌理論建設的需要,從天長年間(公元824—834)開始,到明治(公元1868—1912)時代,日本詩人對《詩品》經歷了一個從感性上學習、摹仿、化用,到理性上分析、研究的過程。

    20世紀以來,《詩品》更是引起日本學者研究的興趣。明治四十一年(公元1909),兒島獻吉郎的《支那大文學史》中設有專門章節來論述《詩品》。20世紀30年代,青木正兒在《中國文學概論》中也提出了一些新問題,如認為《詩品》應為一部五言詩選的附錄。

    特別是20世紀50年代以來,《詩品》在日本學術界形成新的熱點,最令人注目的,莫過于“《詩品》研究會”的成立。昭和三十七年(公元1962),日本立命館大學教授高木正一和高橋和巳發起成立“《詩品》研究會”,對《詩品》的字詞、典事、義理、觀念,進行全面的研討。參加的學者有:京都大學教授吉川幸次郎、小川環樹、清水茂、興膳宏、田中謙二、尾崎雄二郎,東京大學教授福永光司,東北大學教授村上哲見,神戶大學伊藤正文、一海知義,廣島大學小尾郊一、鈴木修次,東洋大學教授船津富彥,立命館大學教授白川靜、笠原仲二,以及島根大學、名古屋大學等二十多位教授,可謂集中了日本漢學有關方面的精英和新銳。從“《詩品》研究會”的成員看,其人員分布之廣,研究水平之高,都是空前的。是日本承認《詩品》在日本的影響,并對研究感興趣的最好證明,它直接形成了日本的“《詩品》熱”。

    二十多位教授根據自己的專長,在研究上作了分工。有人專事文字???,有人專作詞章訓詁;有的擅長思辨哲學,有的作旨意的闡發。從不同的角度,對《詩品》進行逐字、逐句、逐行、逐段的研究,然后將成果匯集成《鐘氏詩品疏》在《立命館文學》上連載發表。高木正一在此基礎上,進一步修改、加工,完成并出版了《鐘嶸詩品》,標志著日本學者的《詩品》研究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值得注意的是,《詩品》研究會成立期間,韓國文理科大學的車柱環教授,法國法蘭西學士院的保羅·戴密微博士也參加了討論(高木正一《鐘嶸詩品》前言)。因此不妨說,這是一個以日本學者為主,由韓國學者和法國學者參加的國際《詩品》研究會。這使《詩品》研究出現了一個高潮。

    《詩品》東漸日本的意義

    第一是揭示了中、日兩國的文化親緣。在中日文化雙向交流的大背景下,《詩品》“吟詠情性”的詩歌本質論、“四季感蕩”和“人際托怨”的詩歌發生論,及其詩歌史觀和美學理想,在影響和歌理論和創作的漫長過程中,與日本民族文化、審美心理相融合,已和諧地進入日本民族獨特的美學結構之中,成為日本和歌精神和民族審美意識,如“雅”“佗”“寂”“物之哀”等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

    第二是促進文化上的雙向交流。在新世紀,東亞各國不僅在政治、經濟上,也應在文化、學術上互相交流、互相合作;加強對異質文化和不同觀念的理解?!对娖贰纷鳛橹袊鴿h字文明的重要產物,在千年的流傳中,現在已經融入了東亞各國文化的血脈,成為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精神財富。因此,在東亞的平臺上,東亞各國學者相聚在一起,“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在學術交流和切磋中認識歷史,取長補短。這在國與國之間,學術與學術之間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第三是增強民族自信心,提高國際話語權,消除歷史虛無主義和文化虛無主義?!对娖贰穼χ腥蘸笫牢膶W所產生的影響是十分深遠的,這使得《詩品》研究成為一門國際性的學問。中國是一個有五千年文化傳統的國家,創造了燦爛輝煌的古代文化,以《詩品》為代表的中國古代文論,是中華文明的組成部分,是民族文化的瑰寶。因此,我們要重視中國古代文論,重視《詩品》,特別要揭示其走出國門,影響日本和東亞文化史的全過程,無疑有助于提高國家的文化影響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的復興。

    (作者:曹旭,系上海師范大學人文學院教授)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