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邵麗:把父親從“天臺”上找回來
    來源:十月文藝(微信公眾號) | 邵麗  2021年11月08日08:43
    關鍵詞:邵麗

    這個父親并不是我的父親,是我書寫父親角色中的一個。當然,我一直試圖尋找各種角度思考我與父親的關系,而且這個問題過去我已經說了很多。我想,今后依然是。我總覺得我欠父親很多,況且現在他在另一個世界。對于重新認識父親,我更具主動性。

    我常常認為,父女關系對于我來說恐怕不是一個話頭,而是一個龐大的話題。我曾經在一篇文章里講過,我小的時候,大概有五六歲吧,隨手劃破了一張領袖像。父親因此受到了牽連,他動手打了我,因此造成我們父女關系的疏離。一直到他去世,我們的關系也沒有真正和解。

    現實生活中,也不僅僅是我,僅就我的有限接觸而言,我覺得恰如其分地處理父女或者父子關系,是一個非常大的難題。其實,如果這個問題往深處想,是非常令人糾結、也是非常令人傷感的。就問題的本質而言,父親既是真實的存在,又是極具象征性的一個符號。人類社會是一個男權社會,無論在公共領域還是家庭這個私密領域,父親都代表著權威。但父親的權威因為過于程式化,實際上反而被虛置了。說起來父親是權力的化身,或者是權力本身。但在一個家庭的實際生活中,真正組織和管理家庭的基本上都是母親。一方面是父親無處不在,另外一方面,父親永遠都是缺失的。

    我們對父親的反叛,仿佛是成長的標志。對于一個成長中的孩子而言,父親是用來被打倒的,甚至可以說,我們對社會的抗爭其實就是對父權的抵抗。這往往成為我們與父親的隔膜。

    也不唯獨東方,這個問題在西方也是如此。在希臘神話中,即使是神,也不能免俗,父子關系一直是個死結。弒父情結,即俄狄浦斯情結,也是人類的悲劇根源之一。

    在《天臺上的父親》這部作品里,我試圖通過一個極端事件——患了抑郁癥的父親想自殺,一家人便以愛的名義開始監督他——來剖析父子、父女,當然還包括夫妻關系中存在的問題。他們可能認為,為了防止父親自殺而監督他的行為,具有極大的正當性。只要動機是出于愛,不管怎么做都是對的。因此他們義無反顧,也是理所應當地做出了這個決定。他們認為不惜代價保護父親的生命,是一個值得肯定的壯舉。然而,很多時候對親情造成傷害的,往往就是所謂的愛,而不是理解。他們從來沒有想著要走進父親的內心世界,試圖去理解他。

    像大多數情感悖論一樣,愛的背面就是怨或恨。時間一久,事情慢慢就發生了變化。不容置疑的愛,變成了疲憊,甚至是埋怨和逃離,到后來以至于發展到“你怎么還不死啊”這樣的責備。

    有一句俗語,叫做“百日床前無孝子”,我覺得是最好的一個注腳。中國傳統文化的親親之道,只構成尊卑有序的社會關系,而這種關系,只是一種服從和敬畏,而不是真正的理解、寬容和愛。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的父親都在天臺上,我們從來沒有試圖靠近過父親。這個結結了這么久,它背負著歷史、文化、習俗和習慣的包袱,需要我們慢慢把它解開,從而把父親從“天臺”上找回來。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