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小品文熱”中的另類聲音——阿英1934年致趙景深的一封信
    來源:中華讀書報 | 桑農  2022年05月12日08:37

    幾年前,上海朵云軒拍賣過阿英致趙景深信札十二通。網站上公布的圖片模糊不清,難以識讀。最近面世的《阿英與友朋書信輯錄》(錢榮毅編,作家出版社2022年2月版),開篇便是“阿英致趙景深(十四函)”,即原《阿英全集》里的兩封,加上這十二封。書中各信的釋文,按時間先后排序;第一封寫于1934年,當是目前所見阿英存世最早的一封信。

    趙景深是阿英的小學同學,時為復旦大學教授,兼任北新書局總編輯。阿英寫信給他,詳細敘述了自己搜集、編選、研讀晚明小品的所得所思,詢問書局是否有出版意向。從這封信考察阿英在當年“小品文熱”中的表現,或許可以為上世紀30年代的中國文學史增添一點細節。

    循例寒暄之后,阿英寫道:“弟年來研究明季文學,搜羅晚明集子不少,特殊是公安、竟陵二派?!苯酉聛?,他列舉了一些書名,主要是袁中郎的著作,多為明刊本,其中包括“偽作”《狂言》。這段文字談到的部分書籍,在他的書話名篇《海上買書記》中也有所涉及,可以相互參看。

    阿英是當時知名的左翼作家、批評家,也是公認的藏書大家。除新文學史料之外,他的藏品集中在明清小說、彈詞、戲曲等通俗文學方面。他對晚明小品的關注,應該是受到周作人的影響。1932年,周作人出版講稿《中國新文學的源流》,使沉寂了三百年的公安派、竟陵派文學再度引發文壇熱議。阿英于1933年9月在《申報·自由談》上發表《讀〈狂言〉》一文,便是針對周作人“極端推崇袁中郎”的回應。他以“不久買到的中郎的兩卷《狂言》”為例,試圖反駁周作人的某些主張??上?,這部《狂言》雖是明刊本,卻是坊間冒名的偽作,袁中郎的弟弟袁小修當年就已指出。阿英隨即也發現了自己的這一疏誤,一年后寫給趙景深的信中,方才特意注明。

    不過,阿英對袁中郎的認知,卻始終沒有改變。1933年10月,他又在《申報·自由談》上連載長文《袁中郎做官》,這回征引的材料是袁中郎尺牘。1934年7月,《人間世》第七期上刊出了他的《袁中郎與政治》一文,引用資料更加全面豐富,見解也更加明確。這兩篇文章的標題,明顯昭示了作者與眾不同的獨特視角和現實關懷。

    阿英在信中還列出了他“精選”晚明小品的書目、使用的版本,說明了編選的體例和預期的讀者市場,并談到版稅問題,可謂事無巨細。只是從事情的結果看,北新書局并沒有采納他的出版計劃。

    阿英設想的晚明小品選集,計十種,包括袁宏道、袁宗道、袁小修、鐘伯敬、譚元春、陳眉公、王思任、屠隆、徐文長、湯若士。這份名單的選擇,以手頭現有的資料為依托,也體現了編者對各家文學價值的判斷。1936年,上海大江書店出版了阿英編選的四輯《晚明小品文庫》,全書收錄作者二十家,依次為徐文長、陶石簣、江進之、屠赤水、湯賓尹、袁修伯、袁中郎、袁小修、虞德園、李清、李卓吾、劉同人、張大復、湯若士、沈君烈、鐘敬伯、譚元春、李流芳、周亮工、王遒﹝猷﹞定。兩相對照,前述十家中,陳眉公和王思任兩位被淘汰了。排除陳眉公,是因為阿英后來寫過《明末的反山人文學》等好幾篇文章,特別是他從魯迅雜文里轉引了那首諷刺陳眉公山人丑態的七言律詩;沒選王思任,便不知何故了。

    《晚明小品文庫》新增的十余家,大體仍在周作人畫定的圈子內。阿英似乎有意突出李卓吾、江進之,以糾正對袁中郎的片面強調。例如其《李龍湖尺牘小引》,劈頭第一句:“如果有人同時舉出袁宏道李卓吾兩人,問我比較愛好誰個,我將毫不遲疑的告訴他:我歡喜李卓吾,是遠超過袁宏道?!钡?,周作人對李卓吾的推崇,原本就“遠超過”對袁宏道的推崇,尤其是在思想史的意義上。阿英稱贊李卓吾的叛逆性,其實與之大同小異。

    關于袁中郎著作的整理出版,阿英顯然十分熱衷。他在信中說,等將各種版本搜集齊全,準備編篡《袁中郞合集》系列,“依次刊行”,以便學者“考察作者一生思想的轉變順序”。

    這一計劃,同樣沒有付諸實施。市面上能見到的阿英編校的袁中郞專集,僅有《袁中郞尺牘全稿》一種,上海南強書局1934年8月出版。此書版權頁上的標點者,署的是另一筆名“王英”。書前的“序”,后來收入《海市集》,題為《袁中郞尺牘全稿引》;書后的“跋”,《阿英全集》及附卷均未見,算是一則軼文?,F全文抄錄如下:

    “右袁中郞尺牘五卷,據同治本《袁中郞全集》標點,并據鐘伯敬四十卷全集本增補。參校之書為袁氏善﹝書﹞種堂原刻《錦帆集》(按即尺牘第一卷),《解脫集》(第二卷),《瓶花齋集》(第三卷),《瀟碧堂集》(第四卷),明刻《三袁集》中之《袁中郞遺稿》(第五卷),及明版《梨云堂類定袁中郞全集》原刻本。最初頗有作一??庇浺馑?,排版既竣工,劉大杰先生改編全集計劃已開始。劉本既有詳盡的??庇?,尺牘單本大可不必,遂中止。關于標點,初稿成后,曾經少數友人校閱,但錯誤仍恐不能免,望讀者隨時予以指正,俾得改善。一九三四年七月校后記?!?/span>

    魯迅雜文《一思而行》中有“買袁中郞尺牘半本”一句,《魯迅全集》注釋里說“當時……上海南強書局出版過《袁中郞尺牘全稿》”,仿佛“半本”即是在挖苦“全稿”??呻s文寫于1934年5月14日,書是8月才出版的,前者諷刺后者的可能性不大。如果一定要說有聯系,或許是阿英得知魯迅嘲笑過“半本”,便主張讀“全稿”,也未嘗沒有可能。

    阿英策劃的《袁中郞合集》沒有下文,估計與林語堂隆重推出有不為齋叢書《袁中郞全集》有關。該書分六卷,劉大杰標點,上海時代圖書公司1934年9月出版第一卷。林語堂還邀請周作人、郁達夫、阿英、張汝釗,加上劉大杰和他自己,分別撰寫序文。一書六序,聲勢浩大,轟動文壇。阿英在此信中業已提及:“語堂先生印中郞全集……弟已允作一長序矣?!?/p>

    阿英同時談到自己標新立異的觀點:“世人競談袁中郞,實則除極少數者外,大都是擰著中郞皮肉,與中郎肺腑骨骼無干”,而“中郞對當時政治態度,明白異常,決不似周作人先生等所提倡之中郞”。這里的“極少數者”自然包括他本人,或許也包括魯迅;而“周作人先生等”的“等”是指多人,第一位無疑便是林語堂。近來有學者研究“晚明公安派及其現代回響”,論及現代各家對袁中郞的評價,認為周作人、林語堂為代表的閑適派想強調他“瓶花”的一面,而阿英、魯迅等為代表的憂時派則試圖凸顯“瓶花”后面暗藏的“匕首”。這種對比強烈的說法,未免過于簡單化,卻令人印象深刻。

    有意思的是,立場的不同絲毫沒有影響雙方的交往和互動。林語堂不僅在自己的雜志上發表了阿英持論迥異的文章,還把它當作序言,冠于《袁中郞全集》第四卷之首。阿英私下里對周作人、林語堂也是敬重有加,盡管他先后多次撰文,直言不諱地批評兩人的文學思想?,F代文學史上這類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實在耐人尋味。

    阿英信中提及給林語堂的文章,《阿英與友朋書信輯錄》的釋文是:“即為一文給《論語》,語堂有后跋,下月五號本當可見也?!辈椤墩撜Z》雜志,當年未見刊發阿英談論袁中郎的文章;倒是《人間世》第七期刊有他的一篇《袁中郎與政治》。此文后收入《夜航集》,題為《重印〈袁中郞全集〉序》?!墩撜Z》和《人間世》都是林語堂創辦的半月刊,前者出版日期為每月1日和16日,后者為每月5日和20日。阿英說“下月五號本”,《人間世》第七期正是1934年7月5日出版的??梢?,此處的《論語》二字有誤,應為《人間世》。

    為了確定無疑,我上網查閱朵云軒拍賣行的頁面,找到往期預展圖片。雖然不太清晰,放大后還是隱約可辨,“論語”兩字上劃了橫線,上方注有“人間世”三個小字。筆跡顯示,是阿英本人書寫修改的。

    此信落款只有日期“十八日”,并無年月?!栋⒂⑴c友朋書信輯錄》編者將其定為1934年,月份存疑。如果能夠確認阿英文章發表于7月5號,據“下月五號”四字,當可斷定此信寫于6月18日。

    書信手跡釋讀是一項艱難的工作,字跡辨識和史實考證都非常繁瑣?!栋⒂⑴c友朋書信輯錄》已經做得相當好了,偶有失誤也是難免,所謂百密一疏。筆者現將阿英此信釋文稍加修訂,并改正個別訛字,附錄于后,敬請原書編者和讀者批評指正。

    附錄:阿英致趙景深函(1934年6月18日)

    景深兄:

    久不晤矣,想一切佳勝也。弟年來研究明季文學,搜羅晚明集子不少,特殊是公安、竟陵二派。如中郎集子,弟收得者即有明版《梨云館袁中郎全集》二十四卷本,明版鐘伯敬增刊遺集《袁中郎全集》四十卷本,清代重刻二十四卷本,明版初印《敝篋集》《解脫集》《瓶花﹝齋﹞集》《瀟碧堂集》《錦帆集》《瓶史》《德山暑譚》及各種全集未收之明版《珊瑚林》,以及明版《三袁集》中之《中郎稿》及偽作明版《狂言》等。他如《白蘇齋集》《王季重集》等明版本亦都搜到。數月來銳意精選,得小集十種,聞北新有發行舊書意,此種集子不知亦愿承印否? 弟所編者為:

    1.袁中郎集選(袁宏道)據以上此輩書及《十六家小品》本

    2.白蘇齋集選(袁宗道)據《白蘇齋集》二十二卷足本

    3.珂雪齋集選(袁小修)據《珂雪齋集選》及《十六家小品》本

    4.隱秀軒集選(鐘伯敬)據《隱秀軒全集》及《十六家小品》本

    5.譚友夏合集選(譚元春)據《譚友夏合集》

    6.晚香堂集選(陳眉公)據《陳眉公集》本及《十六家小品》本

    7.王季重集選(王思任)據《王季重全集》及《十六家小品》本

    8.屠赤水集選(屠?。队扇贰而櫚芳八N選本,《明十六家小品》本

    9.徐文長集選(徐文長)據《徐文長集》《徐文長佚稿》《徐文長佚草》及《十六家小品》本

    10.玉茗堂集選(湯若士)據《玉茗堂全集》及《十六家小品》本

    以上十種,每種不過四萬言,皆弟所精選者,有標點,書前有序,書后附傳,以之供中學生用,頗為恰切。北新有意,當讓北新。此書抽版稅,如印,當面談也?,F中郞各集,尚缺一二種,俟收全后,擬纂《袁中郞合集》一種,依次刊行,俾學者能順序的考察作者一生思想的轉變順序,較四十卷本強多矣。好在《袁中郎遺集》(明刊)已收到,缺《破硯齋》一集,不難買得也,但此是后話。語堂先生印中郞全集兄得知否? 大約即可成事實,弟已允作一長序矣。世人競說袁中郞,實則除極少數者外,大都是擰著中郞皮肉,與中郎肺腑骨骼無干。弟最近搜得袁集,發現四十卷本未收稿數篇,關于中郞對當時政治態度,明白異常,決不似周作人先生等所提倡之中郞,即為一文給《人間世》,語堂有后跋,下月五號本當可見也。此事何如,昨兄一訊,并為函復。兄近況如何,文學方面的趣向何如,能略示一二否? 此書編者,即署“阿英”。復函地址如信封,小峰先生不另。

    弟阿英 十八日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