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探訪國家植物園里的人文印跡
    來源:北京青年報 | 戶力平  2022年05月10日08:36
    關鍵詞:國家植物園

    國家植物園已在北京揭牌,其前身是始建于20世紀50年代的北京植物園。與國內眾多植物園所不同的是,國家植物園內除了薈萃數十萬計的花卉林木外,還有許多名勝古跡。為此,我慕名前去尋訪,以領略園林中獨有的人文景觀。

    石槽:雖不起眼,但已有二三百年歷史

    到國家植物園北園探訪,我特意邀請在該園退休的劉先生為“向導”。

    從北園的東南門入園,一路向北而行,沿途是數不勝數的各色花卉,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走過一座小橋,一條西北東南走向的石槽,吸引了我。

    劉先生介紹說,這石槽看似普通,但已有270多年的歷史,曾是清代京西重要的水利設施。乾隆年間,為保證清漪園(今頤和園)和圓明園等皇家園林用水之需,于乾隆十四年(1749年)冬開始了西北郊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水系整理工程,即修建石渠,把碧云寺卓錫泉、櫻桃溝水源頭的泉水利用石渠導入靜明園(玉泉山)的湖中。

    所謂石渠,俗稱石槽,也就是先用磚石砌成石墻,其高矮因地勢而定,然后再將鑿成的石槽鋪在上面,首尾相連,并在上面蓋上厚厚的石板,不留一絲空隙。為防止石渠附近泥土流失,石渠建成后,在其兩側種植了大量的柳樹,形成一道綠色長廊,其景觀被稱為“河墻煙柳”。全部工程歷時近四年,自乾隆十八年(1753年)開始,一直使用到清末,在長達140多年的時間里,石渠為西郊皇家園林及京城水系輸送了大量的西山泉水。1900年以后,隨著清政府的衰敗,石渠失于修治,水流斷絕,逐漸毀廢。原本綿延十余里長的石渠,而今只剩下近千米。

    原來這看似極為普通的石槽,竟有這樣厚重的歷史。

    曹雪芹紀念館:50年前在墻壁上發現了一批舊詩文

    繼續前行,便進入一座木蘭圍成的院落,迎面橫臥著一塊巨石,上面鐫刻著“曹雪芹紀念館”。

    劉先生說,這是全國第一座曹雪芹紀念館,是在正白旗39號舊址基礎上興建的。關于曹雪芹在香山的傳說由來已久,早在20世紀60年代紅學家周汝昌、吳世昌、吳恩裕就曾到西山一帶采訪。其中有曹雪芹在乾隆二十年(1755年)以前居住于正白旗、門前有棵大槐樹的說法。1971年4月在正白旗39號墻壁上發現了一批詩文墨跡,與傳說中提到的詩文很相似,由此引起多方關注。經過考證,有人認為這里是曹雪芹晚年居住和寫作《紅樓夢》的地方。1983年4月被辟為“曹雪芹紀念館”,近40年來數以萬計的“紅學迷”慕名而來,憑吊曹公,領略“紅樓文化”的藝術魅力。

    走進“曹雪芹紀念館”,我依次參觀了各個展室,這里展出了與曹雪芹傳說相關的物品以及《紅樓夢》所描述的實物仿制品等。

    碉樓:為了平亂,在此培訓云梯特種部隊

    20分鐘之后,我們從西側小門出來,向北而望,一座“炮樓”似的建筑吸引了我。

    “這里還有炮樓?”我疑惑地問道。

    “這可不是什么炮樓,為碉樓,是具有200多年歷史的古建筑?!眲⑾壬缘?。

    清乾隆十二年(1747年),四川大金川土司叛亂,乾隆帝發兵前去平定,但叛軍憑借當地高大的碉樓頑強抵抗,戰事久拖未決。于是乾隆皇帝下令按照云梯攻城的戰術,在京西香山興建碉樓,以此訓練一支云梯部隊。碉樓興建于乾隆十四年(1749年)年初,據傳建筑工匠是從四川金川強征而來。他們既會修筑碉樓,也懂得攻碉的戰術。

    在金川人的“指導”下,很快建成了數座碉樓,隨后清軍開始“以碉攻碉”的戰術訓練。時間不長,他們就掌握了攻碉戰術。不久,這支精銳部隊再赴金川平叛。因清軍掌握了進攻碉樓的戰術,且攻勢強大,叛亂終于平定。

    香山碉樓的分布由靜宜園(今香山公園)東宮門向東(左)南(右)兩個方向伸展,當時有60多座,分兩種類型。一種是實心碉樓,人不能爬上去,實為標志性建筑;另一種是活心碉樓,一面開門,入門有石蹬盤旋至頂,人可在頂上遠望。60年前尚有碉樓30多座,后因無人管理且年久失修,損壞嚴重,如今剩下的已不足10座。國家植物園內現有三座,兩座是原始的實心碉樓,一座是多年前復建的活心碉樓。

    梁啟超墓:在墓前細品《少年中國說》

    觀賞過建筑古樸而高大的碉樓后,我們繼續向北而行,不多時,來到一座綠樹掩映著的墓園。坐北朝南,門前豎立著三座白色石碑。左邊兩塊分別是“北京市文物保護單位·梁啟超墓”和“海淀區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梁啟超墓”,右邊一塊是“梁啟超墓園簡介”。

    劉先生介紹說,這是中國近代思想家、“戊戌變法”主導者梁啟超的長眠之地。實為梁氏家族墓,因為這里還長眠著多位梁氏家族成員。

    步入墓園,見其背倚青山,四周環圍矮石墻,園內栽滿松柏,正北面是梁啟超及夫人的合葬墓。拾階而上,見長方形的平臺上豎立著“凸”字形墓碑,上面鐫刻著“先考任公府君暨先妣李太夫人墓”。碑前置有供臺,兩側各有一段帶雕飾的直角形襯墻。墓碑、墓頂及供臺襯墻,均為土黃色花崗巖雕筑而成,前后連接,渾然一體,莊重而樸實。

    梁氏家族名人輩出,墓園甬道東側長眠著梁啟超七弟、古典文學家梁啟雄;西側長眠著三子、參加過1932年“一·二八”淞滬抗戰的梁思忠,五子、火箭控制系統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梁思禮,三女、著名圖書館學家梁思莊。

    憑吊于此,心中幾多崇敬之感。不由得想起先生那篇著名的《少年中國說》,細細品味那句“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可謂寓意深遠,富有激勵之情!

    櫻桃溝:元寶石上生古柏,啟發曹大師寫出“木石奇緣”

    憑吊梁啟超墓之后,再向西不遠,便來到京西古剎臥佛寺。

    劉先生介紹說,臥佛寺始建于唐貞觀年間,原名兜率寺,唐代寺內已有檀木雕成的臥佛。元代對該寺進行了擴建,并用銅五十萬斤鑄造壽安佛像。因呈橫臥姿勢,俗稱臥佛。清雍正年間再次重修,改稱“十方普覺寺”,因有臥佛,故俗稱臥佛寺。整座寺院坐北朝南,建筑格局規整,對稱嚴謹,共四進殿院,天王殿、三世佛殿、臥佛殿、藏經樓,依次由南而北排列在中軸線上,中軸線東側為齋堂,西側為行宮。寺內以古銀杏、古蠟梅、娑羅樹(七葉樹)、牡丹知名。

    由于時間關系,只在寺院內瀏覽了十幾分鐘,隨后繼續向西,便來到有“京西清涼勝地”之稱的櫻桃溝。

    一邊走著,劉先生一邊介紹著櫻桃溝的歷史與人文景觀。

    櫻桃溝系兩山所夾之溪谷,長約一公里,因歷史上廣植櫻桃而得名,曾以泉勝,以寺名。清初學者孫承澤曾在此隱居,并編著了《天府廣記》《春明夢余錄》等。因其自稱“退谷居士”,故“退谷”便成為櫻桃溝的別稱。清末民初著名書畫家、北洋政府官員周肇祥曾在此興建花園,以為隱居。

    沿曲徑而上,走過一座小石橋,來到“鹿巖精舍”,但見門前一塊山石上刻有“退谷”二字。劉先生說,民國時,周肇祥與梁啟超在櫻桃溝里巡游,當行至“鹿巖精舍”門外時,隱約看見一塊山石上刻有“退谷”二字,但因年代久遠,字跡已模糊不清,便請梁啟超重新題寫,梁啟超慨然應允,予以補題。

    走進“鹿巖精舍”,再拾階而上,幾分鐘之后便來到“水源頭”,只見泉水從石隙中汩汩流出,形成水潭,然后沿山溝順勢而下。

    劉先生說,這里的知名景觀很多。他指著一塊橫臥的巨石言道:“這是元寶石,因形似元寶而得名,下面有個山洞,寬丈余,深約八尺,內砌有石床,相傳古時候有一仙人騎著白鹿到此,并住在巖石下的洞內,故名白鹿洞,而元寶石也稱白鹿巖。其上方有一塊居高臨下的巨大危石,絕頂處竟然生長著一棵古柏。人稱石上柏,又名石上松,其樹齡約六七百年?!?/p>

    傳說曹雪芹就是受到這“石上松”的啟發,寫出了寶黛愛情故事——“木石前盟”。早年間香山流傳著一首民謠:“退谷(櫻桃溝)石上松(柏),人稱木石緣。巨石嶙峋寶,甘泉溢水甜。山上瘋僧洞,山下白鹿巖。曹公生花筆,寶黛永世傳?!?/p>

    兩個多小時,我們從東南到西北,領略了國家植物園北園的多處人文景觀,且行且停,訪古探源,收獲頗豐。

    南園溫室:那棵菩提樹是從佛祖坐禪的圣樹分植而來

    探訪國家植物園南園,幸有該園老職工楊師傅的陪同,他曾在此工作了30多年,對園中的歷史與文化頗為了解。

    我們從南園北門入園,隨后向西而行,幾分鐘之后,便到了展覽溫室。

    楊師傅介紹說,這是國家植物園南園的主要開放景區,整體建筑平面呈“王”字形,始建于20世紀50年代,當時是國內最大的熱帶溫室?,F在分棕櫚室、陰生植物室、多肉植物室、水生植物室、果樹室等,收集展示了2000余種熱帶及亞熱帶植物。

    步入其中,最先進入眼簾的是“四季花廳”,兩側甬路旁是幾株高大的棕櫚樹。置身于此,頓覺一派生機盎然。

    沿著溫室內曲折的小徑,漫步而行,靜靜地欣賞著各色熱帶及亞熱帶植物。楊師傅介紹說,這里最為知名,也是難得一見的珍貴植物,是一株從當年佛祖坐禪的那棵菩提樹上分植出來的菩提樹。

    “這里還有菩提樹?真是聞所未聞?!蔽殷@訝地說。于是楊師傅把我引到菩提室,只見一株蔥郁的菩提樹植于門內。

    楊師傅饒有興趣地介紹:“菩提樹原產于印度,屬熱帶植物?!薄捌刑帷北臼氰笪囊糇g,意思為覺悟、智慧。相傳2500多年前,釋迦牟尼為解救眾生,出家修行。經過多年的修煉,最后在菩提樹下大徹大悟,終成佛陀,由此佛教視菩提樹為“佛門圣樹”。1954年10月,應中國政府邀請,印度總理尼赫魯來華訪問,并帶來一株從當年佛祖坐禪的那棵大樹上取下的枝條培育成的幼苗,贈送給我國領導人,以示中印兩國人民的友誼。

    這株珍貴的菩提樹幼苗高l5厘米,有5片葉子,裝在一個紫砂盆里。當時以隆重的儀式接受后安奉在北京,遂轉交給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養護。此后這棵“圣樹”被移至香山腳下的北京植物園熱帶溫室。而今60多年過去,當年的幼苗已有5米多高,枝繁葉茂,并結了果實,成為熱帶溫室中的名貴佳木。因其是國內唯一一棵從當年佛祖坐禪的那棵圣樹分植出來的,為正宗菩提樹,所以備受佛教人士的珍重。

    佇立菩提樹下,使人發心于菩提,伏心于菩提,明心于菩提,豁然開朗,仿佛有一種頓覺、頓悟之感。

    溥儀舊居:“萬歲爺”從戰犯管理所回京后在這兒當了花農

    走出展覽溫室,我們向西而行,很快來到幾排灰色的院落前。楊師傅指著第二排的小院說,別看這個房子很陳舊,可住過一位“大人物”,他就是“末代皇帝”溥儀。

    “溥儀曾在這里住過?”我有些驚異。

    “對呀,他在這里住了一年多?!彪S后他向我做了介紹。

    1959年12月4日,“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從遼寧撫順戰犯管理所“特赦”后回到北京。1960年2月16日,他到位于香山腳下的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植物園報到,成了一名“花匠”,遂被安排住在植物園集體宿舍二排東頭的房間,有兩名工友與他同住。溥儀半天勞動,半天休息,周日可以回城。

    第一個月,溥儀只負責澆水和搞衛生;第二個月轉到扦插繁殖溫室。由于他虛心好學,很快學會了播種、移栽幼苗、上盆、換盆和松土等技術。三個月以后,溥儀先后被分配到觀察溫室和繁殖溫室,學會給花卉剪枝、換盆、嫁接等技術。

    溥儀在植物園勞動鍛煉了383天,于1961年3月6日離開,此后他多次到植物園看望曾經一起勞動過的工友。

    原來如此,想不到這位堂堂的“萬歲爺”還在這里當過一年多的“花匠”。

    走進溥儀居住過的小院,仔細觀看,已沒了當年的面貌。楊師傅說,這里是植物園最早的集體宿舍,建于20世紀50年代,而今建筑格局沒有太大的改變,但已改為他用。

    俞德浚紀念石:他主持園務近30年,生前愿望就是建一座國家植物園

    離開溥儀生活舊址,我們繼續向南而行。此時正是陽春之際,路邊的桃花、杏花、迎春花悄然盛開,景色宜人。沿著林蔭小路,走了不到十分鐘,便來到水生與藤本植物區。

    楊師傅說,咱們去憑吊著名植物學家、植物園專家、北京植物園奠基人俞德浚先生,他是北京植物園的首任園長(主任),去世后長眠于園內。

    不經意間,我們來到俞德浚先生的長眠之地。但這里并沒有墓碑、墓表,只見一塊高約1.5米的白色巖石上鑲嵌著黑底金字碑刻,上面鐫刻著“北京植物園奠基人俞德浚教授 1908~1986”。旁邊一塊長方形的黑色大理石上鐫刻著“俞德浚先生簡介”,簡單介紹了俞德浚的生平。

    環顧四周,這里背靠一片濃郁的水杉林,南側是爬滿紫藤的綠色游廊,環境格外肅靜優雅。

    楊師傅介紹說,俞德浚祖籍浙江紹興,1908年出生于北京,上中學時對生物產生了濃厚興趣。1928年考入北京師范大學生物系,畢業后,擔任著名植物學家胡先骕的助教。1947年到英國愛丁堡皇家植物園和英國皇家植物園進修,并任研究員。新中國成立后,他放棄國外優厚的待遇,于1950年毅然回到祖國,為的是建設一個具有國家水平的植物園。

    回到北京,他在中國科學院植物分類研究所(今植物研究所)從事植物學研究,并最先提出創辦北京植物園。1956年北京植物園規劃設計委員會成立后,俞德浚為主任,擔任建園總指揮,主持植物園的規劃、建設,隨后又任植物園主任(園長),主持園務工作近30年。1986年7月14日因病逝世,數百名植物學工作者,懷著敬仰和悲痛的心情,將他的骨灰安放在北京植物園南園水生展覽區北側,也就是他曾經工作過數十年的地方。后經中國科學院批準,在俞德浚先生長眠之地建立紀念石。

    佇立于此,敬意之感油然而生。我隨手取出一塊濕紙巾,俯下身去,輕輕拭去黑底金字碑刻上的塵土與污漬。

    楊師傅說,俞德浚先生生前不止一次地與同事們說,希望能設立一座國家植物園,這是他幾十年的夙愿。而今國家植物園終于成立了,圓了幾代植物學家建設國家植物園的百年夢想,愿俞德浚先生在天之靈也能得以慰藉。

    聽了楊師傅的肺腑之言,我被深深地感動。俞德浚先生把畢生精力奉獻給祖國的植物科學事業,既令人敬佩,更令人緬懷。

    清代康熙御制碑:皇上提醒您,此處“芳氣有無中”

    離開俞德浚先生紀念石,我們向南而走,便來到荷花池旁,只見一座石碑矗立于池畔。楊師傅說這是南園唯一一處古跡——清代康熙御制碑。

    我走上前去仔細觀看,但上面的字跡已經很模糊了,難以辨認。好在旁邊有一塊展牌,對這座御制碑有所介紹。

    這是一座螭首漢白玉石碑,高3.3米,寬1米,厚0.32米,碑額題篆“欽賜御書”,碑身正面刻有康熙皇帝五律詩《賦得芳氣有無中》:“大儒吟詠物,正自托詩情。氣質原含內,芬芳遠向榮。藕花中外直,絳雪有無名。惟愿菊蘭氣,山林勿使輕?!?/p>

    楊師傅介紹,此碑是20世紀50年代建園之初在園子東南部發現的,因難以準確識別其碑文及具體年代,所以一直藏于園中至今。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時,此碑被列入文物普查登記項目。后經仔細辨認和查證,此碑實為康熙帝御筆所題。鑒于此詩是康熙帝賞藕(荷)花而賦,故將此碑立于荷花池旁,加以重點保護并供游人觀賞。

    時過正午,謝過楊師傅之后,我走出國家植物園,這“半日游”,先后探訪了多處人文景觀,由此感受到景區歷史與文化底蘊的豐厚,真是不虛此行。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