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回響》:我們內心的深淵,才是最大的懸案
    來源:中國作家網 | 范黨輝  2021年10月12日15:10
    關鍵詞:東西 《回響》

    認識你自身的黑暗,是對應對他人黑暗的最好方法

    ——榮格

    1 雙線索:大情節和小情節

    東西的最新長篇小說《回響》以一起水邊(大坑)謀殺案起點。美麗的青年女性夏冰清溺水而亡,右手被人為斬斷。在女警察冉咚咚的不斷追查之下,夏冰清的情人徐山川、徐山川的妻子沈小迎、夏冰清信任的朋友吳文超、徐山川的侄子徐海濤,吳文超的同學劉青、劉青認識的底層詩人易春陽……多個犯罪嫌疑人陸續浮出水面。究竟是誰,殺死了夏冰清?緝拿水邊謀殺案的真兇,是《回響》的第一大敘事主線,借鑒了推理小說的敘事方法,勘破案件捉拿真兇,是貫穿《回響》這部小說的“大情節“,是故事鋪陳和結構張力的關鍵所在。

    與此同時,女警冉咚咚在調查這場謀殺案時,無意中發現自己的丈夫大學教授慕達夫曾兩次在酒店開房。冉咚咚懷疑慕達夫出軌女作家貝貞,由此引發了一場深刻的婚姻危機。冉咚咚在勘察、審訊、推理謀殺案的同時,也是勘察、審訊、推理著自己的婚姻。情感案是《回響》的另一條敘事主線,是貫穿整部小說的“小情節”部分。在敘事上,如果說謀殺案是按圖索驥、順藤摸瓜、講究跌宕起伏,情感線則是風吹草動、草蛇灰線,是“近乎無事的悲劇”。案件線為表,情感案為里。案件線馱著情感線行進,情感案是謀殺案所包袱著的“底”。

    小說一共9章20余萬字,東西在奇數章寫案件的偵破與推理,在偶數章寫冉咚咚與慕達夫的婚姻與情感。案件線與情感線齊頭并進,案件線的進展常常影響著冉咚咚感情線的進展。兩條線上的人物內心翻滾,相互纏繞,形成“回響”。第九章兩線歸一,謀殺案終于偵破,真相大白。但是情感案的“兇手”又是誰呢?真相又如何呢?

    2 謀殺案:每個人都殺死了夏冰清一點點

    關于夏冰清如何死去、為何而死的大坑謀殺案,是一場復雜、綿密、纏繞,加強版的《羅生門》,是一個被層層轉包、層層盤剝,多米諾骨牌式的《荒蠻故事》。這里,每一個人的敘述,都是一種基于真實情感卻又無可避地對事實進行改裝過了的回憶。這里,沒有真相,只有對真相的講述和探究。每一個人的講述,都是其內心世界的投射,都是對現實的層層過濾的“自我的倒影”。東西說:“我通過他們對現實和情感的反應來塑造他們”。在這里,人物的敘述和行動之間的罅隙,都是他們內心欲望的回響,也是現實真相的回響。

    這里,從徐山川到徐海濤,到吳文超,再到劉青,再到易春陽……他們像外包一個“土木工程“一樣,擊鼓傳花一樣地殺死了夏冰清。當最兇殘的事情發生了,他們所有涉事者人都有一套自洽的脫罪辭:徐山川說他只是借錢給徐海濤買房,并不知道徐海濤找吳文超擺平夏冰清這件事。徐海濤說他找吳文超,是讓他別讓夏冰清騷擾徐山川,而不是叫他殺人。吳文超說他找劉青合作,是讓他幫夏冰清辦理移民手續或帶她私奔,卻沒有叫他去行兇。劉青說他找易春陽是讓他搞定夏冰清,搞定不等于謀害。而易春陽盡管承認謀殺,但精神科莫醫生及另外兩位權威專家鑒定他患間歇性精神疾病,律師正準備為他作無罪辯護……

    殺人的酬勞,從200萬,到50萬,到10萬,到1萬……不斷在減少,每個經手人熾熱的欲望卻不斷在疊加?!皻⑷斯こ獭睙o可避免地走向了悲劇的核心地帶。每個人在這個殺人的“鏈條”中,轉嫁自己的焦慮,甩掉自己的負擔,洗脫自己的嫌疑。這里,每一個人都是一面現實之鏡。他們的臉相上,寫著金錢與欲望的互相吞噬,也寫著現實的荒誕不經。所以,作者讓冉咚咚憤慨:這么多人參與了作案,但最后只有一個間歇性精神錯亂者承認犯罪,這嚴重挑戰了她的道德以及她所理解的正義?!?/p>

    在謀殺案中,東西寫出了,生活的風平浪靜水面之下不動聲色的兇險,婚姻隱秘的角落里的狡詐;寫出了人性中的冷漠、虛偽、矯飾和殘酷的一面。 例如吳文超,他在原生家庭中也受過深深的傷害,他對夏冰清有真切的仰慕之愛,并且也收獲了夏冰清的信任和依賴。然而,在個人私利之前,他依然選擇了出賣她,傷害她。 他既是個受害者,也是加害者。他是“祭品”,也是“獻祭者”。他心里愛,也有恨;有信任,也有背叛。其他幾人也是如此。

    所以,在這個看似兇殺為表,情感為里的講述中,故事最終關切的還是人自身的陰影部分,關注的是生活這顆大月亮的背面。謊言、疏離、冷漠、自私、避重就輕、自我美化、自我開脫……這里的每一個人都可悲、可憐、可嘆。你既想要部分地理解他們,同情他們,乃至原諒他們,同時另外一個你會跳出來阻止,不允許你為他們各自開脫,不允許你原諒。

    3 情感案:愛情與婚姻里,有沒有“破案高手”?

    冉咚咚和慕達夫的情感案,同樣也是一個復雜、綿密、纏繞的“羅生門”的世界。故事開始的時候,冉咚咚與慕達夫的日子是一片歲月靜好?!八龑λ灰f懷疑,就連懷疑的念頭都沒有,仿佛年輕的皮膚上沒有一絲皺紋,空曠的原野沒有一絲風”。但當她發現慕達夫始終說不清楚在藍湖大酒店的那兩次開房記錄的時候,潘多拉的盒子被打開了,一場人性的實驗也由此開始了。

    對冉咚咚來說,對慕達夫的”審訊“,更多地像是一個象征性行為。其實,她潛意識中早有結果,早有預判,早有期待。當她對慕達夫開房事件不斷追問、審問時,她已經選擇了懷疑,提前選擇了不相信。她真正想要的是不過是一次印證和一個確認。人們,只愿意選擇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實,并不斷為之尋找依據。在小說中吳文超曾對夏冰清說:“你不明白你想折騰的人其實是你自己,你更不明白你不肯原諒愛他,本質上是不肯原諒自己?!边@句臺詞,同樣適用于冉咚咚。無論作為一名優秀的刑偵警察,還是作為11年婚姻中的妻子,冉咚咚對夏冰清兇殺案的偵破,對慕達夫是否出軌的推理,她對他人行為、敘述的觀察、勘探、認知,最終只可能實現對自己內心世界的觀察、勘探、認知。不同于謀殺案,在這樁情感案里,沒有真相大白,沒有答案。也沒有出軌與否,有的只是懷疑和對懷疑本身的探究,對人性內心欲望的探究。冉咚咚對自己婚姻的勘察最終只能又一個走向,只能指向她內心不堪凝視的深淵,一片黑漆漆的虛無。

    作者早有暗示,無論童年時期對父親出軌的疑慮和可能被拋棄的恐懼,都在她內心深處留下巨大的陰霾。又或者是年輕的屬下邵天偉的傾慕、純粹,對永恒的理想愛情的向往,都早已經令她的心理發生變化。從割腕、再也沒辦法相信慕達夫,到虛構出一個年輕完美的戀人鄭志多。生活與幻覺之間,哪個是更真切的心理現實?此刻的她,無比需要一種確信,需要確認丈夫出軌,以讓自己的心靈獲得自由。

    不僅是冉咚咚和慕達夫,徐山川、沈小迎、夏冰清、吳文超,貝貞、洪安格,劉青、卜之蘭……復雜而微妙的兩性、三角乃至四角關系中, 所有人的精神生活都晦暗不明,每一個人的內心都千瘡百孔。這里,每一個生命個體如此寂寞,情感世界如此荒涼,而人類的婚姻生活又如此喧鬧、擁擠,人類到底如何做得到把喧囂與孤獨,擁擠和寂寥整合雜糅在一起呢?

    兇殺案,一查到底,有罪就是有罪,真相大白,可以結案。而感情案,依舊留有太多的懸念,無法勘破。案件可以推理,心靈世界卻永遠深不見底。我們的情感生命是一部長篇懸疑劇集。我們的內心是這世界上最大的懸案,蓄滿了生命的浩廣、幽深與荒誕。

    4 心理學含量:心靈前史或原生家庭羈絆勘察?

    對于東西這樣一位以先鋒“出道”的純文學作家,《回響》的寫作,引人注目之處,一方面是懸疑類型化敘事的接入,東西嫻熟地在推理敘事快感之中注入現實之重。另一方則是小說之中,無所不在的心理學知識的鋪墊與彌散?!痘仨憽肥且徊砍錆M心理學含量的小說。

    冉咚咚的偏執型人格,原生家庭的傷痛記憶和她的“被愛包圍著卻又無比孤獨”。受害者夏冰清的討好型人格和斯德哥爾摩綜合癥。夏冰清父母的心理遠視癥,徐山川對異性的占有欲,吳文超的“被拋棄感”,劉青的自卑心,嫌疑人易春陽的被愛妄想癥……都為這部小說和劇中人提供了豐富的思想景深和心理邏輯,也展現了時代生活的蕪雜與深廣。

    無論是兇殺案還是感情案中,很多人物的行為方式,或多或少地帶有原生家庭的羈絆。冉咚咚在兩條敘事主線中的不斷勘查,其實也實現了對眾多人物的“心靈史“和原生家庭關系的勘察。每一個人物的行為背后,每一個選擇背后,都有過去生活的痕跡和影響。

    最終,在這所有人的故事里,恐怕還是在告訴我們:請擁抱你的悲傷,你的靈魂在這里可以得到生長。想要獲得幸福,請先認識你自己,理解你自己。愛情、婚姻、家庭,應該是讓你的靈魂得到喘息,應該是更松弛、自由的、舒展的地方。

    小說最后結尾:

    “你在想什么?”他(慕達夫)問。

    “想自己,你還愛我嗎?“她(冉咚咚)問。

    “愛?!彼卮?。

    要是你問我,你相信這里的愛嗎?

    是的。我相信。永遠相信。

    但,我同時也永遠相信,慕達夫自有他未被勘察的幽深。只要你的生活與情感有足夠的容量,誰的世界,不是萬里黃河,泥沙俱下?

    慕達夫是否就是那個對卜之蘭始亂終棄的文學教授?慕達夫是否和貝貞發生有婚外情?生活不止,懸念不止。每一個讀者的猜想,也正是《回響》的回響。

    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才是文學經典應有的回響。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