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高洪波:在尋找中抵達生命的制高點
    來源:文藝報 | 高洪波  2022年05月16日10:31

    《三江源的扎西德勒》是一部關于尋找主題的作品。小海尋找父親,媽媽尋找丈夫,最后其實都指向尋找人性、尋找一種高貴的同情。關于尋找題材的作品古今中外特別多,但在這部作品里尋找貫穿始終、一環扣一環,在尋找中抵達生命的制高點。

    生命的制高點在哪里呢?作品在最后給了我們最好的解答。父親在離雪崩不遠的峭壁上刻了幾行字:“我們擁有生命,不僅僅是為了活著,而是為了對其他生命有用和有益,為了對這個世界說一聲:‘我是你的?!缓舐牭竭@個世界的回答:‘我也是你的?!舜说膿碛芯褪潜舜说南鄲?。因此,做一個對別人的生命有用有益的人才是真正的幸福?!蔽矣X得這就是尋找的最終答案,至少是作者給我們小讀者的答案。

    這也是一本具有童話氣質的兒童小說。俏皮點說,就是一部“偽裝”成小說的童話、“偽裝”成詩集的小說。兩個“偽裝”,是因為楊志軍把孩子世界和成人世界交叉進行。書中也描畫了現實的成人世界,投資動物救助站的笑臉叔叔是作品中唯一一個反面人物,他貪吃、貪婪,總想著掙錢、吃野味,但最后他都失敗了,成了一個丑角的形象。然而,作品中的童話色彩沖淡了小說的現實主義。和《巴顏喀拉山的孩子》相比,這部作品更貼近兒童。假如說《巴顏喀拉山的孩子》還是楊志軍的一個嘗試,雖然他寫老奶奶、寫藏區的孩子、寫青藏高原、寫巴顏喀拉山,但它的主題是嚴峻的,表達方式還有些拘謹,有成人化的傾向。那么這部《三江源的扎西德勒》在經過作者和編輯的認真打磨、修改后,得到了很多孩子的認可和歡迎,是一部很地道的兒童小說。

    楊志軍把童話般的故事、詩意的感覺、詩歌的創作融進小說里,使得作品更加靈動、豐盈。書里涉及奶奶的童謠、6歲小海的兒歌、諾布哥哥的歌聲:當大鳥飛過我的家鄉/看到星宿海泛起白色的波浪/就像云朵降落到地上??粗@些詩句的時候,我想,這可能是作者年輕時寫的詩,他很順手地就移植到他筆下的人物身上。他是一位擁有詩人情懷、詩人氣質的小說家。所以我說這是一部“偽裝”成詩集的小說,也是一部“偽裝”成小說的童話。

    更讓人吃驚的是,作品寫了近20種動物形象,這在以往的動物文學里比較少見。而且這些動物,如狼、狐貍、斑頭雁、赤麻鴨、大鸕鶿老黑、黑頸鶴姑姑、瘸子猞猁、白唇鹿扎西、金雕小白、兩個藏馬熊、拐子巖羊、小黃馬遙遙、藏獒多多等,刻畫得都非常出色。還有紅嘴鴉陽陽,它和小海之間特殊的溝通,既有其自身飛禽的特性,也是一個“傳話人”的角色。自始至終,所有動物構成了這本書的一個整體。三江源獨特神秘的野生動物群體,在楊志軍熟稔生動的描繪下都被寫活了。甚至像猞猁和巖羊這兩個勢不兩立的動物,在他的小說里也成了互助互愛的朋友,非常傳奇。所以我以為,在尋找中抵達生命的制高點,是作者楊志軍始終如一的創作追求。

    作品中有一句話讓我深受感觸,這是父親在電話里同小海說的話:“每個人都有自己成長的伴侶,別人是小朋友,而你是動物。有個心理學家說,伴隨動物長大的孩子會更加善良、友愛和無私,會更加懂得付出的重要和照顧別人的必要。你,就是這樣一個孩子?!边@是父親眼里的小海,這個沒有出場甚至最后才出場的父親,代表成年人,在小說中為我們中國的孩子甚至世界的孩子提出了一種人和動物之間特殊的平等、互愛的關系。這讓我想起了習近平總書記在昆明《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主旨演講中所提出的:“萬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養以成?!薄度吹脑鞯吕铡氛糜∽C了這句有意特殊義的話。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