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傳統出版也需要向網絡文學學習 ——關于“中國好書”《重生——湘江戰役失散紅軍記憶》
    來源:光明日報 | 李弘  2022年05月14日08:43
    關鍵詞:《重生》

    編者按:近日,2021年度“中國好書”正式發布。42種入選圖書中,包括兩部網絡文學作品,分別是掌閱科技、漓江出版社出版的紀實文學《重生——湘江戰役失散紅軍記憶》,連尚文學、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長篇小說《蹦極》。網絡文學作品由數字形態轉化為紙質出版形態,需要經歷什么樣的過程?如何看待二者之間的異同?怎樣有效處理二者之間的關系?我們邀請兩本“中國好書”的出版社編輯撰文,談談他們對這些問題的看法和感受,同時借此開設《網絡文學紙質出版觀察》欄目,期待引發進一步的思考與探討。

    時間是有重量的。

    1979年八一建軍節,年輕的廣西大學中文系大一學生李時新,從南寧來到四百公里之外的桂林市全州縣。在那里,他見到了70歲仍在崗工作的湘江戰役失散紅軍陳新州。此后四十余年,他的創作和紅軍、長征、桂北、失散紅軍密不可分。

    其實,此前的1978年2月,原廣西桂林行署文化局就組織進行紅軍長征過桂北調查。調查組沿著長征的路線,花了4個多月的時間,調查了7個縣、136個大隊,訪問了在桂林安家落戶的77位失散紅軍和550多位當年幫助過紅軍的老農。2021年,在這些紅軍和自己的隊伍失散87年后,他們的故事通過網絡文學和傳統出版聯合的方式,呈現在李時新的紀實文學作品《重生——湘江戰役失散紅軍記憶》(以下簡稱《重生》)之中。

    湘江戰役,發生在1934年11月末到12月初的桂北地區,被黨史專家定義為事關中國革命生死存亡的重要歷史事件。正如作者李時新寫道:“從中央蘇區突圍而出,已突破國民黨三道封鎖線的中央紅軍,充滿理想的獻身精神,正迎著1934年初冬的冷峭山風,踏著血跡,步步走進湘桂走廊,走近湘江,走向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革命生死存亡決定性關頭,走向從挫折到勝利的偉大轉折,走向波瀾壯闊雄渾深遠的壯麗史詩?!?/p>

    《重生》凡二十二章,每章記錄一位失散紅軍,從普通士兵的角度描述了他們眼中的紅軍、反“圍剿”戰爭、湘江戰役過程、失散后在當地村民幫助下的生存狀態,兼具政治高度、思想深度、藝術廣度和文學的溫度,給當下的讀者帶來許多新發現、新認知和新啟示。

    李時新說:“他們瀕臨絕境獲救重生,人生命運劇變,甚至能證明他們革命生涯的所有物證都已無存,但信仰、信念、理想的青春印記已烙進他們的大腦溝回,深入了他們的骨髓,身軀里始終奔涌著紅色軍人的熱血,思想上、精神上始終都大步走在已離他們遠去的紅軍軍陣隊列?!?/p>

    英國歷史學家卡萊爾談到,說到底,歷史才是真正的詩,假如演繹得當的話,真實遠比虛構有看頭。

    參加過腳山鋪阻擊戰的失散紅軍唐達勝,講述了他15歲的同班戰友張旺鄉的戰場故事:

    傍晚,和我同在一條戰壕,有一位頭上纏著繃帶,繃帶上滲出血漬的小戰士在朗讀《中央蘇區工農識字課本》。

    ……小戰士的聲音是嘶啞的,但讀起《中央蘇區工農識字課本》來,一口江西興國方言字正腔圓:“第九課《晝夜長短》:春分和秋分,晝夜一般長,冬至晝最短,夏至晝最長,為什么有長短?原因在日光,日光斜照晝短,日光正照晝長?!薄?/span>

    連長、指導員和戰友們圍在他身旁,或站,或坐,傷員就靠著、躺著,靜靜地聽他讀。

    3小時后,他頭部中彈,死得很悲壯慘烈。

    現在喜歡網絡文學的讀者,看到這些會讀下去嗎?

    《重生》中記錄的22位湘江戰役失散紅軍的故事,能以網絡文學的形式呈現嗎?我們沒底,但是愿意嘗試。我們想把一些曾經被忽視的歷史細節捧給讀者。我們認為,李時新四十余年的尋訪是有價值的。

    2020年下半年,我們把這個想法帶給了多年的合作伙伴掌閱科技。

    我們認為,網絡文學也是傳統文學的時代表達。傳統出版需要向網絡文學學習,而非抵觸和不信任。自2015年開始,漓江出版社在文學“年選系列”中,聯合北京大學中文系邵燕君教授團隊,推出《中國年度網絡文學》,關注年度網絡文學完結或已連載主體部分并有更新的作品,在參照各主要文學網站榜單和粉絲圈口碑的基礎上,篩選具有較高文學性的作品結集出版。推出《中國年度網絡文學》,就是試圖引導網絡文學將快感機制與傳統文學價值觀對接。

    2018年,漓江出版社成立融合發展部,開展數字出版增值服務,下含電子書開發、知識付費音頻項目開發、現代紙書改造升級等幾大板塊,通過積極拓展與第三方平臺的合作,結合數字化新技術,打造具有漓江特色的“互聯網+”模式的出版融合產品。融合發展部在選題策劃階段就介入圖書制作流程,積極與各互聯網平臺合作,探索數字出版的營銷新模式,電子書、有聲書、精品課等數字產品上線產品數量、銷量穩步增長。截至2022年4月,這個部門主導、配合、協助漓江出版社各部門改造升級“現代紙書”書刊300余種;在多個平臺上線電子書4200余種(含副本)、音視頻產品3600余集(含副本)。近年來,漓江出版社數字產品的全網總流量超過4500萬,入選中國新聞出版傳媒集團“全國新聞出版深度融合發展創新案例”。

    近年來,掌閱科技大力提倡現實題材原創網絡文學創作,兩家一拍即合。2021年3月,掌閱科技推出集聽書、視頻、滾動圖片、互動、電子書等形式的富媒體網絡版《重生》,甫一面市就登上品質閱讀榜、開屏廣告。幾乎同時,漓江出版社出版了紙質版同名圖書。

    結合用戶喜好、作品熱度、閱讀時長等數據,《重生》入選2021年度掌閱“風帆好書榜”十部“年度出版書”之一。

    根據媒介變革的理論,每一次媒介革命發生,舊媒介不是被替換而是被包容,舊媒介成為新媒介的“內容”。也許,傳統文學基于思想和藝術品質,對網絡文學抱有傲慢和偏見;網絡文學因為背靠市場,對傳統文學抱有傲慢和偏見。如今,這樣的“傲慢和偏見”都應該開始要放下了。

    《重生》不是依靠讀書、查閱資料得來的作品,而是基于四十余年尋訪的“行走的寫作”。我們今天了解失散紅軍的史實和故事,所關心的不僅僅是他們在特定歷史階段或在某個特定日子,到底說了什么和做了什么,而是需要知道超乎具體、瑣碎的事實之上的歷史細節和真實,并通過這種真實的認知對人生有更深刻的感悟。

    (作者:李弘,系漓江出版社副社長、圖書《重生》策劃編輯之一)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