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徐則臣:2022年,我想生活會一如既往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傳媒商報 | 徐則臣  2022年02月05日09:03
    關鍵詞:徐則臣

    從寫作和閱讀的量上論,2021年是被我嚴重虛度的一年。寫了24年小說,2021年是24年中唯一一個小說都沒寫的一年,半成品都沒有。很多年前我給自己定了個規矩:再忙再懶,一年至少要寫出一個短篇小說。2021年食言了。閱讀的量可能不是歷年中最小的,但肯定是最小的之一。時間都去哪兒了呢?我也很納悶。我可以說,這一年工作很忙,的確很忙;我也可以說這一年考了幾場大試,這些都要耗掉很多時間和精力,但是我知道,這些都是借口。拖延和懶惰永遠是你如影隨形的敵人,一不小心就乘虛而入。

    當然,這一年雖然乏善可陳,還寫了一點別的,主要是兩篇散文。一篇《入藏記》,1.6萬字,字數不多,但前后花了我4個月的時間,看了十來本與西藏有關的資料。我從史料的叢林里,梳理出了一條英國人榮赫鵬帶領英軍和印度等雇傭兵,從亞東進入西藏,最終劍指拉薩,向全世界揭開西藏神秘面紗的路徑。這一年是1904年。我對清末的那段歷史一直很有興趣。另一篇是《向南,向西,向西南》,接近1萬字,寫重走西南聯大之路的一些感受。這也是我感興趣的一段歷史。其它的一些小豆腐塊,不提也罷。

    出了幾本書,小說集和散文集,多是舊作再版。小說集《青城》還比較新,集子中三篇小說的搭配也有點意思。這3篇小說的寫作,時間跨度15年,寫得艱難,因此也敝帚自珍。

    除了工作和學習上的剛需閱讀,隨心所欲的閱讀主要集中在歷史、傳記和建筑藝術方面。也讀了一些文學作品和與河流相關的資料。晚上散步主要聽《聊齋志異》,第二遍越聽越喜歡。

    2021年國內外都發生了很多大事,包括疫情,誰都沒法置身事外。我跟大家一樣投入,也跟大家一樣免不了情緒上有所起伏。

    2022年來得有點快,感覺還沒來得及對上一年做個盤點它就到了。年年難過年年過,歲歲年年花開花落,料想區別也不會太大。放在歷史的長鏡頭中看,某個年頭里一座山,最終也會被地平線吞沒。所以2022年,我想生活會一如既往。

    工作、學習之外,我的主要身份還是作家,讀和寫是我的兩個翅膀。鑒于2021年的慘淡收成,今年我會努力扇動兩個翅膀,讓自己飛得快一點,飛得高一點,飛得久一點,飛得穩一點。爭取把“鶴頂偵探故事集”中剩下的幾個短篇寫完。跟朋友約定寫一個跟“跑步”有關的小說,希望今年能夠完成。長篇小說繼續準備,期待瓜熟蒂落的那一天早點到來。至于閱讀,剛需之外,還是隨心所欲、按需進行。閱讀重心應該跟2021年差別不大。希望明年這個時候再檢點,我不再有光陰虛度的惶恐。

    因為疫情,過去兩年絕大多數時間都憋著不動,希望今年能早日河清海晏,可以沿著運河再走走,再看看其他幾條大水,也能到其他相關的地方走一走。我的寫作有實證主義強迫癥,田野調查必不可少,該走的地方都走了看了,新的小說才可能更快地出來。

    另外,按照計劃,我的小說《北上》改編的電視劇2022年應該能出來,若是如期播出,希望朋友們能夠喜歡。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