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原創頻道編輯感言 中國作家網更名20年:風華二十載 相與細論文
    來源:中國作家網 |   2022年05月17日08:21
    關鍵詞:原創 20年

    編者按

    2022年4月,中國作家網迎來更名20周年。

    2002年4月,經中國作家協會黨組研究決定,將此前的“今日作家國際互聯網”網站正式更名為“中國作家網”(網址:www.datingalternative.com)。

    20年,從初創時的寥寥數人到現在近30人的團隊,一代代網站人傾注了自己的時間、青春、汗水、才華,以馬克思主義文藝觀、新聞觀為指導,堅持正確輿論導向,致力于打造“匯聚最多作家信息、傳遞最強作家聲音、展示最美文學魅力”的文學網絡平臺,才有了如今這樣一個年華正好的“青年”:有活力、愛探索,不懼挑戰,勇于嘗試。

    值此中國作家網更名20周年之際,網站邀約作家、評論家、編輯、記者等文學界師友及原創作者,回顧過往,展望未來,將文學的初心與活力,凝聚為網站發展與所有文學愛好者前行的精神燈塔。

     

    野水:風華二十載 相與細論文

    2018年秋,《文藝報》和中國作家網聯合舉辦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征文活動,筆者有幸參與了2000多篇來稿的初審工作。因緣際會,遂忝過任,接下來的日子,我成了中國作家網的遠程外審編輯,親眼見證了網站原創頻道改版以來成長壯大的過程。

    壯大來自于數據。改版至今,中國作家網原創頻道注冊人數增加到5萬余人,上傳文稿30多萬篇。盡管來稿中很多作品思想還停留在“小我”狀態,文字功底存在不夠扎實,文法、語法和修辭欠佳的問題,但在各位一審編輯的質量把關下,稿件整體水平在逐漸提升。我想,文學網站如果以公開發行的文學期刊標準去要求,很多文學愛好者可能會如逐日的夸父,因看不到遠方的水而渴死在半路上。在中國作家網,原創頻道為這個龐大的群體安裝了第二道法門。

    我的工作是二審,既是“安檢”,也是浪里淘金者——把關的同時選取優秀作品。網站和微信公眾號每周同時推出的品牌欄目《本周之星》,不夸張地說,達到甚至超過了省級以上文學刊物的選稿要求。

    《本周之星》已經成為原創頻道的精品欄目。在這里,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詩歌作者有趙華奎、黎落、野蘭、予衣、夢兮、西厙、牧之、紅精靈等人;散文作者有一葦、夢蝶書生、蕭憶、菡萏、陳偉芳、朱慧彬、朱湘山、雪夜彭城、周火雄、徐春林、王婭、黎采等;盧仁強的《馬事》、李躍慧的《山歌好比春江水》、王建剛的《北漂老人》、子塵的《單桅船》、楊帆的《蝸牛郵局》、吳彥非的《阮郎歸》等中短篇小說,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小說作家李躍慧在工余從事寫作,沒有顧客的時候,就在手機上寫小說。詩人紅精靈帶著孩子進城務工,仍未放棄寫作??吹剿麄円黄柡媲?、質量上乘的文字,我思緒萬千,既為作者生活的不易,也為文學力量增強個人信仰樹立生活信心而感慨。

    喜歡的作者真的不少。有的本就是在紙媒常露頭角的知名成熟作家,在這里又開辟了“第二戰場”;有的是從注冊后就一直在網站櫛風沐雨的春苗,直至幾年以后長成大樹。囿于篇幅,難免掛一漏萬,恕不在此一一列舉。我從內心真誠感謝他們的大力支持。

    審稿猶如在暗黑的夜里打開一個個盲盒。每當看到耳熟能詳的優秀作者名字,我都會“虎軀一震”,正襟危坐。碰到一個不曾“見過”的陌生作者,我會打開個人簡介欄仔細察看。經驗告訴我,過度的介紹會使人“虛胖”,不顯山露水卻常常平地起雷。幾年以來,我都是看著屏幕上的文稿和他們隔空對話,從作品的思想脈絡和敘述節奏里,勾畫我心目中作者大致的樣子和真人的心性。

    審稿是耗費精力、苦樂參半的事情。網站這棵大樹能夠日漸參天,既是集團主管的高瞻,也離不開網站自身的遠矚;既凝聚了各位編輯努力的汗水結晶,也是注冊作者在文字責任田的春生夏長、秋收冬藏。

    錐處囊中,其末立見。如果您覺得自己的文字具備一定水準,卻苦于發表無門,請來中國作家網原創頻道。英雄不問出處,我們時刻準備為您擦拭浮塵,讓您的文字綻放珠光。期盼與您班荊道故,相與論文。

    “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時值中國作家網改名20年之際,在這個安靜的夜晚,我寫下這段文字,祝福中國作家網枝葉扶疏,期待原創頻道的好作品越來越多!

     

    王震海:陣地

    大概從十多年前,我開始關注中國作家協會的官網——“中國作家網”。我之所以關注中國作家網,一來出于我在地方作協工作的需要;二來我寫詩歌和小說。

    每次我打開中國作家網,先是瀏覽上面的新聞。而后看我最感興趣的兩個欄目:文學獎項和新作品。

    每次看到文學評獎我就激動不已。緣何激動,我想不言自明。哪一個搞文學創作的人不想獲獎?獲獎即代表一個寫作者的寫作水準;能夠體現一位作家的價值;能夠給寫作者帶來榮譽;甚至改變寫作者的人生軌跡和命運。

    中國作家網上的文學評獎,不單包含中國作家協會主辦的各種獎項,還包括各地方作協和刊物主辦的獎項。琳瑯滿目,令人眼前一亮。

    初學寫作時,有一位前輩作家告誡我,一定要多獲獎,不管大獎小獎,有機會就投稿參評。我自知水平有限,能動性又差,但還是通過網站參評過一些小獎。雖泥牛沉海,鮮有結果,但通過閱讀網站,參與評獎,讓我新奇地發現中國作家網有一個專為業余寫作者構筑的“原創頻道”發表陣地。

    獲獎是目標,過程最重要,而過程當中的發表,才是一名寫作者體現自身價值的硬道理。

    多年前的數年間我頻繁在“原創頻道”的陣地上亮相,發表自己的“新作品”。一段時間,我仿佛找到了寫作源頭和方向。有時凌晨醒來,也要看“原創頻道”有沒有退稿,有沒有點評,有沒有被評為“本周之星”。我還特別愛跟其他作者的作品進行比較,比別人寫得好便洋洋自得,寫得差也不氣餒,就更加勤奮地向“原創頻道”投新作品。

    數年間,“原創頻道”給予我投稿紙質刊物的信心。我了解到,在“原創頻道”上發表作品,與紙質刊物不沖突。我便把發表在“原創頻道”上的小說和詩歌重新修改打磨,再投給紙質刊物。

    我的文學之路便是這樣一步步走來。我不是一個天賦異稟的寫作天才,只能靠先找一塊能夠發表的陣地,務實寫作積極發表。我堅信,這幾年我能夠在各省市文學刊物上得以發表的源動力,必須歸屬于中國作家網的“原創頻道”。

    作為一個普通寫作者,我因有了“原創頻道”的最初陣地,才有了在各省市刊物發表的第二陣地。因有了前兩塊陣地,才又有了屬于自己的第三塊陣地。

    這塊陣地便是我所在作協主管主辦的文學期刊。

    由于負責一些具體的編刊工作,我便開始聯系助我成長的中國作家網,想為正走在我最初寫作之路上的廣大文學愛好者做些什么。

    我們一起聯手,為耕耘在“原創頻道”的作者們助力,希冀他們成為中國文壇未來各塊陣地上的名家翹楚。

     

    陳丹玲:遙遙相視

    傍晚來臨,坐下來,開啟電腦,打開瀏覽器,點擊內網VPN鏈接,輸入賬號和密碼,登錄后臺,找到“所有作品”……在每一周的某一天,這套熟練的操作程序,能讓我從頭到肩膀再到心,一點點收攏自己、平穩自己,白天的奔走和匆忙都被隔開,我開始一篇篇閱讀網站原創平臺作者上傳的稿件。日子重復,相對于日常,這成為我獨有的生活,覺得特別有儀式感,是把自己從繁瑣和奔忙生活中抽離前的一種儀式。傍晚時分,廣場更加熱鬧,只有我知道,從審稿這份靜謐的勞作里獲取的安寧和豐盈。

    參加二審時,每天從一審通過的數百篇稿子里精選9篇佳作推薦給三審編輯,我必須一篇篇閱讀,生怕留有遺珠之憾。一個頁面連著一個頁面,那些紛至而來的稿件帶著物事風雨,含著生活悲歡,捎著自然消息,牽著個體領悟,它們質樸又野性,坦誠又羞澀,生機又安靜,形成連綿的山野。每次審稿,我多像一個心甘情愿深入山野尋藥的人,期盼采到一株靈藥,放進背簍,帶走。有時候都聞見藥香了,欣喜至極,趕忙連滾帶爬跑過去,一看,原來是種在人家園子里的,不可采摘,難免心里好一陣失落和惋惜。這是遇到一篇佳作卻不是首發稿子的情形。多次后,別的編輯也遭遇這種遺憾,“一口氣都看到尾巴上了才知是發表過的”,我不禁在心里哈哈大笑,想象電腦前大家一心想找好稿子的饑渴囧樣,覺得認真得好可愛。參與一審,每天看的稿件要多一些。小說、詩歌、散文、古體詩詞、書信、新聞通訊、講話稿,甚至工作總結等,充分感受到人們對寫作的熱情,對發表的渴盼,也不敢辜負每一篇文章。在后臺一頁一頁讀稿,這是一片廣闊的海灘,有泥沙俱下的粗糲,也有海風吹拂的欣喜,我們拉著一張網細致過濾,一些合乎標準的留下來,被海浪淘走的,我們也留下幾句話,算是道個別,愿作者能聽見并堅持寫下去。

    天南海北,隔山隔水,這樣的審稿讓我們與作者更多的是文字上的認識和相知,而文字上的認識又偏偏是最深刻的,與見面不見面,是否曾相識都沒有半點關系。想來,與平臺上很多耳熟能詳的作者都該有“相見不相識”的情形,但我又是認識他(她)們的。比如,看見意象獨特、情義厚重的詩歌,那是紅精靈;短小簡練、節奏跳躍大的詩歌,那就是李傳英;讀來感到陡峭決絕、胸臆直書的詩篇,那是予衣;若在詩歌中感到舊時村莊、勞作父母、萬物不息的韌勁兒,那是夢兮;讀著讀著若感到一絲看透世相的狡黠,還夾帶著地方俚俗的神秘感的散文,那就是雪夜彭城;在厚樸的鄉村生活和親人溫情里注視和思考,這是陳偉芳;語言有綿綢一樣的柔韌和厚實,有水流一樣的沖擊力和暗涌的蠢動,也有水滴一樣的透徹和光潤,這是小說《蝸牛郵局》的質感……翻開審稿筆記,有一長串熟悉的名字,他們像是一群隱秘的朋友,散落在各個地方,經春歷冬,每個人都繼續著在寫作的方寸間耕耘和期待。每次審稿,只要看見氣息熟悉的稿子,心里就會冒出一句話,嗨,你來了呀,像和老友打招呼。

    中國作家網原創平臺的展示和用心,凝聚和接納起基層、邊緣一群寫作者,在這里大家相互交流、互助提升。值此網站更名二十周年之際,愿中國作家網站聚微光,燃火焰,百尺竿頭,再造輝煌!

     

    劉云芳:我在“空中編輯部”工作

    這幾年,在中國作家網原創頻道做審稿編輯的事情,很少跟人提及,感覺像參加了一個秘密任務似的。但我很享受這種與作者拉開一些距離的狀態,它讓整個過程更加純粹。最初來網站時,當時的負責人劉秀娟老師說,我們要通過這一方平臺看到一種豐富的文學生態,這句話讓我印象深刻。之后,我以編輯的身份閱讀每一篇文字,走近許多作者的故事,傾聽他們的心聲,感受他們的獨特發現……

    原創頻道的編輯們散居在各省,彼此間多以網絡的形式交流、溝通,因此組成了一個“空中編輯部”。雖然它是以網絡形式搭建而成,但大家對文字、對作者的期待和熱情卻是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的。

    在原創頻道審稿,經常讓我感覺像是走在一片未曾開發過的田野上,的確是充滿了“文學原生態”,我在這里瀏覽著這一棵青草與那一棵青草的不同,從中發現那些草葉上掛著的露珠,以及露珠上所倒映出的每一個視角和世界——我讀到了不同作者的經歷,了解了他們的創作狀態。是的,活躍于原創頻道的許多作者,對文學都充滿了熱情,但極少發表過作品。他們帶著原汁原味的情感表達和生活記錄中,不泛細節動人、有溫度的作品或者片段,常常讓我感動。從這片田野上,我常以尋寶的心態,去發現那些隱藏在草叢中的樹苗,或者在草叢里暗自閃光的珍珠。這些讓人眼前一亮的好作品,我們一旦發現,便為之驚喜。大家不忍獨享,把它發送到“空中編輯部”,進行一番討論。我們相信那些能寫出這樣好作品的作者一定是隱藏在這片草地之中的樹苗,有成為參天大樹的潛力。

    為了發現新人、助力有實力的好作者,中國作家網推出了“本周之星”等欄目,每年還以文集的形式編選優秀作品,后來又組織、策劃了各種比賽……如此多維度的推介,可以看出網站對作者們的重視程度。

    在這里,有不少作者的名字漸漸變得熟悉,比如趙華奎、李傳英、徐春林、黃愛華、紅精靈、雪夜彭城、李躍慧、蕭憶等等,這些熟悉的陌生人,我們以文字為線,連綴著彼此。通過幾年里對一些作者的“追蹤”觀察,我們看到一些人越寫越好,也有一些作者的作品不時出現在各類核心報刊上,不禁為他們高興。

    在“空中編輯部”工作的這段時間,也讓我身體里注入了編輯的視角,在寫作時多了一份內在的審視,無疑,這對我個人來說,是一份最珍貴的收獲。隨著稿件越來越多,需要付出的心力也越來越多,但面對好作品時的那種興奮卻從未減少。

    正值中國作家網更名二十周年,作為參與者之一,我所見證的只是其中一段小小的刻度,但也足以成為我最難忘的一部分經歷。因而心里也有著無限的期待,希望更多對文學葆有熱情的人,能在這里得到展示,并且有所收獲。希望編輯與作者一起共同努力,讓這片文字的芳草地呈現出別樣的風景。

     

    盧靜:與春光同在

    每當我登錄中國作家網的后臺,總感覺佇立在廣袤的大地上,草木蔓發,遠山可望,來自天南地北的作品,各種體裁各種風格的作品,簡直要拔出腳來,在原野上驟然奔馳,一股濃郁的春的氣息撲面而來。

    作為一名遠程編輯,即使只有遙遠的聯絡,中國作家網從總編,到負責原創頻道工作的老師們,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是他們的精心籌劃與努力付出,開辟了這一片生機勃發的園地。能和原創頻道的作者朋友們,一起度過這幾年的時光,我感到榮幸,尤其挖掘出優秀稿件時,難免令人精神振奮。比如去年接近尾聲時,原創頻道的注冊會員王建剛先生上傳了一篇《北漂的老人》,受到編輯們好評,我為這篇小說寫了推薦語。懶懶地從床上爬起來,逆來順受,楊三泰第一件事就是盤腿打坐,默念一遍自編的順口溜:天天有個好心情……這是小說中的一個特寫鏡頭。在北京像素樓群下,七拐八彎錯綜忽迷的路,不正是楊三泰退休后心徑的鏡像嗎?好在從諸多想法里,他終于梳理出屬于自己的夕陽紅。生活積累相當深厚的作者,深入挖掘了小說人物的精神世界,無論主人公的欣喜,還是孤獨、對存在感的渴望,不太適應子輩的都市生活觀,亦或今昔間的搖擺與無所適從,以至種種內心糾結與尷尬,都分別給予生動細致的表現。并且作者緊貼生活環境,寫出了夕陽紅中的獨特感受,勾勒出一幅神情各異的北漂老人群像,連獵狐梗、哈士奇,都在巧妙舞臺位置上嵌入。作者引領我們潛入一個群體,慢下步子,就能逐漸清晰觀察世界的一隅,體會他們,以前令人忽視的瞬間皆成風景。

    后來,王建剛先生獲得中國作家網2021年度“文學之星”一等獎。我看到網站做了一個采訪視頻,專門請這位作者談一談創作體會。他動情地講道,小說主人公楊三泰在生活中的原型便是自己,在北京像素生活已經5年了,從打腹稿開始,單是醞釀這篇作品足足已有兩三個年頭,如今得到了不少讀者的留言,由衷感謝中國作家網提供的平臺。

    在原創頻道,除了中堅力量,還有很年輕的作者,包括在校學生,雖然他們的文筆還有稚嫩之處,但鋒芒初露,青秀喜人,借這個機會,我想對他們說一聲,請珍惜韶華,多讀多寫。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參與工作的這幾年來,一路陪伴著原創頻道慢慢發展壯大,驀然回首,真是感慨良多。今年是中國作家網更名20周年,在此為中國作家網遙送一份美好的祝福,也祝原創頻道春意盎然,越辦越好!

     

    范墩子:原創頻道——普通作者的創作家園

    我是中國作家網原創頻道的一名遠程編輯,幾年來閱讀了大量的作者稿件,也同許多作者建立了堅實的友誼,留下了十分美好的記憶。據我觀察,原創頻道已經成為眾多文學愛好者創作的樂園,每天都能看到新作者的加入,足以說明原創頻道的影響力在不斷擴大。毫不夸張地說,通過中國作家網原創頻道這個平臺,我們發現了許多默默無聞的優秀作者,推出了一大批優秀的作品。

    原創頻道剛建立時,稿件并不多,好作品寥寥無幾,但我依然在期待著,心里明白,只要認真對待每一篇來稿,負責任地對待每一位作者,總會等來好作品。2020年原創頻道推出“本周之星”后,果然吸引來了更多作者的加入,尤其是一大批年輕作者的加入,給原創力量注入新鮮的血液,讓創作園地更加朝氣蓬勃起來。我還清晰地記得閱讀到王小勃短篇小說《大地耳》時的驚喜,我將閱讀感受分享給編輯野水老師,并在第一時間將這篇小說推薦給“本周之星”欄目,由網站公眾號推出后,引起讀者廣泛關注和好評。數月后,作者王小勃告知我,這篇小說發表在了《飛天》雜志上,當時我萬分興奮,似乎比作者還要高興。

    “本周之星”這個欄目推出一段時間后,在文學圈里引起了不小的關注,許多以前暫未注冊網站原創用戶的作者私信咨詢怎樣才能登上“本周之星”。漸漸地,優秀作品越來越多,優秀作者也越來越多了。但與此同時,我也發現了一些原創作品中存在的問題。注冊原創用戶的作者很多,每天的上傳量很大,其中部分作品由于太過隨意,不夠嚴謹,太過口語化,語病、別字多,導致無法通過審核。

    原創頻道是中國作家網專門為普通作者搭建的平臺,若要利用好這個平臺,編輯用心的同時,也需每一位作者認真對待自己上傳的每一篇稿件,用真情書寫,尤其是散文,要有細節的支撐,萬不可用大話套話寫文章,也就是說,“情節是天使,細節是魔鬼”。好文章要以小見大。詩歌要注重語言,凝練樸素,不可過于口語、隨意。目前來看,原創頻道的小說投稿還是偏少,尤其是新銳的、先鋒的小說,更是少之又少。

    至于建議,原創頻道下一步能否與大學的文學社團進行合作,力爭讓一些大學的文學社團參與進來,進一步提升網站的活力,展示青年一代的文學創作水平。相信在所有人的努力下,原創頻道一定會越來越好,成為展示文學生態的一個重要窗口。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