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廣州文藝》2022年第2期|????沈葦:從絲瓜森林開來的卡車(組詩)
    來源:《廣州文藝》2022年第2期 | ??沈葦  2022年05月17日08:52

    ◎從絲瓜森林開來的卡車

    從絲瓜森林開來的一輛破卡車

    走過的八千里路,斷斷續續的尾巴

    已糾結成一團亂麻般的瓜藤

    風餐露宿的云和月,常?;燠E其中

     

    從絲瓜森林開來的一輛破卡車

    在一盤蛋炒絲瓜里嗚嗚打滑、空轉

    出沒于隧道和史前溶洞

    也曾翻山越嶺,順著流沙、陡坡

    咆哮著,沖進瀚海和蜃樓

     

    從絲瓜森林開來的一輛破卡車

    像只老甲魚趴在我家門口喘息

    它移來一小片森林,喇叭形花朵

    吹噓世上罕見的鵝黃色

    四個泄氣的輪胎,依舊保持著

    一種靜默的掙扎泥淖的沖刺力……

     

    ◎嚴子陵釣魚臺

    林蛙聒噪,更顯釣臺幽靜

    江水不息,襯托時光綿長

    當嚴光的腳丫擱在皇帝肚皮上

    他的臂膀和頭顱在哪里?

    劉秀的步履又去了何方?

     

    燕蝠塵中,雞蟲影里

    惟留下,這一幀幽坐獨影

    當嚴光釣到一尾春江鰣魚

    他的柴禾已淋過幾場暴雨?

    空空魚水之歡又流到了哪里?

     

    云山蒼蒼,江水泱泱

    煙林蓊郁,足以放下此生榮辱

    當嚴光活成了《富春山居圖》

    大癡道人的筆墨如何開篇?

    先生之風還在今天吹送么?

     

    ◎玉米之上的玉米

    玉米之上的玉米——

    我指的是西域,一個秋日午后

    天山天池下的一個寂靜村莊

    喝過伊力特,吃過大盤雞

    三個外省男人離開人群

    躺在鋪滿一地的玉米上

    天空的藍、耀眼的光,使人暈眩

    三個外省男人,肉身在消失

    漸漸變成三個域外玉米棒

    躺著,就是飄移——

    甚至飄移得比域外更遠

    比穆天子的馬車走得更遠

    因為西王母,從中原一直鋪向里?!?/p>

    他有俄語中的黃金時代和白銀時代

    他有昆侖深處的一座白山

    而我,微醺,兩手空空

    外省已喪,域外一片狼藉、蒼涼

    曾經的熱愛、澎湃,也會變成

    法顯、玄奘于大海道遇見的枯骨標識……

    十年過后,似乎我已死去活來

    似乎拆卸了自己的上半生和下半生

    卻依然記得天山腳下

    秋日午后的一片炫目金色

    以及,三根仰天燃燒著的玉米棒

     

    ◎世界的法則

    世界的構成如此而已:

    叢林法則的蒼翠、寂靜部分

    被東方古人推演為

    一個天人合一的宇宙模型

    海德格爾繼續推演

    構筑天、地、神圣者、短暫者的四元結構

    法則之下,骰子一扔取消偶然

    吸飽了血的螞蝗,看上去有點慈祥了

    對峙著韭菜叢中驚慌失措的螻蟻群

     

    ◎杭州2021

    第一只和第二只金錢豹

    已重返籠子

    第三只小雌豹卻不知所終

    為了給驚慌的人民一個交代

    拉網式搜查不可懈怠

    因為豹子可能會變成錢塘江的魚

    但從沒有人想到

    去黃公望隱居的小南天找一找

    去嚴子陵穩坐的釣魚臺找一找

    去方建移神秘的后備廂找一找

    豹子也可能藏在

    謝靈運的一首浙東山水詩中

    不要說杭州人民只會“金錢抱”

    人民已經行動起來

    一位市民派出一條緬甸蟒

    加入浩浩蕩蕩的搜尋大軍……

     

    ◎夜讀東太湖

    日讀南太湖,夜讀東太湖

    日讀落日,夜讀明月

    日讀地方,夜讀無地方

     

    一首吳歌里,詩人試圖阻止

    南朝的落日急遽墜下

    而在另一首詩里

    又讓同里湖浴后的月亮

    緩緩升起

     

    這個瘦削的

    徘徊八百里湖畔的

    江南子啊

    居然把一輪姑蘇的灰月亮

    弄得亮亮的、圓圓的

     

    ◎在平陽

    群山莊嚴,風景無邊

    山中秋蟲,徹夜低吟淺唱

    公雞的高音破曉之后

    我聽到茶園里一只小鳥吹起口哨……

    格?;▉碜愿咴?,身披江南露水

    山茶果卻是土著,晨光里

    鈴鐺般輕輕敲打

    鳳臥,水頭,騰蛟,南麂……

    幾個地名,在稻田和甘蔗林

    木樓和石頭房子

    以及獨木成林的榕樹間閃現

    地方即無地方,可以反觀旅程和內心

    平陽即世界,讓世界多出一個愛的理由

    ——讓烏拉草鞋漂泊鰲江

    穿越竹林、柚子園

    東海浪花拍打日出的海岸

    風景和愛意,漫過南雁蕩浩蕩的群山!

     

    ◎在曲阜

    五馬祠街,我在森馬專賣店

    購得一灰一白兩件T恤

    上印“NO TIME TO WASTE”

    我將它理解成

    “逝者如斯夫”的英文版

    熱情的女店員送至門口

    為我指點孔府菜的方向

     

    入夜,曲阜的知了仍在聒噪

    逵泉路廣場熱鬧非凡

    紅衣的、綠衣的廣場舞大媽

    氣勢恢宏,動作劃一

    吵醒了孔圣,又吵醒了亞圣

     

    ◎暴雨已至

    我們在暴雨中插秧、割稻子

    抓住的野鱔、泥鰍,掙扎著溜走

    一截截或長或短黏糊糊的時光……

    “在沙漠里生活了這么久,

    你還會游泳么?”

    濕透的行人,懷著莫名的哀傷和興奮

    小心蹚水,提著一雙多余的鞋子

    跌倒,又迅速爬起

    下沙暴雨,海寧中雨,桐鄉小雨,練市無雨……

    就這樣,仿佛一步步登上了

    解救的臺階

    “雨,再下下去,

    天就空了,干旱了……”

    而下水系統的脆弱和失敗

    配得上我們在人間遭受的一切苦厄

    沈葦,浙江湖州人,曾在新疆生活工作30年,現居杭州,浙江傳媒學院教授。著有詩文集《沈葦詩選》《新疆詞典》《正午的詩神》《書齋與曠野》《詩江南》等20多部。獲魯迅文學獎、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詩人、十月文學獎、劉麗安詩歌獎、柔剛詩歌獎,花地文學榜年度詩歌金獎等。作品被譯成英、法、俄、西、日、韓等10多種文字。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