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邵麗《金枝》:無法忽視的人間煙火
    來源:中化讀書報 | 李洱  2021年03月07日08:55
    關鍵詞:《金枝》 邵麗

    這一次,邵麗借《金枝》,再次寫到了“父親”。書寫父輩的罪與罰,是現代以來中國文學的一個傳統,父與子的沖突是情節的主線,在父親支配和命名的世界里,兒子通過抵抗完成權力關系的重構,并對世界進行新的命名。這其中隱含著現代性或者說文明進化論的主題,雖然歷史已經多次證明,所謂的進化其實大值得懷疑?,F在,在邵麗筆下,罪與罰的陳陳相因被悄然地置換成恩與怨的冤冤相報,進化論至少不再是最重要的主題,它只是歷史決定論的模糊背景。當然,這并不意味著其中的沖突會有所削減。當幕布拉開,恩與怨中的世情百態,日常倫理中的無奈無助無辜,簡直稱得上扯不斷理還亂,離愁萬種。

    你可以直觀辨認出小說的敘述人周語同與作者有著近似的經歷、類似的氣質、相似的感受,這使得小說幾乎成為一種自白,一種被公開的隱秘傾訴。在小說的上部,作者仿佛是要對家族史做出掙脫式的了斷,而在小說的下部,第三代人無意中又重復了祖輩的經歷,似乎預示著不同的階層將再次形成,當然,在一個日益世俗化的社會里,它并不是通過祖輩的革命途徑來完成這種變化。應當承認,小說的上部寫得相當真切,作者一吐為快,敘述的跳躍和兩條線的切換稱得上紊而不亂,急管繁弦,嘈嘈切切,充分顯示了作者駕馭故事的功力,讀者可以由此輕易地進入敘述人所設置的敘事軌道,并對周語同的處境一灑同情之淚。不過,敏感的讀者實際上有理由提出一個疑問:這是不是敘事人享有特殊權力所致??梢钥吹?,這個問題對作者并不是沒有構成困擾,在小說第二節的講述中,我幾乎要相信作者要通過另一個視角,對敘述人所構筑的情感指向作出校正。但是隨后,強烈地自我傾訴淹沒了這個空間。

    有意味的是,在這里邵麗找到了自己的解決辦法,那就是在小說的下部,在一個日益世俗化和功利化的社會里,邵麗誠懇、客觀地描述使小說獲得了新的能量,人物的命運溢出了上部所預示的敘事邏輯。我的意思是說,當第三代人無意中有可能出現階級分化,有可能重復祖輩的道路,上部中出現的底層人物擁有了上升通道的時候,對生活邏輯的客觀呈現使小說具有了另一種解讀的可能。換句話說,在敘事學的意義上,小說的下部對上部進行了糾正,愛而知其惡,憎而知其善的辯證意味悄然出現了。對于《金枝》這部小說來說,這顯然是極為必要的。對于邵麗本人而言,這或許顯示了一個重要變化,即在小說中完成自我傾訴和自我反省的融合。

    以家族倫理關系來結構故事,以親情的演變為支點,來展示歷史與時代之變,無疑是中國作家的一種相對便利方式,這當然可以看成儒家文化傳統和豐富的農耕經驗給中國敘事的饋贈。當倫理和親情遭遇到革命的暴風驟雨,戲劇性的命運便降落到每個人頭上。具有不同的知識背景和思維習慣的作家,會從中分離出不同的主題,做出不同的表達。邵麗多年來所積累的敘事經驗,使她可以深入日常生活的內部,深入倫理關系的褶皺之中,更多地以“非歷史化”的方式展開敘事。在邵麗的筆下,父輩是在懵懂狀態中受到了革命浪潮的裹挾,而子孫輩則在世俗化浪潮中隨波逐浪。在這個意義上,邵麗筆下的人物無疑具有相當的普遍性。這無法忽視的人間煙火,這煙火中的堅持與放棄、守護和背離,本來就是我們大多數人每天都耳聞目睹的景象。

    色综合无码AV网站
  • <code id="s6yw1"></code>
  • <code id="s6yw1"><nobr id="s6yw1"><track id="s6yw1"></track></nobr></code>