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徐則臣:小人物負載了這個時代更多的焦慮
    來源:福州晚報 | 劉玉純  2021年12月21日07:33

    徐則臣,70后首位茅盾文學獎得主。1978年生于江蘇東海,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現為《人民文學》副主編。著有《耶路撒冷》《北上》《王城如?!返?。曾獲魯迅文學獎、莊重文文學獎、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小說家獎、馮牧文學獎、老舍文學獎、茅盾文學獎等,被《南方人物周刊》評為“2015年度中國青年領袖”。

     

    最近,“70后”首位茅盾文學獎得主徐則臣的中短篇小說集“三部曲”《如果大雪封門》《跑步穿過中關村》《青城》全新出版,備受關注。

    徐則臣在長、中、短篇小說領域都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被譽為中國“70后作家的光榮”,其作品被認為“標示出了一個人在青年時代可能達到的靈魂眼界”。為什么年紀尚輕就能創造如此廣博的文學世界?這“三部曲”是否代表了他中短篇小說創作的最高水平?什么樣的中短篇小說才是好的中短篇?

    劉玉純

    這次由北京出版集團、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推出的中短篇小說集“三部曲”,讀者普遍認為是你海量中短篇小說中的“明珠”,它們是否代表了你在中短篇小說創作上的最高水平?

    徐則臣

    說不上什么最高水平,但的確是我個人比較厚愛的一批中短篇小說,加上去年在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的主題小說集《北京西郊故事集》,這幾本基本涵蓋了我對短篇小說的一些主要想法和寫作實踐。

    我一直喜歡寫短篇,寫作24年了,極少有哪一年一個短篇都沒寫,即使什么都不寫,我也會堅持寫出一個短篇,哪怕僅僅一個。短篇這個文體之于保持對語言和敘述的警醒與精進非常重要。我想在長篇小說中做的實驗,都會在短篇小說中提前演練一遍。

    劉玉純

    通讀你的這套小說集,會發現你寫的清一色都是處于社會底層的小人物,甚至連小人物都不如的人物,幾乎沒有一個“大人物”,可以看出你特別關注小人物的生存狀態,關注他們的奮斗、夢想與無奈。你為何對描寫小人物情有獨鐘,是否他們更有利于表達你的思想與觀點,使作品達到更好的效果?

    徐則臣

    這是個巧合,當然也是個必然,我只熟悉一些小人物。我對小說題材沒有偏見,也不認為寫了小人物就站在了道德高地上。不管大人物小人物,寫好了都是好小說,寫不好只能是爛小說。我倒是很想寫一點“大人物”和“高尚人物”,但實在經驗匱乏,也不認識,全憑想象心里又不踏實。

    今天的現實生活極為豐富多元,階層間的隔絕可能比想象的更巨大,有時候略知其一二都難做到。所以,還是寫熟悉的生活和人物。當然,也必須承認,小人物身上的確也負載了這個時代更多的焦慮、問題意識和可能性,因為他們的生活更可能腹背受敵、四面漏風,把他們弄明白了,現實也多半能理解個八九不離十。

    劉玉純

    小說集《青城》中的三個故事很唯美,三個女主角更是清新動人,她們是否是你的夢中女孩?

    徐則臣

    “夢中女孩”這個描述讓我覺得自己還年輕,哈。她們無疑具有多方面的美好品質,身邊有這樣的人,你肯定會覺得很幸福。但她們未必適合你。我只是把她們按照小說需要的樣子寫出來,沒有生活中的原型,也沒有讓她們刻意地向我理想中的女性形象靠近。

    劉玉純

    從鄉村到城市,你的作品涉及的題材十分廣泛,從民間喪事禮儀班子成員到偽證制造者,人物職業跨度很大。把這些人物放到一塊看時,很難相信出自同一位作家之手,這就不禁令人感慨,你哪來的那么多“生活”呢?一個人怎么可能擁有那么遼闊而又富有深度的體驗呢?

    徐則臣

    進入文學的“生活”并非只有一手的生活,還有二手、三手的。寫小說不僅僅是寫自身的經驗,還可以把別人的經驗同化成自己的經驗,甚至可以把一些知識性的東西經由“文學化”之后納入小說。

    從這個意義上講,一個作家只要具備了足夠的轉化能力,完全可以上天入地,全方位地占有各種素材和生活,雖然難度也顯而易見。充分地轉化,必然包括深度地理解、體驗和描述自我之外的生活,你得有能力進得去,還要有能力出得來。

    劉玉純

    你眼中好的中短篇小說是怎樣的,需要具備哪些特點?尤其短篇小說,體式小不能藏拙,而且每篇的寫法還要不一樣,你認為怎樣才能寫得不同凡響?

    徐則臣

    我也說不好,文無定法,我希望讀到、也希望自己能寫出來讓我眼睛一亮、出乎我意料但又能夠充分成立的好小說。

    短篇藏不了拙,也容不得浪費,讀者的眼睛是雪亮的,都盯著呢,所以,寫短篇也不容易。也正因為不容易,事因難能所以可貴,一旦寫好了,那種成就感也會加倍回報你。我希望在短篇寫作上,盡力做到每一篇都不一樣,至少相互要能區別開來,別是工廠車間里的批量貨。

    寫作時腦子里必須有這根弦,不僅落實到每一段、每一句上,還要落實到每一個字詞和每一個標點符號上。短篇姓短,它就是一支突擊隊,每一個字就是一個士兵,他必須既全能又有所特長,他在整支隊伍里必須不可或缺。每一個人都不同凡響了,整支隊伍必定也會不同凡響。

    劉玉純

    你最近在創作哪些作品,預計什么時候能夠跟讀者見面?

    徐則臣

    我在準備一個長篇,但目前看,好像還遙遙無期,有些問題沒有解決。

    正在寫的是一個主題小說集,運河邊一個小鎮上的派出所所長眼中的一系列案件。已經寫了四個短篇。跟在準備的長篇有一定關系,用的都是偵探小說的外殼,所以,這個系列的短篇也可以認為是為那個長篇做準備,提前做它的分解動作。長篇何時寫完,說不好;小說集希望明年能寫完。

    劉玉純

    你來過福州嗎,對閩都文化有著怎樣的印象?

    徐則臣

    我很喜歡福州,但是很遺憾只去過兩次,都是來去匆匆,三坊七巷也只能走馬觀花,閩都文化的博大精深更是沒能深入領會。這個問題先打個欠條,等下次做過福州深度游之后,再向你如實匯報。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