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由三位廣東作家王威廉、南翔、蔡東的小說引發的感想 “深圳”,作為一個文學意象
    來源:羊城晚報 | 閻晶明  2022年04月25日15:40
    關鍵詞:南翔 蔡東 王威廉

    廣東省作協組織研討王威廉、南翔、蔡東的小說。我在集中閱讀中,在各自鮮明的創作性背后,居然找到了一些共性:他們都來自高校,都是學者兼作家,既寫學術論文又搞文學創作;而且三人在寫作中都無一例外地寫到了深圳。由此我想到一個話題:深圳作為文學意象究竟意味著什么?

    深圳不可替代的指向和意味

    長期以來,作為虛構作品,小說中的故事發生地就如同人物一樣需要作家去編織一個名字,哪怕是A城、B市。也許超大型的城市可以無需這樣的虛構吧,比如北京、上海。新時期以來,或許只有一個地方從一開始就是以真實的地名出現在小說里,那就是深圳。

    在小說里,深圳作為一種文學意象具有不可替代的指向和意味。比如,它沒有地方性,它的一切都是面向世界的;它沒有傳統,時刻朝向未來;它的內里永遠充滿青春的活力,在秩序上與我們習慣的一切總是發生錯位甚至顛倒。

    王威廉、南翔、蔡東的小說體現出深圳書寫的許多共同點。第一,都在寫人物置身于這座充滿活力又五光十色的城市時,如何處理自己和他人、和城市本身、和這個時代的關系,以及其激動、亢奮,其迷茫、哀傷。第二,小說主角或者敘述人都有一個故鄉在心里,猶如坐標,讓人物時常會去對位、比較,療傷或往傷口上撒鹽,都是通過與故鄉比較而產生或者被強化。南翔《伯爵貓》里,敘述人小芳的家鄉是江西宜春,王威廉的《你的目光》里,男主人公的祖籍則是陜西關中。蔡東小說的人物一樣有來自北方的自述。第三,每個人在為身處這個充滿活力、朝向未來、沒有地域歧視的包袱、沒有傳統需要適應的城市而興奮的同時,也面臨著許多難以克服的生活上的、尤其是精神上的難題。

    人物的自我審視和反思

    三位小說家都著力寫了人物的自我審視和反思。蔡東的《伶仃》寫了一個妻子對無理由出走的丈夫的跟蹤,跟蹤別人,更是反問自己?!秮碓L者》寫一位心理咨詢師與患者的往來,治愈別人的經歷,同時也是反身自問的過程。王威廉的《你的目光》寫了一個眼鏡設計師的愛情經歷。在那部小說里,王威廉始終在描寫城市之“眼”對個人的“審視”。南翔的《伯爵貓》里,小芳始終在觀察著一只貓的動靜,也在觀察著一個燈光維修工的行為。通過這些看似沒有關聯的動靜和行為觀察,營造出一種特殊的人際關系的緊張氛圍。

    一座活力四射的城市,一個因此讓人義無反顧地熱愛和身處其中的城市,卻又同時帶給人些許不確定、不安分,甚至某種焦慮感。的確,在高速運轉的城市里,在沒有傳統的包袱、沒有地方性的壓力的城市里,某種因為“懸浮”而產生的不安與焦慮,一種渴望了解他人、又無時不被人觀察的緊張感,隨時隨地附著在一個人身上,潛藏在一個人內心。蔡東的《來訪者》里,“我”因職業優勢而可以窺探到別人的內心?!靶撵`幽暗處迸裂的暗藍色火花”,“世事人心最表層的一層泡沫”,每一天都包裹在我的周圍。那些訴說有不可言說的隱密,也有很世俗的焦慮。比如一個同學發了橫財,自己卻只能掙點“死工資”,這一樣也是需要排遣的苦悶和焦慮。

    最重要的是要看作家們如何面對這些難題并為人物去化解。這時候,我們就又看到了傳統的閃光。這種“傳統”勢必會是一道我們習見的亮光,比如一點人文關懷或“人文精神”的懷念,一種基于傳統理念的愛情觀的實現和慰藉,一次自我尋找的安慰和釋然。甚至對故鄉的回味,或者,在回味中的自我說服,都會成為教育別人、說服自己的有效途徑。南翔的《伯爵貓》里,書店不但是讓人在物欲膨脹的城市里尋找安逸的地方,也是成全愛情、保持友情、傳播文化、完善道德的溫馨環境。這一點堅守與大的潮流相比可能微不足道,但對一個人的精神而言又至關重要。王威廉《你的目光》本來有貌似要大開大合的故事架構,到最后,“我”能求得內心寧靜的根由,是“我”終于可以和阿姿訂婚了。傳統的大團圓結局是如此方便地讓小說得到最好的收束,也是解決所有矛盾最核心、最穩妥的辦法。蔡東的《伶仃》里,“跟蹤者”衛巧蓉最后在大自然、小動物的感染下似乎感悟到了什么,“就在她轉身的一剎那,環繞在身旁的黑暗變輕了”。在《來訪者》的結尾,心理咨詢師同“來訪者”一起回味了各自的從前,兒時的記憶,故鄉的習俗,熟悉的味道:“一種年代久遠的可靠的殷實氣息,叫人覺得善,叫人覺得安心?!睂懙竭@里,才發出“這世界真好,生而為人真好”的感慨。

    城市不是被仇恨的對立物

    蔡東似乎特別擅長運用“故鄉”的一切回味來安撫現時的內心。最新發表的短篇小說《月光下》也是如此。這篇散文化的小說,讓兩個在時空上隔了很久的以姨甥相稱的親友相遇。相遇的地方是深圳,直接的感受是陌生,陌生的背后是生活的艱辛和人生的不易。而彌合這個巨大的心理和情感裂縫的,是月光,而且更加強烈的是,在月光回味故鄉的曾經過往,包括故鄉的月光,才是小說占比最大的故事敘述。因為只有月光,“它散射出母系的、心智成熟又充滿感情的光,安撫夜空,也慰藉人世”。

    城市,或者說深圳,不是一個被仇恨的對立物,而融入它需要依靠更多的力量。這種力量來自過往,更來自內心。心之所向,一切努力和奮斗,現代化都市里難以理清的生活頭緒,一言難盡的感受,一切喜怒哀樂的歸宿,一切苦惱和焦慮的解決路徑,原來都在這亙古不變的傳統里,在出發的起點上,在人在孤獨時的回味里。畢竟我們的作家還是傳統意義上的,還執著地堅信和堅守著文學的傳統意義與現實價值,為了世道人心,為了心靈安寧,為了人與人的溝通和自我化解,他們在這個意義上殊途同歸。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