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聊驗天心語默間——張載詩歌的易學底色
    來源:光明日報 | 辛亞民  2022年04月18日08:20
    關鍵詞:張載 古典文學

    張載之學,以《易》為宗,非獨其思想可稱為易學哲學,其流傳于世的幾十首詩作中也不乏濃厚的易學色彩——易學也是張載詩歌創作的重要“底色”。

    “北宋五子”皆為易學大師,且都不乏與《周易》有關的詩作傳世。廣為流傳的“閑坐小窗讀周易,不知春去幾多時”,雖今被學者考證非“道學宗主”周敦頤所作,但恰與張載的一首“學易詩”相映成趣——“學易窮源未到時,便將虛寂眇心思。宛如童子攻詞賦,用即無差問不知?!薄兑住匪仉y讀,前詩表達了詩人精研易理、沉醉其中的忘我體驗,而后者則是道出了志道精思的橫渠先生學《易》時的個中甘苦?!坝眉礋o差問不知”將詩性美學與哲思妙理圓融貫通,其背后卻是《周易》“一陰一陽之謂道”而“百姓日用而不知”的易道底色。

    道學家善言“天心”,張載尤甚。著名的“橫渠四句”首句即云:“為天地立心”?!疤煨摹被颉疤斓刂摹笨勺匪葜痢吨芤住?,復卦《彖傳》云:“復,其見天地之心乎!”何為“天地之心”?張載云:“天地之大德曰生,則以生物為本者,乃天地之心也?!庇衷疲骸疤靹t無心無為……人之德性亦與此合,乃是己有?!保ā稒M渠易說》)其《經學理窟》進一步說道:“天無心,心都在人之心。一人私見固不足盡,至于眾人之心同一則卻是義理,總之則卻是天?!笨梢?,此“天心”即儒家之最高價值準則——“性與天道”,亦即易理;其充塞宇宙,彌綸天地,但又須人悉心求索、觀照,持守、涵養,于倫常日用處發見、徵驗?!疤煨摹边@一易學哲學的核心范疇也成為張載詩歌創作中的最高價值追求?!端吞K修撰赴闕四首》之四云:“出異歸同禹與顏,未分黃閣與青山。事機爽忽秋毫上,聊驗天心語默間?!逼渲小俺霎悮w同禹與顏”取典《孟子·離婁下》:“禹、稷當平世,三過其門而不入,孔子賢之。顏子當亂世,居于陋巷。一簞食,一瓢飲。人不堪其憂,顏子不改其樂,孔子賢之。孟子曰:‘禹、稷、顏回同道……易地則皆然?!敝祆洹睹献蛹ⅰ吩疲骸笆ベt之道,進則救民,退則修己,其心一而已矣?!庇衷疲骸笆ベt之心無所偏倚,隨感而應,各盡其道?!贝嗽娀糜?、顏殊途同歸之意——二圣雖異時異事,然救民修己之心盡同。在張載看來,此“心”即《易》之“天心”,為跨越歷史時空、突破個人境遇,具普遍性、超越性之準則。禹、顏之事本為人事,而張載以天道開顯之,使儒家修己安人之道盡顯形上天道之暉光。

    此詩為贈別詩,故又巧妙化用《易傳》“語默”典故,《系辭傳》載孔子釋同人卦九五爻辭“先號咷而后笑”曰:“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處,或默或語。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睆堓d以禹、顏之出處語默喻己與友,以二人所同之“心”為通貫天人、跨越時空之“天心”,則已大大超越了志同道合之友朋情誼之維,而是將普通友情超拔至天人之際,儒家之至高理想——道學氣象盡顯其中。

    此詩還有一句與《周易》關系密切——“事機爽忽秋毫上”?!笆聶C”即《周易》所言之“幾”,《系辭傳》載孔子云:“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薄皫住奔淳⒅兓?,吉兇之先兆。詩中以“爽忽秋毫”描述之,亦見其精微難測。因此,對“幾”的探究、把握尤顯重要。而《易傳》更是以《周易》為圣人精研易理、深究事“幾”之典籍——“夫《易》,圣人之所以極深而研幾也?!保ā断缔o傳》)故“知幾”為君子之至高修養——“知幾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諂,下交不瀆,其知幾乎!”(《系辭傳》)作為一代易學巨擘,張載更是秉承易道,于精微之“幾”處尤重工夫?!稒M渠易說》云:“孝弟仁之本,亦可以言幾;造端乎夫婦,亦可以言幾;親親而尊賢,亦可以為幾;就親親尊賢而求之,又有幾焉;又如言不誠其身,不悅于親,亦是幾處。茍要入德,必始于知幾?!薄浴爸獛住睘椤叭氲隆敝?,可見張載所重之“幾”為德行之“幾”。其另一首擬樂府詩《君子行》云:“君子防未然,見幾天地先。開物象未形,弭災憂患前。公旦立無方,不恤流言喧。將圣見亂人,天厭懲孤偏。竊攘豈予思,瓜李安足論?!薄皫住北緸榧獌粗纫?,亦即“象未形”“天地先”,“知幾”工夫亦即豫見、防患于事變之精微處。而“竊攘”、“瓜李”的表述凸顯出張載之憂患重在德行修養,并非功利性的吉兇?!兑讉鳌丰屖舌矩猿蹙咆侈o“屨校滅趾”云:“子曰:小人不恥不仁,不畏不義,不見利不勸,不威不懲?!睆堓d注云:“暗于事變者也?!薄鞍涤谑伦儭奔床弧爸獛住?,小人不仁不義源于對事變之精微處不明,君子則要遵循《周易》的勸誡,防患于事變之精微處,提升自己的德行,能做到如此,“竊攘”、“瓜李”,更不足為慮。張載嘗云:“《易》為君子謀,不為小人謀?!庇诖嗽娭?,亦可見此旨。

    《君子行》言“幾”立足于防患彌災,此又源于《周易》之憂患意識?!兑讉鳌芬浴兑捉洝窞椤皯n患”之作——“作《易》者,其有憂患乎?”圣人于憂患中著《易》,欲使世人“其出入以度外內,使知懼,又明于憂患與故?!薄皯忠越K始,其要無咎”即是易之道?!吨芤住分畱n患意識啟古代人文精神之端。至北宋,則表現為士大夫強烈的憂國憂民之心,典型如接引張載入儒門之范仲淹。而張載為官時,更是“因問民疾苦”,乃至“歲值大歉,至人相食,……甚或咨嗟對案不食者數四?!保ā稒M渠先生行狀》)而張載詩作不僅將《周易》深沉的憂患意識表達為君子德行之憂,更表現為憂心民瘼的家國情懷。他曾批評樂府詩“皆淺近,只是流連光景、閨門夫婦之意,無有及民憂、思大體者?!保ā秴问霞役幼x詩記》)《送蘇修撰赴闕四首》雖是贈別詩,卻句句飽含憂國憂民之心,詩一憂井田崩壞,秦弊未息:“生無定業田疆壞,赤子存亡任自然?!痹娙衷疲骸拔∥≈粸樯n生事,彼美何嘗與九州!”詩中對黎民蒼生之關切與《西銘》乾父坤母、民胞物與之情懷可謂血脈一貫。

    張載一生為官時日極為有限,但廟堂之憂卻在其詩作中被屢屢吟詠?!秳e館中諸公》當是張載辭官崇文院、贈別同僚之作,雖身辭魏闕,然心系社稷——“藜藿野心雖萬里,不無忠戀向清朝?!蓖砟曜鳌独洗蟆吩娫俣让髦荆骸袄洗笮乃季猛讼?,倒巾終日面岧嶤。六年無限詩書樂,一種難忘是本朝?!毙袑⒗线~,形神漸消,此心念念不忘,仍是國家社稷。

    相比德行之憂、蒼生社稷之憂,《周易》之憂患意識在張載詩中還表現為對儒家道統、學統之憂。張載門人范育《正蒙序》云:“自孔孟沒,學絕道喪,千有余年……(子張子)閔乎道之不明,斯人之迷且病,天下之理之泯然其將滅矣?!薄毒细栊小贰扒灏倌?,寥哉寂焉”即是張載對“學絕道喪”的憂慮。在《宿興慶池通軒示同志》中張載更是勸勉友人、直抒胸臆:“叔子莫痛鳳沼湮,又莫悲愁花萼墮。所憂圣道久榛塞,富貴浮云空點涴?!庇钟小督^句》云:“面似骷髏頭似雪,后生誰與屬遺經?!备菍⒕邭v史使命感、“為往圣繼絕學”的一代儒者憂心圣道的真切,娓娓道出。

    張載詩作最為今人所稱道的當屬《芭蕉》:“芭蕉心盡展新枝,新卷新心暗已隨。愿學新心養新德,旋隨新葉起新知?!比娋渚洳浑x“新”字,極富韻律美、形式美,卻又意蘊悠長,催人奮進,道盡橫渠為人為學“勇于造道”、銳意求新之可貴精神。張載嘗云:“學貴心悟,守舊無功?!保ā督泴W理窟》)勉勵學者“多求新意,以開昏蒙”,“濯去舊見,以來新意”。(《張子語錄》)張載貴“新”實源于對《周易》“剛健篤實,輝光日新”精神的秉承和發揚。變易為《周易》之精髓,而大化流行,生生不息為此變易之最大呈現。唐孔穎達即以“新新不停,生生相續”釋此“變易”?!断缔o傳》曰:“日新之謂盛德,生生之謂易?!贝笮筘浴跺鑲鳌犯疲骸皠偨『V實,輝光日新?!睆堓d贊曰:“天德也?!保ā稒M渠易說》)橫渠之學,“天人合一”,“得天而未始遺人”。(《正蒙》)正是張載秉此剛健日新之易道精神,方有《芭蕉》詩之不朽流傳。橫渠之造道創新,于今之世,大可參焉。

    (作者:辛亞民,系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副教授)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